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两千四百二十八章 六幅画

作品:超级神基因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屏风上面是一幅画卷,画卷的主人公是几个看起来像人的生物。

    之所以说看起来像人,那是因为那几个壁画上的生物有头有手有脚,和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可是他们却没有脸。

    原本应该有鼻子有眼有嘴的脸上,却只有白板一块,上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一个个都是无脸人。

    如果只是如此,也不会让韩森他们感觉诡异,以他们的见识,什么奇怪的生物没有见过,怎么可能会对于几个无脸人的浮雕产生惊惧之色。

    真正让他们感到惊惧的,是浮雕的内容。

    百米有余的屏风,一共分为六幅画,第一幅画上面的浮雕,是一座残破的城门楼,在那城门楼前面,站着几个无脸人,其中一个无脸人,正用剑去劈城门楼。

    这幅画韩森他们只能够看到无脸人的背影,看不到他们的正面,可是只要仔细一回想,再看看那幅画,韩森就感觉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去,这浮雕内的无脸人,不会就是画的我们几个吧?”韩森死死地盯着第一幅画。

    那用剑劈城门楼的无脸人,虽然只能看到背影,可是与刚才夜风剑劈城门楼的景象很相似。

    而站在一旁在看的无脸人正好也是两个,再加上躺在地上的一个,分明就是韩森、镜夫人和他们带来的那个公爵。

    韩森怎么看,这都像是他们进城门前的景象,只是因为浮雕中的无脸人,把身体细节雕刻的很抽象,所以看不出来那几个无脸人到底是不是韩森他们。

    韩森和镜夫人对望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第二副画,上面雕刻的还是这四个无脸人,他们还是那样背对而立,在他们的前面不远处,有一柄剑插在地面之上。

    根本不需要去琢磨,这就是刚才他们遇到那柄剑时的画面。

    第三幅画,没有什么悬念,就是他们几个站在这块屏风前的画面,三个无脸人都在看屏风上的画,只有一个无脸人躺在地上,与他们现在的形象简直一模一样。

    “哼,谁在这里搞鬼,给我出来?”夜风冷哼一声,手中的夜幕之剑对着屏风纵横交错的狂斩而下。

    事情很明显,除非这屏风浮雕的主人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否则根本不可能提前在这里刻下这些浮雕画卷。

    唯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有人使用了某种力量,在他们到达这里的时候,凝聚出了这么一块屏风和浮雕。

    一道道夜之秩序链斩在屏风之上,斩的夜色四碎,可是却没有能够在那屏风之上留下任何痕迹,屏风的坚硬程度堪比神化级的异宝。

    “别浪费力气了,先看完再说。”镜夫人说道。

    夜风的攻击根本没有用处,只好收手退到一旁,继续看后面的浮雕。

    韩森明白镜夫人的意思,第三幅画就是他们站在屏风前的画面,接下来还有三幅画,如果浮雕真是以前就雕刻出来的,那么后面的三幅画,肯定就是预言了他们在之后会遇到的事情。

    如果没有预言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预言的不准,那就说明是有人在搞鬼,根本没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他们也不必畏惧浮雕上的内容。

    韩森的目光也落在了第四幅上前,只见第四幅画雕刻的还是那四个无脸人,只是这一次他们是站在一棵树的前面,而且这一次不再是背面了。

    一个无脸人倒在地上,另外两个无脸人还是只有后背,可是最后一个无脸人却露出正面和没有脸的脑袋。

    其中一个只有后背的无脸人,手中拿着一柄剑,剑身刺穿了那个正面无脸人的胸膛,可以看到鲜血顺着剑刃流下来。

    “这是在预言我们要自相残杀吗?”韩森心中暗道。

    夜风看了第四幅画微微皱眉,镜夫人却没什么反应,继续去看第五幅画。

    第五幅画上面少了一个无脸人,只剩下了三个,还是有一个躺在地上,另外两个也倒在了地上,好像是纠缠在了一起,从画上来看,上面的那个无脸人双手应该是掐住了下面无脸人的脖子。

    “装神弄鬼!”夜风冷哼一声。

    这还是一幅预言他们会自相残杀的浮雕,夜风显然有些不以为然,似乎已经认定了是有人在搞鬼,想要吓唬他们。

    镜夫人却还是没什么反应,继续去看最后的第六幅画。

    第六幅画更加的诡异,画中的无脸人就剩下了两个,其中一个躺在地上,另外一个则是跪在那里双手合什,像是在拜神祈祷。

    而在那个祈祷的无脸人前面,竟然是一尊千手千眼石像,与韩森他们之前在石道中看到的那尊石像一模一样。

    “这城里面肯定有活物,故意在搞鬼。”夜风似是有些不屑地说道。

    韩森知道夜风为什么会这么的不屑,他不是想要表达对于浮雕内容的轻蔑,而是想要表达他的忠诚。

    四个无脸人都看不清楚面目,身形有些抽象,也分辨不出来谁是谁。

    可是那个持剑的无脸人却是很显著的目标,地上躺着的公爵被秩序链锁着,肯定不能动弹,就是那个躺着的无脸人无疑。

    剩下的三个人当中,只有夜风是用剑的,而且还是以剑法闻名,那个持剑无脸人指的自然就是他,所以夜风才会急着向镜夫人表忠心。

    如果画上的事情真的发生,无论夜风用剑刺的谁,对于夜风来说都很不利。

    他不知道韩森是假的十六皇子,无论是杀了十六皇子还是镜夫人这个现任皇帝的左膀右臂兼亲妹妹,夜风都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神化强者是很强大没错,但是与皇极族这个庞然大物相比,一个神化强者真的不算什么。

    “无论是神是鬼,既然他不敢出来,证明他在害怕我们。夜风,继续开路吧。”镜夫人淡淡地说道,神色依然那般淑女宁静,似乎没有把浮雕的事情放在心上。

    韩森自然也没什么意见,正如镜夫人所说,就算浮雕是人为的,那人不敢直接对他们出手,必然是心存顾忌,如此一来,他们到是可以安心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