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两千七百四十三章 以身试毒

作品:超级神基因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

    “真是见鬼了,怎么会出现这么离奇的事情,一个外族竟然能够引发太上之眼的意境。”

    “事到如今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若是实在不行,我们只能出手强行剥离玲珑、可儿与那个蚕的契约,这样虽然会让她们的身体受些损伤,却也好过让她们的意志被那意境摧毁。”

    “看来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十几个太上族讨论了半天,也只想到了这么一个办法,可是这个办法也只能救玲珑和李可儿,对于韩森却没什么帮助。

    “事不宜迟,现在就动手吧。”一个太上族说着就准备要强行剥离韩森与玲珑、李可儿的契约联系。

    “九师叔祖且慢动手。”玲珑突然开口说道。

    她的意识虽然沉浸于那悲伤意境之中,可毕竟是转自韩森的感受,没有亲眼看到那么强烈,只要韩森的意志还没有被完全侵蚀,她也不会那么容易被悲伤意境完全左右,还保持着一线清明。

    “玲珑,有话快说。”九师叔祖怕玲珑一会儿完全被意境控制,再想说什么就来不及了。

    “九师祖叔,请你们不要剥离我和韩森的契约联系。”玲珑说道。

    “为什么?”一众太上族皆是一怔,九师叔祖看着玲珑问道。

    “我相信他能够克制太上之眼的意境侵蚀。”玲珑咬着牙说道,她在悲伤意境之下,只是说了两句话,就已经用了莫大的意志力。

    听了玲珑的回答,几个没有修炼过太上感应篇的太上族惊讶道:“玲珑,你想太多了,连我们太上族的强者都很难克制太上之眼的意境,更何况是一个外族的蚕……”

    “玲珑,我知道你找一个合心意的蚕不容易,不过都到了这种时候,还是要及早决定。”

    “壮士断腕也是一种考验和勇气的体现。”

    ……

    “九师叔祖,拜托了。”玲珑已经没有余力再多说什么,也没有理会那些太上族,只是用尽了最后的余力,对九师叔祖说了一句,分心之下意志被那悲伤意境侵蚀的更加厉害,再也无力分心去听去说了。

    “九师叔祖,您可不能听她的,这可是会要命的。”

    “是啊,一个没有修炼过太上感应篇的外族,怎么可能抵挡的住太上之眼的意境,到时候只会害了玲珑。”

    几个太上族纷纷劝说,九师叔祖却是微微皱眉说道:“既然是玲珑自己的决定,那就由得她吧。”

    听九师叔祖这么说,其他太上族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暗自摇头叹息。

    “既然玲珑不愿意解除契约,那就把可儿的契约解除掉吧。”又有人提议道。

    九师叔祖看了李可儿一眼,李可儿的修为不如玲珑,早就已经没有余力分心它顾,自然更加不可能再说什么。

    “再等等看吧,若是那个蚕当真抵挡不住,到时候再出手也不迟。”九师叔祖淡淡地说道。

    众人只好继续在一旁看着,等待着事情的结果,不过连同九师叔祖在内,几乎所有太上族的人都不认为韩森真的能够克制悲伤意境。

    一来因为韩森刚刚晋升神化,自身的意境很难与那真神级的意境抗衡,二来韩森没有修炼过太上感应篇,对于太上之眼的意境抵抗能力比太上族更弱,所以才会没有人觉得他能够抵挡悲伤意境。

    亘古壁上的太上之眼意境,虽然说很凶险,但是对于修炼太上感应篇的太上族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在与悲伤意境对抗之时,若是能够凭自身的意志扛过去,对于太上感应篇的理解也会更进一步。

    可惜韩森并不是太上族,也没有修炼过太上感应篇,所以并没有这样的福利。

    眼看着韩森三人身上的悲伤情绪越来越浓,血泪不停的流淌,众人都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若是再克制不住悲伤意境,流干了血泪之后,身体也就要开始崩溃了。

    韩森此时也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为危险的边缘,自身的意志力虽然强大,可是却无法完全抵挡那悲伤意境的侵蚀,心中的悲伤之意越来越深,竟然隐隐生出了厌世的冲动,若是换一个意志稍微薄弱一点的神化在这里,恐怕现在就已经抹脖子自杀了。

    “不行……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韩森明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是这种纯粹的意志对抗,却不是用某种力量就可以解决的,只能依靠自己的意志力撑过去。

    自从上一次领悟了天之下刀法的意境之后,韩森的意志就又强大了许多,可还是达不到与真神级意境对抗的程度,此时意境一点点被侵蚀,让他自身的意志越来越薄弱,仿佛随时可能被那如同无边大海一边的悲伤淹没似的。

    韩森原本还寄希望于黑晶铠甲,希望黑晶铠甲能够在这时候帮他一把,可是黑晶铠甲却一直没有动静,韩森只能苦苦咬牙支撑。

    “果然谁都靠不住,最后还是只能依靠自己。”韩森是一个越在危险关头越冷静的人,此时他的思维反正完全平静了下来,仔细思考着自己现在的处境:“既然太上族没有设下禁制,让人随便观看太上之眼刻痕,那么说明一定有方法可以与这种悲伤意境抗衡,可是到底怎么样才能够与它抗衡呢?”

    转念又一想:“以我现在的意境,正面对悲伤意境抗衡不太现实,那么唯一的可行性,大概也就只有了解这种悲伤意境,只要能够理解那位太上族前辈当时的心理状态,也许就可以找出化解之法。”

    想到这里,韩森就不再一味的与那悲伤意境对抗,而是尝试着去感受分析悲伤意境的根源。

    韩森知道这样做很危险,就像是明知道毒药很危险,却要以身犯险去尝试毒药,死亡的机率比以前更大,可是韩森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只要闯一闯,坐以待毙不是韩森的风格。

    正如韩森之前所感受到的一样,这种悲伤意境与小情小爱无关,与亲情爱情也无关,韩森一边感受着那种悲伤,一边苦苦思索:“这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悲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