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炼狱重逢

作品:桃运邪医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啤酒二两

    如果说炼魂是对于魂魄的一种残酷的惩罚那么,现在叶晨的举动就是让魂魄恐惧留在身体里

    渡魂经的出现,让鬼竹即便是死了,依旧能够感受到身体带来的恐惧,剧痛,绝望

    鬼竹的魂魄出不来,盘旋在体内无论多么用力都不能挣脱渡魂经的束缚银针在体内依旧疯狂的穿梭在魂魄之中肆虐的破坏想死是不可能的了想要安静的等待死亡,更是望尘莫及的事情

    叶晨这一招实在是太过阴险了就是要折磨你痛不欲生,偏偏死不了就算是魂魄也要受到同样的惩罚

    这一刻,鬼竹终于明白为什么仙界很多人都不敢得罪药神因为一个药神要是不想让你死,你真的死不了虽然现在自己还活着可这不是鬼竹想要的他想死,马上让叶晨杀掉磕头恳求都行

    只是

    叶晨连让他跪地求饶的资格都没有

    所有人看到叶晨的举动,心中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如今的他,不像之前那般平易近人的城主更像是一个复仇的恶魔一般紧紧的撕咬敌人让敌人闻风丧胆

    这一刻,他们明白了在叶晨的心中,自己是他的家人所有伤害家人的敌人,必须要严惩让对方知道伤害家人的下场是多么的惨痛

    “好残忍的手段”就算是楚胤,在大殿之上看到叶晨的举动,内心也是一阵的悸动没有想到药神也有如此残酷的一面

    叶晨使用的方法,楚胤心中非常清楚,那是一种控制魂魄不能离去与身体保持相同折磨的术法这种术法只有惩罚大恶之人才会使用的

    说来,鬼竹杀掉苏安城这么多人,绝对算得上是大恶之人了

    “看来就算是鬼竹死了,亡魂也不会安宁”楚胤微微一笑,关掉空气中画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已经猜到了也就没有必要看了

    叶晨冷漠的看着鬼竹双眸一凝“你可以去死了”手起刀落鬼竹的脑袋,手臂,大腿,统统分家即便是死了,都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全尸

    这就是得罪叶晨的下场

    然而,叶晨并没有放开他的魂魄而是单手紧紧的掐着他的喉咙另一只手,快速画出符箓和阵法

    符箓是炼魂的符箓阵法是将鬼竹的魂魄稳稳带到冥界不收到任何意外

    轰!!!!

    鬼竹的魂魄消失连带着叶晨也消失不见

    冥界

    上万名魂魄围在牛头的周围“阎王大人回去了苏安城保住了”

    这上万的魂魄不是别人他们都是来自苏安城其中猎枪他们也在其中“苏安城保住了保住了那就好我那婆娘应该会好好待着孩子等他们长大好好过日子”

    其中一名魂魄有些悲喜的说道悲的是自己再也不能照顾家人以后的生活,喜得是因为城主大人回来了,一定会亲手宰了那个老家伙也算是给苏安城的众人报了仇

    众多的魂魄跟着点头他们心中所寄托的事情因为叶晨的回归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地府之中传来一声悲鸣的吼叫声

    这个吼叫声,让人听到毛骨悚然就算是看不到吼叫声的主人面容也能够想到这是一个经历了多么大痛苦才能散发出来的吼叫声?

    “啊嘶啊”

    随着吼叫声的出现所有的魂魄都停止了自己的言语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包括判官和周岩两个人,眉头紧皱他们身为地府的判官和掌事自己的地方发生事情,竟然自己都不知道/

    是谁在炼狱折磨魂魄?

    判官率先断定,这个声音绝对是在炼狱传出来的

    急忙掏出生死簿翻开新晋魂魄名单页面

    一道红色的光芒闪过上面赫然出现两个新的名字不是三个

    飞羽姬兰儿鬼竹

    判官眉头紧皱姬兰儿和鬼竹他知道是谁两个人在苏安城都犯下眼中的错误也正是因为两个人的出现,才让阎王大人赶回苏安城可是这个飞羽是谁?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仔细望去看到飞羽名字下面的简介之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仙界魔宗这个人竟然是仙界的人”

    判官激动了之前阎王大人还在抱怨自己的地府之中没有仙界的亡魂如今就已经出现一个还是魔宗的人

    可是就算是如此三个新晋的魂魄是谁发出这样的声音?飞羽?还是鬼竹?

    可以断定的是,这个声音绝对不是姬兰儿很简单,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一个男人发出来的

    就在众人纷纷疑惑的时候一道声音的传来让他们欢呼了

    尤其是来自苏安城的众多魂魄

    这道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叶晨同学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特别刺激?”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报复的内心叶晨正一脸狰狞的看着鬼竹的魂魄,掌心炙热燃烧的天火,是不是散发出青色的火苗像一条鞭子一样盘旋在鬼竹的身边只要这个家伙敢有丝毫的装逼,天火就会毫不犹豫的抽打他

    没错叶晨亲自带着鬼竹的魂魄来到了从未来过的炼狱境地

    用他之前的话说死亡不过是惩罚的开始而已老子身为冥界阎王你他妈就算是死了,魂魄依旧归老子的管辖范围

    我特么不玩死你?对得起那些为苏安城死亡的将士?对得起自己的女人?对得起自己身在冥界的职位?

    身为苏安城的城主他有必要折磨死任何一个前来侵犯的敌人这不是残暴而是叶晨的本心不要以为叶晨修炼的境界变高了心眼也会随之变得宽容那是不可能的

    身为众多女人的一片天你他妈都上门挑衅了老子难道连个屁都不放那还是男人嘛?所以,叶晨必须让世人知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冲着自己来但是千万不要惦记自己的家人否则,老子分分钟弄死你

    叶晨看着身边奇形怪状的鬼兵。。。。

    “我不想让这个魂魄有一秒钟的轻松这么说,你们明白怎么做吗?”他的声音很平淡可是却给鬼兵心中莫大的压力

    开什么玩笑这是阎王大人亲自下的命令就算是累死也要执行啊

    “是”

    “放心,回头我会跟牛将军说一声,给你们加派人手总之,我只有一个目的这个魂魄不能死也不能活夹在不生不死之间能做到吗?”叶晨继续说道

    鬼兵神情一凛苏安城的事情,整个第五殿阎王府闹得沸沸扬扬谨慎的回答道“请阎王大人放心属下定当折磨的他求生不能,求死不行”

    身为炼狱的鬼兵,折磨魂魄的方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有上万种都不为过

    叶晨满意的点点头再次看向鬼竹魂魄的时候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留在这里慢慢享受我的折磨吧”说完,转身向外走去

    在路过姬兰儿魂魄的时候,本想停留看一眼可是叶晨害怕自己会心软最终看都没有看一眼这种状态让姬兰儿彻底的绝望低下头颅欲哭无泪魂魄是没有眼泪的所谓自作孽不可活

    爱一个人有很多种方式偏偏姬兰儿选择了极端的方式这种爱是不能让人接受的更会让人厌烦

    就在叶晨冷漠即将走出炼狱的时候另一道声音的出现,让他停下了脚步

    “没想要,堂堂药神还是这样的一个身份”

    嗡

    这个声音的主人叶晨接触的并不多但是绝对在心中记着

    猛地回头看到炼狱的深处一个青年魂魄正用嘲讽的神色看着自己“飞”

    叶晨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那个青年魂魄身边的鬼兵,手中抽出炼魂鞭猛地开始抽打“放肆谁让你乱说话?”

    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