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七百十四章 疯狂【六更】

作品:捡只猛鬼当老婆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鸡蛋羹

    这丫头胡吃了一番海醋之后就将自己成婚的日子告诉了林寒,让林寒务必要过来。林寒笑着点点头,目送暮邪和她离开了这里。

    “哥,一个药人,你对他这么好做什么?”白云宇始终想不明白,林寒不过是一个药人,为什么白云皓对他这么好。

    “有的人,值。”白云皓看着林寒的背影,他很羡慕林寒。

    他有着自己家庭,女儿活泼可爱,妻子恭顺贤良。他却过了那么多年,依旧是孑然一身。

    他曾经有过自己的挚爱,但是挚爱没了,怀上他的孩子,为了给他生孩子,死在了生产的过程中。

    从那时候起,他就断情绝爱,身边伺候的人清一色的都是男人,没有女人。他不近女色,别人传言他有问题,实则是他不愿意去面对女性,他怕见到,就会想起自己已故的妻子,就会心如刀绞。

    “前辈,我女儿大婚,你一起来吧!”林寒转过身,看着白云皓,做出了一个邀约。

    “不去!你女儿结婚,我去凑什么热闹?”白云皓冷哼一声,傲娇的很。

    “沾沾喜气呗!”

    见他转身就要离开,林寒连忙追了过去,开口说道。

    白云皓挥挥自己的手,“没兴趣没兴趣,一块低等灵石的兴趣都没有。”白云皓说着,身影消失在了林寒的面前。

    林寒见状,立马跟了上去。

    留下白云宇一人留在原地,愤恨的捏紧了拳头。

    “哥哥!我的好哥哥啊!你从来都是如此!对外人,永远比对我这个亲弟弟要好!”话音落下,眼底闪过一抹残忍的神色。“你们想要去参加婚礼?别想了!我会让你们两个,没命参加!”说完,嘴角勾起了一记残忍的笑容。身影消散在了原地。

    ——分界线——

    时间过得飞快,明日就到了要去参加女儿婚礼的日子。白云皓也被自己说服了,他说自己很久没有出去跟人打交道了,其实是不太想要出去的,但是没办法,被林寒缠的太厉害了,所以勉为其难的跟着他一起去。

    这番言论听得林寒失声笑了出来,知道这老家伙嘴倔,没想到这么倔。

    当天夜里,林寒早早的就睡了。

    直到耳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引得他从睡梦中惊醒,随即,还没等他起身看看是怎么回事。忽然一个人上前,一把扣住了他的下巴,将一样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

    害的他想要吐都来不及,当在黑暗中看清那个人是谁时。

    他大吃一惊,正要开口,一大口的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你是不灭凰体,一般的法子,杀不死你的!但是我活了这把岁数,死在我手里的不死族也有几个,所以想要弄死你们这些不死怪物,我多的是方法!”是白云宇,他竟然恨自己到了这样的境界!为了不让自己去参加女儿的婚礼,竟然在女儿大婚前的一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过的不幸福!凭什么你过的比我幸福,我就要让你女儿的婚礼变成丧礼!不止是你!那个人!那个人也要死!放心,黄泉路上,你可不会孤单。”白云宇的嘴角勾起一记残忍的笑容,一掌打在了林寒的胸口。林寒噗的一口,一大口的红色血液喷了出来,湿了一张床单。

    他想要去反抗,但是身体使不上一点力气。

    灭顶的窒息感袭上了身体,让他开始苦苦的挣扎。

    这一番挣扎,让他直接从床上摔了下来。

    抬眼一看,发现白云宇朝着白云皓的房间去了。

    “住……住手!”林寒极为困难的吐出两个字,又是一大口的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这些血液,一次比一次鲜红,看的人胆战心惊!

    但是白云宇根本不听,悄悄的潜入了白云皓的房间。

    很快,从白云皓的房间里传来了异动。异动过后,传来了白云宇歇斯里地的笑声,那笑声响彻整片房子,听起来好不可怕!

    “死了!全部都死了!哈哈!”白云宇放肆的大笑,看着躺在床上身子渐渐僵直的白云皓,上前一步,一掌打在了白云皓的脸上。

    “从小到大!你处处压我!处处胜过我!这药星的主宰应该是我!不应该是你这个连自己女人都保不住的废物!”白云宇越看白云皓的脸颊越是生气,一掌一掌的打在了他的脸上。直到将他的脸颊打到扭曲变形,才发出了变态版的灿笑声。

    那笑声,一声声的,尤为刺耳。

    林寒就那样听着白云宇发狂的笑声,感觉一种透心的凉意。

    一个人,变态到什么样的程度,才会对自己的至亲下手?

    虎毒尚且不食子,这小子!竟然恨自己的亲哥哥恨到这样的程度!

    不行……

    好痛好痛……

    林寒踉跄的要爬起来,但还没有起来,又摔了回去。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身边,将他一把扶了起来,随后,喂了一颗丹药到他的嘴里,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好了过来。呼吸也变得顺畅了,惊愕的转过头一看,发现竟然是白云皓时。一个人都被吓懵了。

    “你……”

    “别说话。”白云皓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扶着林寒去床上坐好。

    自己则静静的坐在林寒的床沿上,听着从隔壁传来白云宇猖狂疯狂的样子。

    “白云皓!白云皓啊!你也有今天!你该死!你该死你知道吗!你夺走了我的全部!你夺走了爹对我的重视,夺走她对我的爱的!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去死!死上千次百次都不足以抹平你带给我的伤痛!”耳边不断的传来白云宇丧心病狂的话语。

    每一句话都进了白云皓的耳中,但是出乎意料的,白云皓很平静。

    平静到好像这事情跟他无关一般。

    他冷眼看着前方,眼底尽是让人看不透的意味。

    “你……”林寒有些担心白云皓,被自己的亲弟弟这么憎恨,是个人都受不了。

    “你且等着我。”白云皓丢下了简单的一句话,随即,身形消散在了林寒的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