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一百四十五章 你就站在此地不要动(4600字二合一大章!)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上章标题序号错了~~这才是第一百四十五章~~)

    …………

    程诺见何有君一脸蛋疼的样子,开口询问道,“怎么,不会玩拉火车吗?不会我教你呀?”

    何有君的嘴角猛地一抽。

    他连连摆手。“不是,不是……”

    “我是想说,拉火车有些没意思,要不我们来玩别的。比大小怎么样?一人两张牌,看谁的牌面大!”

    何有君已经不指望程诺能答应他玩二十一点,梭哈什么的了。

    反正是怎么简单怎么玩,先让程诺答应了再说。

    “好呀,我没问题。”程诺点点头,随即嘴角带笑的说道,“既然是玩扑克,那总要带点彩头吧?”

    带点彩头?

    何有君求之不得!

    他笑了笑说道,“这样吧,一局一万,怎么样?你赢了,我给你一万?我赢了,你给我一万?你如果没钱的话,女装还债也行。”

    程诺笑着摇摇头。

    何有君纳闷:难道我说的太少了?

    于是加价到,“那……一局十万怎么样?”

    程诺依旧是摇头,“不好意思,我对钱不感兴趣。”

    何有君:“……”

    不就是想好好的装个逼吗?怎么这么麻烦!!

    忽然,何有君感觉菊花莫名一紧。一抬头,正好对视上程诺那意味深长的目光。

    何有君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胸口。“你……你想干嘛?”

    程诺嘿嘿一笑,“和我打赌,不是看我想要什么,而是看你有什么!”

    “来吧,把你珍藏的东西都拿出来吧!”

    何有君一脸不情愿从行李箱里搜索一阵。

    一张会员卡。

    “这是海烟市最大洗脚城的会员卡,凭此卡,在那里一切服务都可以享受五折优惠!”

    “正规不?正规的我可不去?”

    “绝对……不正规!”

    一个U盘。

    “这是8个G的优盘,里面都是满满的青春荷尔蒙气息。”

    “(ˉ▽ ̄~)切~~,8个G能装多少?”

    “是8个G的种子!”

    “哈哈,兄弟,可以的!”

    …………

    为了让程诺能和自己玩几把,何有君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了。

    许多年的珍藏呀!都当做赌注了!

    “好,既然你的诚意这么足,我也就陪你玩几把吧。”程诺活动活动一下脖子,斗志昂扬的对何有君说道。

    好东西,全都是好东西呀!

    今晚过后,这些东西,都将是他程诺的!

    何有君点点头,“那我就洗牌了?”

    “嗯,洗吧。”程诺点点头。

    何有君先将54张扑克牌的中大小王丢掉,手在桌面上一抹,52张扑克牌收拢到何有君手中。

    接下来,就是何有君的炫技时间了。

    各种花式洗牌,切牌的技巧层出不穷。

    不过,对于一个赌术高手来说,这只是基本操作。

    而真正考验操作的,是在洗牌的过程中,如何将自己想要的牌,别人不轻易察觉的情况下,切到正确的位置。

    那些赌场的高手,虽然没有世界记忆大师那样强大的记忆力,无法在短时间内记忆一副打乱扑克牌的顺序。

    但由于一副崭新的扑克牌,其排列规律很明显。

    他们可以在洗牌的时候,通过一些切牌技巧,将牌面记的一清二楚。

    然后……将想要的扑克牌放到会发到自己位置。

    何有君现在,就是一边在洗牌,一边在记忆牌面,并把自己想要的牌面放在安排好的位置。

    由于只是简单的比大小,一人只发两张牌。

    所以何有君准备将一张K和一张5洗到第三第四张,发给自己。

    而将一张5和一张7洗到第一第二张,发给程诺。

    何有君之所以不把自己的两张牌都弄得很大,是因为怕程诺怀疑自己出老千。

    只有一张K的话,只能说明何有君的手气好。

    程诺,准备接受来自我的暴击吧!

    何有君心中冷冷一笑,手中洗牌的动作没有停止。

    何有君整个洗牌的过程花了差不多三十秒左右。

    而另一边,程诺在这三十秒的过程中,眼睛一直一眨不眨的盯着何有君的动作。

    眼中,仿佛有数据在流转……

    每张扑克牌厚度0.3毫米,扑克牌中被抽出的厚度6.0毫米,共计20张。

    20张扑克牌从上至下扑克牌牌面为:红桃3,梅花8,梅花K,方片9……

    红桃3插入位置为第5张,梅花8插入位置为第9张,梅花K插入位置为第14张……

    洗牌后52张扑克牌牌面为:方片6,黑桃J,黑桃10,……

    论数字记忆,程诺绝对是这一方面的行家。

    五十二张扑克牌,就算是世界记忆大师来,最快也需要二十多秒的时间来记忆。

    因为目前扑克牌的世界记录,就是21.19秒!

    而程诺,一秒足矣!

    程诺只需要扫一眼,一副扑克牌的牌面,顺序,全都能瞬间收录进程诺的大脑。

    何有君每切一次牌,程诺都能第一时间将所有的数据汇总,得出经过切牌后五十二张扑克牌的牌面顺序。

    当何有君结束最后一次切牌后,程诺自然清楚的知道,这副扑克牌前四张的牌面分别为:红桃5,方片7,梅花K,方片5!

    如果程诺没有猜错的话,何有君是打算,把前两张牌发给他,后两张牌……发给他自己!

    果然,事实不出程诺所料。

    洗完牌后,何有君摸起第一张牌,就要发给程诺。

    “哎,先等等,先等等……”

    程诺在何有君扑克牌放到自己面前之前制止了何有君的行动。

    何有君一头雾水,“怎么?还有别的问题吗?”

    “那个啥……”程诺指着何有君手中的扑克牌说道,“这个扑克牌,能不能让我洗洗?”

    “我这都是洗好了的,不用再洗了吧?”何有君干笑一下。

    对于这件事,何有君的内心是抗拒的。

    自己已经排好的牌面,让程诺这么一洗,非得乱套了不可。

    程诺则是直接从何有君手中将扑克牌抢了过来。

    “怕啥嘛,你又没有出千,我就洗两下,又不会怀孕!”

    程诺洗牌的手法,就是常见的两种洗牌方式之一:弹叠洗牌!

    一种极为专业的洗牌方式。

    他将扑克牌分为大致一样多的两部分。

    左右手各执一叠牌。

    右手先下牌,左手紧随其后,使两部分牌交叉均匀的叠在一起。

    使牌离开桌面,左右手的大拇指分别按住面上的牌,两个手掌心同时发力,将牌往上弯曲,接着其余四个手指松开,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由于程诺手掌力度没有掌控好,所有的纸牌用于弯曲的弧度太大,在程诺四指松开的那一刹那,宛如放烟花般,几乎所有的纸牌都弹向半空中。

    一直盯着程诺的每一步动作,正在竭尽全力观察记忆牌面顺序的何有君,望着那天女散花般落下的一张张扑克牌,目瞪口呆!

    这……究竟是弄哪样?

    本来,只要程诺的洗牌速度不是太快,以何有君的能力,他有八成以上把握,能在程诺洗牌结束后,大致确定五十二张扑克牌牌面的顺序。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

    程诺直接来了一记天女散花吗,让何有君呕心沥血记得牌面顺序,瞬间,变的卵用没有……

    何有君望着那洒满一地的扑克牌,陷入了沉思当中……

    “哈哈,哈哈,不要意思哈,手滑,手滑了……”

    程诺尴尬的挠挠头,然后迅速的将掉落在地上的扑克牌捡起来。

    一边捡的过程中,程诺一边在脑海里将这五十二章扑克牌进行记忆。

    洗洗洗~~

    程诺洗牌也洗了半分多钟。

    在确定将何有君彻底洗蒙圈之后,程诺将洗好的牌放在桌面上。

    程诺盯着何有君说道,“为了防止让你说我出千,这牌就不按顺序发了。我们两人一人随便抽两张,抽到哪张算运气,怎么样?”

    何有君狐疑的看了程诺一眼。

    看到程诺那无比真诚的小眼神后,何有君渐渐放下了心中的疑惑。

    谅程诺有多大的能耐,也无法在捡牌的十秒不到时间,记忆五十二张扑克牌!

    这个操作,连自己家的老头子,都难说能办到!更逞论程诺这个不足二十岁的家伙?

    何有君放宽了心,点点头,“可以,就按这个规矩来。”

    “那你先请?”程诺笑着给何有君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何有君伸出手,犹豫了一下。

    然后根据脑海中并不算清晰的记忆,在整副扑克牌靠靠下方的位置抽走一张牌。

    程诺脑海中显示出准确数据:抽走第41张牌,牌面……梅花10!

    “梅花10,还不错。”

    何有君看到自己的牌面,心中一喜。

    不过,在自己原本的记忆中,这张扑克牌应该是方片8才对?

    咳咳……虽然记忆有些不太靠谱,但好歹比自己预想的还要好不是?

    “抽走第15张牌,牌面红桃J。”

    按照记忆,打算抽一个黑桃10的何有君,这次又是运气爆棚,抽到了一个红桃J。

    美滋滋呀,美滋滋!

    何有君现在的心情只能用“美滋滋”三个字来形容。

    歪打正着之下,何有君抽到了一张10和一张J,加起来就是二十一点。

    这个牌面,可以说是已经赢了一半。

    心里美滋滋,可对何有君这样的赌场老手来说,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一点点变化。

    既看不出欣喜,也看不出失落。神秘的让人难以捉摸。

    “该你了。”何有君对程诺点头示意。

    程诺耸耸肩,一点没有紧张感,随手将放在扑克牌顶部的两张牌拿在手中,直接牌面也不看,将两张牌倒扣着放在自己面前。“就这两张吧,试试运气。”

    何有君先是内心惊讶了一番,程诺敢直接将牌顶的两张牌拿走的举动,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牌面,随即自信的对程诺说道,“来吧,亮牌吧!”

    牌要一张张亮,才有感觉!才更加刺激!

    何有君率先将自己梅花10的那张扑克牌亮了出来,对程诺挑挑眉。

    意思是:你的呢?

    程诺打了个哈欠,随手将两张倒扣扑克牌的一张掀开,显示牌面:

    梅花J!

    “不多不少,正好比你多一点。”程诺对何有君呲牙一笑。

    何有君的面色陡然一沉。

    他屏气凝神很久,才缓缓亮出自己的第二张牌:红桃J!

    程诺随手掀开第二张牌的牌面:黑桃Q!

    程诺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呀,有君兄,我还是比你多一点。”

    “这一局……我赢了!”

    五十二张扑克牌,无论是哪一个牌面的位置,还是哪一个位置的牌面,在程诺的大脑里全都记的一清二楚。分毫不差。

    所以,当知道何有君的牌面是一张10和一张J之后,程诺搜索记忆后发现,放在牌顶上的那两张正好是一张J一张Q。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程诺装逼的那一幕。

    “这张洗脚城的会员卡,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啊!”程诺在何有君的一脸不情愿中,拿走了他面前的那张会员卡。

    “再来!”何有君咬咬牙说道。

    这一局的失败,何有君归结为,不是自己运气不够好,而是程诺的运气实在太好!

    下一局,自己一定要把那张会员卡赢回来!

    “这局我来洗牌!”何有君补充了一句。

    程诺一副随便你的架势,无所谓的说道,“可以。”

    唰唰唰唰!

    何有君的洗牌速度飞快。

    各种拉牌,切牌的手段层出不穷。

    由于第一局洗牌过程中途被程诺截胡,导致何有君对五十二张牌牌面的具体位置处于一种模模糊糊的状态。

    这次,他只能利用这短短十几秒洗牌的时间,尽可能的记住大位数牌面的位置。

    而另一边,有一双眼睛一直紧盯着何有君手中的动作。

    “好了!”

    何有君将五十二张牌整齐的码在桌子上。

    “你先请!”

    何有君对程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语气,自信无比!

    “那我就不客气了!”

    只见程诺犹豫了一下,将这幅扑克牌的最下面两张抽出来,依旧是和上局一样,倒扣在桌面上。“上局是前两张牌,这句我就最后两张牌吧。还是看运气。”

    “噗—噗—”

    看着程诺抽出来的那两张扑克牌,何有君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原因无他,就因为那两张扑克牌……就是他待会儿打算抽的呀!

    何有君也想和上局的程诺一样装逼一下。

    于是他将在洗牌是发现的一张K,还有一张Q,全都切牌放到了最后。

    何有君也是动了心机的。为了担心程诺继续那最顶上两张牌,于是将这两张大牌放到最后。

    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程诺竟然会不按套路出牌!

    何有君几乎要哭出来了!

    辛辛苦苦的心血,到最后,竟为程诺做了嫁衣!

    对面一张K,一张Q,自己怎么打?

    除非是运气逆天,抽到两张K,否则还是及早打出GG吧!

    何有君抱着必死的心理抽了两张:一张梅花Q,一张红桃10!

    要是不知道程诺的牌面的话,看到这个牌面绝对会高兴的要死。

    可现在……

    他只想去死!

    “有君兄,你没事吧?”

    程诺看何有君愈发难看的脸色,不由关切的问道。

    “没事……不打紧的……”何有君一边心中在滴血,一边摆摆手说道,“我们继续来,亮牌吧……”

    两人依次先后亮牌。

    “咦,一个K一个Q?我这运气还真的好呀!”程诺看着自己的牌面,一脸不敢置信的说道,“不好意思呀,我又赢了!”

    说着,程诺从何有君面前将那8G的U盘拿走。

    何有君再次一脸肉痛!

    随后,两人又开了好几局……

    在程诺对每一张扑克牌牌面的精确掌控下,自然是赢多输少。

    准确的说,十八局中,只输了一局。那还是何有君运气太过逆天的结果!

    十几局下来,何有君那些多年珍藏,全部被程诺赢了过来。

    对面,何有君已经被程诺精湛赌技给完全震惊到。

    在程诺身上,何有君似乎看到了自己父亲当年的影子。

    也就是那一年,父亲亲自送自己送到火车站,在火车即将驶离的时候对自己说:

    “你就站在此地不要动,我去买几个橘子。”

    ………………

    四六级成绩出来了,不知大家过了没有,反正我是过了~~O(∩_∩)O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