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六百七十八章 弟子都走了【二更】

作品:捡只猛鬼当老婆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鸡蛋羹

    “太上长老这不是在为难人吗?师傅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几天了,都没见他出来。”苏凡看着林寒那紧闭的房门,充满了担心,另外的那九个弟子也在门口等着林寒,因为林寒说,等他忙完了出来,就要看到他们十个人在这儿。

    因为忙完太上长老的要求,林寒就要去奉院长的命令去药阁炼丹了,挑选药材这一项上,都是需要这些孩子来帮忙的。与其让他们一成不变的从书本上学习知识,不如实际行动比较好。

    所以打算带他们去药阁炼丹的同时,还让他们掌握一些药草的特性。实践操作,远比浮躁无味的课本要好很多。

    “别的长老都已经开始带着弟子炼丹了,咱们的老师到底能不能行了?”苏凡跟周西宁在前面耐心的等着林寒,唯独身后的其余几人,开始叽叽喳喳的热络聊了起来。

    “不知道啊!我听说他这些天都在捣鼓菜谱。”弟子乙开口。

    “不是吧!男人怎么能下厨呢?”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响,响到让苏凡和周西宁的脸色很难看。

    就在苏凡要忍无可忍的时候,周西宁先爆发了,他转过身,犀利的眼神扫了那一圈师弟。

    “分你们是否觉得,在师傅的门下,委屈了你们。”从他们的语气中的种种抱怨来看,的确像是委屈了他们。

    “二师兄,委不委屈你不是更加清楚吗?你堂堂周家小公子,却跟了一个这么没出息的师傅,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的不甘心?”这师傅也就是运气好,能够炼制出丹灵而已,其余哪一点比得过他们。修为还不如他们呢!

    “没有,丹方造诣上,他当我的师傅,是我高攀了。打从我开始决定认他做我师傅的一刻,我便告诉自己,一如为师,终身为师。没得更改,你们若是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带上你们的拜师礼,趁早走!”周西宁不想将局面弄得太难看,但是看着师傅亲自选的弟子这么埋汰师傅,他心里是受不过去的。

    那天多少的人想要拜师傅为师,师傅就选了排在前面的那几个,可知师傅选弟子,对事不对人。师傅觉得他们排在前面的辛苦,所以就先选了前面的,人不可能做到事事公平。师傅已经极尽全力的公平了,但是这些师弟一点都不了解师傅的苦心。

    “有什么了不起的!周家公子了不起吗?哼!这徒弟我还真就不当了!拜师礼还我!”人群中有一人也是六大家族分支中的人,身份上比不得周西宁,但是也同样充满了骄傲,冷哼一声,他直接伸手要周西宁退还拜师礼。

    “你们这些混账!当初舔着脸要来拜师傅为师,如今师傅收了你们,不过是有事情不能马上教你们炼丹的事情,就开始嫌弃师傅了。”苏凡也被气得不轻的,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痛骂。

    “苏凡!别以为自己是丹院史上最年轻的低阶炼丹师就可以嚣张!谁还不是一个炼丹师,林寒这种人,也就只配收收你们两个这种资质天赋都不高的徒弟!”对方的这话可以说是极尽羞辱了。

    话音刚落,一记铁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高阶超圣的一拳,可不是中阶超圣能够受得住的。这名说话的超圣直接飞了出去,落在了一旁。

    “你也别忘了,你不过是李家的一个分支小族,我是周家本族公子,你是不要命了!谁给你的胆子,敢来言论我和我的师傅!”周西宁说完,身影一晃,出现在了对方的身上,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胸口,目露凶色,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林寒房间的大门打开了,随后,一个乾坤袋丢了出来。

    “苏凡,将他们送来的拜师礼都退回去,我马上要好了。”林寒的声音从室内传来,外面的动静他都听到了,只是没有想到这地方的人如此势力。

    他不就是做一个蛋糕么?怎么就成了万恶不赦的人?

    再说了,以前在人类世界,他还专门给哥哥林池当厨子烧饭吃。

    男人,上的厅房下得厨房也是一种本事好么!

    真不明白这里的男人怎么一个个都这么大男子主义的。

    “西宁,别理他了,脏了你的脚。”林寒再度开口,周西宁从对方的身上下来,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裤子,眼底写满了冷峻的眼神。

    这群人当中,就是周西宁的修为最高,而且身份最为尊贵,哪里还有人敢多说半句。

    一些不愿意留下来的人纷纷去苏凡那里领了拜师礼,就匆匆的离开了。

    十个弟子,最后就剩下了三个。

    那一个跟在末端,看着周西宁和苏凡的眼神中,充满了惧意。

    “你怎么不走?”周西宁挑眉,开口问了一句。

    “我不能走……因为我的修为天赋不高,到现在,连个低阶炼丹师都混不上,别的老师都不收我。只有师傅收了我……”对方低着头,一脸好不意思的开口。

    所有人当中,只有师傅收了自己,就冲着一点,他都不能跟别人一样狼心狗肺。

    听到对方的话,苏凡和周西宁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师傅收徒,压根是不看任何的资质,还真是是个人就收。

    “你若是仅仅只因为这个,我可以动用我的家族势力,让你去跟另外一位老师。”不过这个理由,完全不能作为他要跟着师傅的理由。

    不甘不愿留下的人,只会害了师傅。

    生在大家族中的周西宁深知这一点。

    “也不是……其实,我很仰慕师傅,师傅是我见过,最厉害的炼丹师。”对方可能天性羞涩,说话声越说越小,到了后来,直接噤声了。

    周西宁和苏凡无言以对,他们倒是很好奇,这少年到底是怎么进来丹院的。资质,的确差的一撇啊!

    “既然要留下,那就好好学。”终于,林寒的身影出现了,他的手里拎着一个漂亮的纸盒,纸盒中应该就装了他要送给丹老的东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