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二十四章 来,那个胖胖的同学!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贤者♂之森内。

    程诺:“高数老师点名了没?@袁华”

    袁华:“还没有,已经准备开始讲第一章了,估计不会点了。”

    袁华:“老哥,你不会……准备翘课吧!”

    开学第一节课就翘课,那你真的是很棒棒呦!

    程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袁华那边沉默一下。

    袁华:“那你没听课,高数课程怎么办?”

    程诺:“没事,在暑假里我就把《高等数学》上下给看完了。基本上没什么难度,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就算现在直接让我参加期末考试我也是不虚的。”

    程诺这句话说的没错。

    在暑假结束前的最后两三天的时间,程诺一直是待在家里,把金融系大一的课程全部预习了一遍。

    至于高数上册,程诺只用了半天多点的时间就全部预习完成了。

    然后,找了去年清华大一期末高数的试卷做了一遍。

    最终得分……100分!

    轻轻松松,毫无压力!简单到让程诺甚至怀疑自己做的是不是做的小学数学题。

    在当时程诺就纳闷,为啥很多人说高数很难?

    很难吗?

    明明很简单好吧。

    更有人为其赋诗一首。

    《高数难》

    作者:苦逼大学生

    噫吁嚱,危乎高哉!高数之难,难于上青天!函数及极限,开篇何茫然!尔来一百六十页,不与答案通人烟。数列函数有极限,两个准则来实现。例题习题壮士死,然后期末考试相钩连。……大学虽云乐,不如早还家。高数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不过,这暂时不是程诺所纠结的问题。

    程诺:“好了,暂时就说这些。我看讲台上老师马上就要讲课了。等这堂大课的第一节课下课,我再找机会偷偷溜回去。”

    袁华:“嗯。”

    程诺收起手机,打开课本。

    呃……

    好吧,这是高代课,自己拿出一本高数课本算是哪样!

    程诺挠挠头,将高数课本塞回书包,然后拿出一个草稿本。

    既来之,则安之。

    程诺既然来了,自然也不能在这里呆坐着。

    正好,借此机会,程诺想感受一下数学系的学习氛围。

    不就是高代吗?

    虽然高代这门科目是数学系的专业课,但说到底,也只是数学系的基础课程而已。

    难度是比高数大,但也大的不过分。

    程诺可不认为,去去高代,能难得住自己。即便……是在没有课本的情况下!

    程诺大致扫了一眼教室。

    由于军训的时候他们金融系是和数学系在同一块操场上进行训练的,程诺早就知道今年数学系的人数大概在三十人左右。

    刚才特地扫了一下。整个教室,除了自己和讲台上的廖老师之外,一共有32人。

    30个男生,2个女生。

    一个相当恐怖的男女比例。

    这让程诺不由庆幸的拍拍胸口。果然,自己当初没有选择数学系,是一个明智选择。

    不过,这种男女比例也是没办法。

    毕竟,历年以来,清华的数学系就这样。女生在他们数学系,就是宛若国宝般的存在。

    在教室中,程诺也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赵阳。

    那个在军区和程诺比赛打靶的那个数学系新生。他此时正坐在第一排,认真听讲台上老师讲课。

    吧啦吧啦吧……

    站在讲台上的廖老师并没有长篇大论,没有像其他学校的老师一样,开学第一堂课先吹一节课的牛逼。

    廖老师花了五分钟的时间,将课程的内容,考试方式,简答说了一下。没有说自己参加过什么什么项目,带出过什么什么牛逼的学生。

    这些东西都是虚的。他们身为清华老师,那一堆荣誉清单两节课都说不完。

    可他们完全没必要。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讲两道题来的实在。

    “来,我们来拿出课本,来将第一章。”廖老师一边打开PPT课件,一边对众人说道。

    《高等代数》第一章,多项式。

    第一节,数域。

    第二节,整除的概念。

    ……

    廖老师讲课的速度很快。

    快到什么程度呢?

    有的地方台上的高代老师都已经讲完了。

    可讲台下,依旧有很多人找不到,这个定理具体在课本的哪个地方。

    一个个公式,定理,例题,如信手拈来般,被高代老师灌输进教室内30多名学生的脑内。

    每一节,高代老师都把重点点出,然后将一两道典型例题,便从此揭过,继续将下一节。

    讲台下,数学系的每位学生,都如迎战高考般严阵以待,一边抬头听,一边在课本上或者笔记本上唰唰的记着什么。

    可即便是这样,仍然只有极少部分人,才能跟上高代老师的节奏。

    大部分学生,都是一脸懵逼的状态,目光呆滞的望着黑板上那密密麻麻的数学符号。

    我是谁?我在哪?我该干什么?

    就比如坐在程诺身边的络腮胡胖胖同学。

    在刚开始的十几分钟,还能跟上高代老师的节奏。

    可就当他不小心把笔掉地下,低头捡起来,再抬头继续听课的时候。

    就突然欲哭无泪的发现……

    特么的自己竟然听不懂了!

    在这短短的四五秒时间,高代老师竟然都已经讲过去两三个关键步骤。

    这……

    他望着此时对他来说毫无头绪一堆数学公式,彻底无语了。

    和班内大多数人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程诺那边了。

    别的同学不是在抬头认真听课,就是低头在奋笔疾书的记着笔记。

    程诺就不一样了。

    虽然他没有课本,更加没有预习,完全不知道高代课本上第一章讲的是啥。

    但这,丝毫不妨碍他听课。

    在其他数学系同学认为很快的讲课速度,对程诺来说,正好合适。

    讲台上,廖老师每讲出一个公式,概念,程诺都能迅速的掌握。

    那些例题什么的,程诺基本上扫上一眼,脑海中运算一遍。步骤啥的,基本上和高代老师讲的差不太多。

    至于笔记什么的,不存在的!记笔记是不可能记笔记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记笔记的。只能靠偶尔靠靠满分来维持生活的这个样子。

    大脑!就是程诺最好的笔记本!想用什么知识点,不用麻烦的去翻笔记,直接从脑海里调出来就行了。

    哎!没办法呀!

    程诺叹气一声。顶着学霸光环的他,就是这么流弊,他也很无奈呀!

    程诺还趁着廖老师讲课的功夫,喝了口水,简单的穆冷聊了会儿天。抬头,粗略的将课件和黑板上的公式扫了一遍,便能跟上高代老师的进度。

    优哉游哉,美美滋滋!

    整个教室中,恐怕只有程诺一人,是如此的轻松悠闲吧。

    最恐怖的是,程诺……是金融系的学生!

    《高等代数》第一章多项式,一共十一节,五六十页!

    廖之行只用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全部讲完。

    对,的的确确,只用了半个小时!

    这就是传说中的清华速度!

    与其说是讲完,在数学系同学们的眼中,不如说,只是从头到尾缕了一遍。

    理论方面,他们差不多是了解了个大概。

    但真到实战,去做具体题目的时候,他们能否熟练的应用这些定理知识,还是个伪命题。

    讲台上,廖之行把只剩下一小截的粉笔往讲桌山一扔,西装袖子挽起,笑眯眯的问众人。“我讲的内容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没有……”

    下面响起两个不同的声音。

    廖之行淡淡一笑,“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讲课的速度有点太快?”

    众人齐齐点头,当然,程诺除外。

    廖之行轻轻摇头,“不不不,不是我讲的快,而是你们理解的速度太慢。我刚才看到,在我讲课的时候,很多同学一直在埋头做笔记。反而是一直抬着头听课人的很少。”

    “我并不反对你们做笔记,可总要有重点的记。不要我说什么,你们就记什么。”

    “还有……”

    吧啦吧吧吧~

    廖之行苦口婆心的讲了一大堆,“目前这个速度,都只是最基础的速度。如果不是怕你们跟不上的话,我都准备用一节课的时间将半本书讲完。”

    一节课,半本书!

    全班同学都升起一股要死的念头。

    虽然,他们都是从全国几百万考生中走出的学霸。但也只是普通人呐!

    一节课半本书,就算是叫今年的高考状元来了,都未必承受的了吧!

    “好了,不管你们听懂的还是没听懂的,我们都先来两道题练练手。”廖之行打开一个PPT,上面呈现出一道题目:

    求出满足f(x2)-f(x)f(x+1)=0的所有复系数多项式。

    题目很短,乍看起来似乎很简单。

    但往往,看起来越简单的题目,运算的难度就越高。

    “这个题目有点难度,你们先做做试试看,我一会找同学来回答。”说完,廖之行拿起泡着枸杞的保温杯小口的喝着。

    能被清华的高代老师都被称之为有难度的题目,其难度系数,绝对不容小觑!

    这是一个硬茬!

    不过,他们既然选择报考数学系,就早就做好了迎接一道道数学难题的准备。

    讲台下,数学系的同学,纷纷拿出纸笔,低着头,一边皱着眉,一边在纸上唰唰唰的运算。

    教室内,除了笔尖和纸摩擦的声音之外,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络腮胡的胖胖同学,也在低头在纸上写写画画着。

    虽然,他之前的内容没听懂多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计算个啥。

    一分钟后,毫无头绪的胖胖同学泄气般的将草稿纸扔在一旁。

    就在扭头准备去看看其他同学的进度的时候,却忽然看到了坐在他一旁,那个于周围环境完全处于两个世界的身影——程诺!

    令胖胖同学纳闷无比的是,在别的同学都在埋头解题的时候,坐在他旁边的程诺,似乎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用手支着脑袋,目光游离。桌子上,除了一个笔记本,啥都没有。对,课本,笔都没有。

    而且笔记本上,也是一片空白。

    这都让胖胖同学怀疑自己旁边的这个家伙是怎么考来清华的。

    自己好歹努力听过!虽然……依旧是悲剧的没有听懂!但终究是尽力了!

    可你这个连课本不带,笔记不记,题目不做的家伙,就有些过分了啊!

    现在还在上课,有些不方便。

    胖胖同学决定,下课后,一定要好好说教说教程诺。要让程诺迷途知返,不要荒废学业,成为一个对社会无用的人。

    五分钟后……

    离下课还有最后的十分钟。

    廖之行叫停了众人的答题,撑着讲桌,笑着开口问道,“好了,有人愿意自告奋勇,上来解一下这道题吗?”

    寂静,落针可闻的寂静。

    无人举手,也无人应答。

    廖之行的面色露出稍许的尴尬。“看来大家都很羞涩嘛!”

    “既然如此,那我就随便叫一位同学了!”

    说完,廖之行的目光在教室内扫视。

    没解出题目,本就心虚的胖胖同学,低着头,就像是鸵鸟一样,恨不得把头低到土里。

    廖之行的目光,在教室内扫视一周之后,忽然落在胖胖同学身上。

    正在低着头的胖胖同学,莫名的感觉菊花猛地一紧。

    “来,那位胖胖的同学,上来把这道题给大家讲一下。”

    胖胖同学抬头,环视了一下四周,指了指自己。

    “对,没错,就是你,那个戴眼镜,胖胖的同学!”廖之行笑呵呵的开口。

    胖胖同学一脸极不情愿起身,呆呆的站在原地。

    “这位胖胖的同学,来上面给大家分享一下你的解题思路。大家集思广益,才能共同进步嘛!”说完,廖之行鼓励的目光看向胖胖同学。

    胖胖同学犹豫了一下,硬着头皮说道,“老师,我……我不会!”

    “不会?”廖之行一愣,“这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李修睿。”胖胖同学语气弱弱的开口。

    “胖胖的李修睿同学,对,以后我就这叫你了。”

    李修睿一头黑线。

    老师,您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前面那两个修饰词就不用了……

    “你这个不应该呀!”廖之行在讲台上来回走动,敦敦教诲,“这道题有难度是不错,但只要我之前讲的你们全都听懂了,吃透了,做出这道题目还是没问题吧。”

    “老师,我……”李修睿开口。

    廖老师抬手制止,“不信的话,你随便叫我们班里的其他一个人,看看会不会解这道题。如果不会的话,那就说明我的讲课速度确实有问题,如果会的话,那就说明你的基础知识掌握的不够扎实。”

    “那我选他!”

    李修睿伸手一指,毫不犹豫,选择了坐在他旁边的……程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