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两千七百四十二章 悲伤意境

作品:超级神基因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一种孤寂悲伤的情绪充斥着韩森的大脑,韩森虽然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情绪,却还是被感染了。

    那种悲伤似是长江大河一般涌来,让韩森震惊莫名,奇怪的悲伤说不上有多强烈,没有失去亲人的痛苦,没有被至爱背叛的心酸,甚至没有失去一切的撕心裂肺,那就样淡淡地,若有若无的,难以言语的悲伤似是溪水般缓缓流淌,没有一丝波澜。

    可就是这样淡淡地悲伤,却有着无比令人震撼的感染力,让韩森控制不住的双目流泪不止,竟然无法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办法把眼睛从那太上之眼的刻痕上移开,就那样站在石壁前,如同石对人一般,眼中流出了血泪。

    韩森脑子很清楚,这样下去他恐怕要流干血泪而亡,可是却怎么也无法移动脚步,把自己从那悲伤意境之中抽离出来。

    修炼太上感应篇的太上族,本身的情感会越来越弱,可是一个把太上感应篇练到这种境界的太上族,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悲伤情绪,实在有些令人费解。

    “那个太上族前辈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悲伤情绪?他都已经达到了真神级,站在了宇宙生物链的最顶端,还有什么事能够令他这么悲伤呢?而且这种悲伤也太古怪了,与我以往所经历过的悲伤都不相同,或许只有哀莫大于心死这句话的意境,与这种悲伤有点相似,但也不完全一样。”

    韩森心中暗自思索:“那位太上族的前辈是在留下这幅画之后,就杀入了基因神殿,难道他的悲伤与基因神殿有关吗?”

    韩森心中闪过了无数的思绪,可是却想不出一个结果,而且怎么也摆脱不了这种悲伤情绪的感染,以韩森的意志力之坚毅,竟然连把自己的眼睛从那画上移开也做不到。

    韩森这样的情绪,已然惊动了玲珑和李可儿,她们的心思原本沉浸在亘古壁的意境之中,已经忽略了韩森那边传来的感受。

    可是那悲伤的情绪实在太有感染力了,情绪传导过来,硬生生把玲珑和李可儿从亘古壁的意境当中拉了出来,也被那悲伤的情绪感染了,双目之中不停的留着眼泪,眼看着也要像韩森一样,要流出血泪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有这样的悲伤意境……”玲珑脸色一变,感受着那悲伤情绪的同时,瞬间明白了什么:“糟糕,韩森看了亘古壁上的太上之眼刻痕。”

    李可儿自然也知道了韩森在看什么,脸色也很难看,一边流泪一边说道:“他怎么能够引发太上之眼的意境?不是只有我们修炼太上感应篇的太上族,才能够感受到那眼中的意境吗?”

    “韩森虽然没有修炼过太上感应篇,可是他的天之下刀法触及到了天人合一意境的边缘,与太上感应篇也有几分相似,说不定就是因此才能够引发太上之眼中的意境……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必须快些想办法把韩森从那意境之中拉出来,否则不只是他,连我们都要跟着一起受重创……”玲珑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眼看着就要流出血泪。

    “怎么拉?那可是亘古壁上的太上之眼,就算我们能够把他的身体推开,让他不去看那太上之眼刻痕,也无法阻止意境对他的伤害,更何况若是强行把他移开,反而可能引发意境的反噬,以前那些太上族前辈的事情难道你忘记了?”李可儿说道。

    玲珑顿时沉默不语,李可儿说的这些她自然知道,以前那些引发了太上之眼内意境的太上族,都只能靠自己撑过去,若是能够撑过去,太上感应篇的境界就会大进,若是撑不过去,意志被那悲伤摧毁,以后再想恢复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甚至有可能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无法在进化之路上更进一步。

    更有甚者,有可能直接死在亘古壁之前,任谁也没有办法救他们。

    知道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如果现在不想办法让韩森摆脱太上之眼的意境,她们两个也会跟着一起被那意境所伤,就算不死也会元气大伤,以前不知道多少惊才绝艳的太上族前辈,在神化级的时候都没有能够挺过太上之眼意境的侵蚀,更何况她们两个并不认为自己比那些太上族的前辈更优秀,而且她们还没有晋升神化。

    两个人想要走到韩森那边,可是走着走着,她们就已经完全被那情绪所侵蚀,站在那里双眼流淌着血泪,再也难以生出别的想法了。

    她们的异状,很快就引起了亘古壁前那些太上族的注意。

    “奇怪,她们似乎感染了太上之眼的悲伤意境,这是怎么回事?她们应该没有观看太上之眼才对。”

    “她们的师父没有告诉她们,修炼了太上感应篇之后,不能看亘古壁上的太上之眼刻痕吗?”

    “不对,她们确实应该没有看,看的人是她们的蚕,是她们的蚕引了太上之眼的意境……”

    “这怎么可能呢?没有修炼太上感应篇,看那只眼睛的刻痕,应该感觉不到任何意境才对。”

    亘古壁前的十几个太上族,都把目光投向了韩森那边,看到韩森的情况,立刻就明白果然是他引发了太上之眼的意境,连累了玲珑和李可儿。

    “这就奇了,一个没有修炼过太上感应篇的外族,怎么可能引发太上之眼刻痕的意境呢?”

    “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要想办法把他从意境中拉出来才是,否则不只是他,就连玲珑和可儿也要跟着一起遭受重创,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能有什么办法?那意境的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我们现在把那个蚕移到其它地方,也不可能阻止意境对他的侵蚀,更何况移动的话,会引发意境反噬,到时候情况只会更糟糕。现在唯一的方法,就只能等着那个蚕自己克服意境脱困而出。”

    “那怎么可能?就连我太上族的神化强者,也不是个个都能够克制太上之眼意境的侵蚀,更何况是一个外族?”

    “除此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只能等他自己克服,否则就算玲珑和可儿能够克制意境的侵蚀也没用,只要他还在受困,那种悲伤意境就会源源不绝的传达给玲珑和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