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483章 暮枫的愤怒【八更】

作品:捡只猛鬼当老婆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鸡蛋羹

    同样都是异世兄弟,林弘文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暮枫对林寒的态度是如此。易光宗对自己的态度却是那样的,这样看来,暗黑族人比光明族人更加注重亲情。所谓的正邪之分,也只是他们嘴上说说的。真情如何,还需要看人本身的品行是怎么样的。

    “是我做的事情我来承担,我杀易光宗,是他该死!他不该动了羞辱楠儿的念头。不仅是易光宗,兽皇我也不会放过!”说起自己最痛恨的两个人,林寒眼底杀心倾泻而出,就连浑身的气场都有些不太对劲了。

    暮枫挑眉看着林寒,语气里有些许激动,“你觉醒了真正的古魔血脉?”这气息若不是觉醒了真正的古魔血脉都说不过去。

    “古魔血脉?”林弘文听言,微微一愣。

    古魔之名他自是听说的,只是没有想到林寒竟然是古魔后人。

    “对,我是古魔后人,我的古魔血脉是在火狮空间里的暮尘帮我苏醒的。”现在的他已经彻头彻尾的是一个古魔了,所以无需再遮遮掩掩。

    “暮尘!你说暮尘?”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暮枫差点没有激动的跳起来。

    “嗯?你也认识他?”暮尘总说他认识自己还认识暮枫,林寒以为不过是古魔之间经常听到过的名号罢了,没曾想竟然是真的认识。

    “哥,你不记得了我不怪我你。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离那小子远一些。”暮枫脸色不佳的凑过来到林寒的耳边说了一句。

    林寒满是困惑,“为何?”暮尘看起来不错啊!怎么看暮枫的样子好像很排斥他。

    “你知不知道那小子的性向?你要是知道他的性向,绝对不会问我这个问题。”暮枫一脸严肃的看着林寒。

    林寒被暮枫盯得一阵恶寒,“哈哈……不会吧……”干笑两声,林寒显得一脸尴尬。

    “什么会不会!就是会好不好!那家伙我跟你说哦!他从小就说长大了要嫁给你当老婆,你说一个男人怎么嫁给男人嘛!”暮枫说的那叫一个激动。

    所说出来的话让林寒跟林弘文猛地咳嗽了几声,差点没吐出来。

    一个男人说长大了要嫁给另一个男人,的确听起来匪夷所思啊!

    “所以他是基佬,基佬懂吗?”基佬一词,自然是暮枫在林寒那个世界学来的称呼。

    “扑哧。”林弘文听着他们兄弟间的对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暮枫说的那叫一个激动,仿佛当事人是自己一般。

    林寒也只是笑着听着,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一道极强的威压来到,林寒跟暮枫还有林弘文都变得警觉起来。

    “这么多年了,你的毛病是一点没有改变啊……”那道熟悉的声音传进三人的耳中,林寒认出了对方的声音松了一口气。

    但是暮枫不淡定了,因为对方的身上威压之势比自己要强上许多。看向对方,发现一个白发男子坐在不远处的窗台上,手里拿着一朵仙草把玩着。眉眼轻轻扫向了暮枫,让他直接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许久不见,你倒是越发年轻了。”说完,微微一笑,倾城绝世的笑容,看的三人同时一愣。

    “咳咳……妖孽。”暮枫低头轻说了这两个字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小子从小就长的比他们兄弟好看,没想到长大之后还是比他们兄弟好看。

    “尘,你的身体恢复了?”林寒记得暮尘说要闭关的,现在出来,是否意味这身体恢复了。

    “还没,头发的颜色都没有变回来。我出来只不过是听不得别人说我坏话。”暮尘说完,抬眼又看了一下暮枫。

    暮枫尴尬的笑了笑,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暮枫,不是别人吧……”林寒试图帮暮枫说话。

    “熟人在背后瞎说更是惹人讨厌,儿时的话,你也能当真,你可是越活越回去了。”暮尘的言语间威胁的意味很重。

    暮枫很是尴尬,猛地又咳嗽了几声,“那个,暮尘,你受伤了?”这小子当初从族里被人带走的时候也是一头白发,他还以为他本身就是白发,没曾想是因为受了伤才会变成白发。

    “嗯,被小人害了,还有……”暮尘欲言又止,将目光停留在了林寒身上。

    暮枫困惑的顺着暮尘的眼睛看去,发现他正满眼愁容的看着林寒。那眼神好似林寒身患绝症无药可医了一般。

    “还有什么?林寒怎么了?”暮枫对自家的哥哥还是很关心的。

    “这小子为了离开火狮空间,将魔池给吞噬了。”暮尘满眼头疼,开口说道。

    “什么!”暮枫听到暮尘的话直接炸了,“你说的可是吞噬邪魔所化成的魔池?”若是真是,那不久的将来,林寒的身体势必会被那家伙剥夺,届时连他的灵魂都会成为那邪魔的养料。

    “正是。”暮尘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暮枫没有说话,表情一脸的沉重。

    “你到底图什么!”好不容易从惊魂中走出,暮枫冲着林寒怒吼了一句。

    “图什么?”林寒轻轻呢喃,“我只是想要保护我要保护的人,有错吗?”

    “事情很严重吗?”林弘文虽然不知道他们兄弟三人在说什么,但是看到暮枫和暮尘表情都如此凝重,便可看出这事情到底有多大。

    “没事的弘文,我自己的事情,我能解决好。”林寒云淡风轻的一笑,却叫暮枫看不下去了。

    “你明明是哥哥!有没有一点当哥哥的觉悟,做什么事情之前能不能考虑考虑我这个弟弟!这世上,我只有你这么一个至亲了!”暮枫不甘的嘶吼,眼底尽是恐惧。

    “怎么会就我一个呢?暮尘不是吗?弘文也是,你可说过,弘文以后你也要当成亲兄弟的。”或许是因为心里有些许内疚,林寒拉下了暮枫的手,看着暮枫,笑的一脸苍白无力。

    这样的笑容完全不能说服暮枫,因为在林寒内心深处自己也在恐惧,肉身会被夺走,自己将会不复存在。

    暮枫没有再说,看着林寒许久,两行清泪落下,“你从未在乎过我……”说完,幽幽转身离开。

    【这张鸡蛋给写哭了,心疼可怜的小暮枫……心疼啊……这种感觉怕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