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七百十一章 伪善面目【三更】

作品:捡只猛鬼当老婆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鸡蛋羹

    炼制神人阶品的精血丹是对林寒来说是有些困难的。因为他的修为……等等!他的修为怎么突飞到高阶超圣了!原来在这十几年的试药过程中,白云皓看似在折磨自己,实则一直在帮助自己成长。只是每天都需要试药,浑浑噩噩的他压根没有去考虑过修为的问题,一想到这一百年还有八十多年的时间,就有种想要晕过去的感觉。

    只是没有想到,他的修为竟然已经猛涨到了高阶超圣!

    林寒欣喜若狂,现在这个修为来算,想要炼制神人阶品的丹药,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思及此,他迅速的准备药材丹炉开始炼丹,从白云皓的手里接过了血精果,林寒才发现这白云皓将血精果树移植到了他的体内空间,难怪外头根本找不到,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拥有多少的血精果。有了果树,想要多种出几棵血精果树不是很轻易的事情吗?

    在给白云皓炼丹的过程中,忽然,耳边出现了异动,这异动将林寒吓得不轻,带着白云皓就一起闪身进了空间里。白云皓半眯着眼睛,一脸困惑的看着这完全陌生的环境。

    “你怕什么?是我弟弟来了。”白云皓开口问了林寒一句。

    “其实不妨告诉你吧!你将人当弟弟,人未必将你当成哥哥。”这十几年的时间,林寒发现,白云宇那小子不可谓不可恶。他总是喜欢暗地里使阴招对付自己。对付自己也就罢了,有一次他还看见他偷偷下毒害他哥哥。自己虽然那时还讨厌白云皓,但是不忍白云皓被自己亲弟弟谋害了,所以就帮他喝了那碗毒药,结果显而易见,自己又死了一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可是我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的。”看看,能问出这种话,就说明白云皓对白云宇的关心远胜过白云宇对他的。

    这样一听,真是为白云皓不值。他对这个弟弟这么好,而这个弟弟处心积虑的想要杀了他取而代之。

    “什么意思,你马上就知道了。”林寒不语,在沉默中炼好了丹药之后,取出丹药给白云皓吞下,自己则闪身出去了。

    白云皓心念一动,离开了林寒的空间,去往了一处僻静的山谷。

    林寒自然也察觉到白云皓离开了,松一口气的同时,对上了去而又返的白云宇。

    “你一直都在?”白云宇看见林寒,显得一脸诧异。

    “在,家主让我在此地等着。”林寒点点头,开口回答。

    “我哥呢?去哪儿了?”这一声我哥,叫的好不亲切。

    “不知。”林寒如实相告。

    一句不知,卸下了白云宇内心的防备之心,他走近林寒,打量着林寒面无表情的模样,“今日药星的周围,忽然出现了一颗小星星,这事情,你可知道?”白云宇开口问了一句林寒。

    “不知。”林寒继续回答简单的两个字。

    话音刚落,就被一记火辣辣的巴掌给扇了。

    这一掌,蕴含了神人阶品的灵力,直接将林寒的嘴角给扇出了血来。

    “怎么?你是看不起我么!我哥跟你说话,也没见你这么简短过,怎么对上我,就一副瞧不起我的样子?”白云宇面色狰狞的看着林寒,抬手,一把掐住了林寒的下巴。

    那力道,似乎要将林寒的下巴给捏碎了一般。

    林寒咬紧了牙关不开口,一双眼睛就那样冷冷的看着白云宇。

    “我哥就那么好?我就那么差!嗯?连你们这些个药人都成天以他马首是瞻!将我的话当成了放屁!”说完,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林寒的脸上。

    林寒的两边脸颊立马高高的肿了起来,看着对方的眼神,也是波澜不惊。

    只是一个在自家哥哥的声威压迫下疯癫的男人,没必要跟他狗咬狗。

    “怎么!你还是瞧不起我!”见林寒始终没有开口,白云宇怒了,直接抡起拳头就往林寒身上招呼。

    这一次,林寒没有被动承受,抬起手,一把扣住了对方的手臂。

    “二爷,适可而止。”林寒说了简单的六个字,这六个字惹怒了白云宇。

    “你一个药人!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适可而止?老子活这么大!还没人跟我说过这种话呢!”说完,直接就开始要往林寒身上招呼。

    只是这拳头还没落下,就被一道坚实有力的臂膀给扣住了。

    “听你的话,对我这个哥哥,怨言很深呐……”是白云皓,他直接吞下了炼制好的丹药,出去帮丹药受了一下丹雷劫,就连忙回来。回来之后就听到了自家弟弟积怨颇深的话。

    原来,自己在弟弟的眼里,是这样的一个人。

    他不禁内心有些难受,弟弟,一直将自己当成这样的人……

    “哥……我……”白云宇还没说完,白云皓就给了他一掌。

    就好似之前他打林寒那一般。

    “这小子,是我的药人!只能由我发落!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越俎代庖来收拾他了?”说完,又是一巴掌。

    “哥!我是你亲弟弟啊!难道我在你心里的分量,还抵不过这个药人吗?”被自家哥哥的两巴掌打蒙了,白云宇捂着自己的脸颊,难以置信的开口冲着白云皓嘶吼了一句。

    “既然知道我是你哥哥,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脾性,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现在,马上给我滚!”白云皓目光狠厉的看了白云宇一眼。

    还从未从哥哥脸上看过这样的表情,白云宇被吓得不轻,立马吓得夺门而出。

    他刚刚走,白云皓的气势忽然就弱了下来,他面色一脸难看的看向已经起身的林寒。

    “这就是你要给我听到的?”白云皓痛心疾首,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这个弟弟。

    “我以为,你应该听出来了。”这个弟弟,对他积怨颇深啊!

    “听到了,真是谢谢你……”白云皓的这句谢谢,听得林寒心发慌,怎么听都有些言不由衷。

    不过现实就是这样,很残忍,一旦被揭开,就是血淋淋的伤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