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二十七章 《数学分析》,蕴含人生哲理的一本书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本来,廖之行在得知程诺被他们清华大学抢到手之后,是十分希望程诺来报考他们数学院的。

    毕竟,能在葛大爷出的高考数学试卷下,依旧能获得满分的人,在数学这一学科方面,肯定是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

    可是天不如人愿,程诺并没有如廖之行所期望的一般报考清华的数学系,而是去了金融系,让他遗憾不已。

    可廖之行并不能强迫程诺非要来他们数学系,程诺既然高考分数足够,那选择什么专业,是他的自由。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廖之行就把程诺这个名字抛到脑后。以为今后再也没有给这位天才少年讲课的机会。

    却万万没有想到,在他高代课的第一天,就见到了程诺。

    而且,还无巧不成书的,把程诺叫起来,到讲台上解题。

    这事情……

    廖之行用纳闷无比的眼光望着程诺,语气古怪的开口,“程诺同学,你似乎,是金融系的学生吧?”

    程诺苦笑的点点头,“对,没错,我叫程诺,来自金融系。”

    哗~~!

    程诺一开口,讲台下瞬间一片哗然。

    是他!

    就是他!

    那个装逼如风,常伴其身的装逼犯——程诺!

    他们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讲台上的人,就是金融系的那个程诺!

    虽然,他们在做的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程诺的真容。但江湖上,可一直流传着程诺的传说。

    那个以实力强势登顶理科榜首,那个在最强大脑上无一败绩的程诺!

    傻眼!彻底傻眼!

    数学系的同学彼此对视一眼,才立刻反应过来一个事实。

    如果说,讲台上的程诺就是金融系的那个程诺的话。

    那么,就意味着,刚才给他们三十多个数学系新生讲数学题的,并不是他们数学系的同学。

    而是一个……金融系的学生!

    MMP呀!

    后知后觉的数学系众人,此时心中唯有一句妈卖批想要脱口而出。

    他们一群数学系的人,让一个和他们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金融系学生,给他们讲了半天的数学题。

    而且他们还差点跟不上讲题节奏。

    这画面……

    嘶——

    想想就很具有喜感呀!

    数学系的众人都是嘴角抽抽的望着讲台上那一脸无辜样子的程诺,不知道该说啥是好!

    站在讲台上的廖之行,此刻脸上的表情也相当的精彩。

    本以为程诺是他们数学系的一个好苗子,打算重点栽培一番。

    不过,最终却发现。程诺是个好苗子却不错,但不是自家地里的。自己想要浇水施肥啥的,也不能跑到人家地里去吧。

    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

    “那你来这个教室,是?”廖之行缓缓开口问道。

    “哦,是这样。”程诺酝酿一下,强行解释一波。

    只见他语气陈恳的开口说道,“老师,其实是这样的。虽然我报考了我们学校的金融系,却一直对数学这门学科念念不忘。日思夜想,昼夜难寐!我自认为,我在数学这门学科上,还是有点的天赋的。”

    程诺这句话说的,真的是……全班同学都无法反驳。

    高考数学唯一的满分,在数学天赋方面,肯定是比平常人高上很多的。

    “既然我有幸进入清华这所学校,有机会接受国内顶尖的高等教育。那么,我定然不会让我在数学上的天赋白白流失。数学和金融,都是我所热爱的专业。但为什么两者不可得兼呢?所以,在我的脑海里,就冒起蹭课的念头。”

    “再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我听说了廖老师您,知道老师您是在数学院都数一数二的金牌讲师。所以,抱着一种朝拜的心情。我来到了这间教室,聆听老师您的授课。”

    走错教室是不可能走错教室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承认自己走错教室的。只能靠强行解释一波来混过去的这个样子。

    果然,廖之行听完程诺的解释后,满面红光,没有露出丝毫要责怪程诺的意思。

    自己的课程有人喜欢,有人愿意来蹭课,那无疑是对一个老师最大的肯定。

    廖之行拿起保温杯,笑眯眯的说道,“程诺是吧,不错,非常不错。虽然你不是我们数学院的学生,但这种学习的态度,很值得我们数学院的学生学习。”

    “这样吧,我和数学院的其他老师说一下,不只是我的高代课,就算是其他老师课,你都可以随便去上。我会让他们把你加到上课的花名册里,上课点名,提问,还有布置作业啥的,都不会把你给忘下的!”

    程诺的嘴角猛地一抽抽,“老师,不用麻烦你了。以后如果想上数学系的课,直接偷偷摸摸进来就行了,不用这样麻烦的!”

    “哎!不麻烦,不麻烦。”廖之行摆摆手,“难得见到程诺同学你这么喜欢我们数学系课程的学生,我们老师麻烦点算什么。只要你能学到知道,再麻烦,也是值得的!我知道你们金融系的课程和数学系课程有的时间是冲突的,不过,没关系,我会根据你的无课表来给你安排课程的。”

    程诺:“我……”

    见程诺还欲开口,廖之行抬抬手,打住程诺,“不要拒绝老师的好意,如果想谢我,就好好学,争取给我破解个世界难题出来。”

    程诺:“……”

    嘴上笑嘻嘻,心里MMP!

    说的就是程诺此时的心情。

    无妄之灾!真的可以说是无妄之灾!

    莫名其妙的被加了一个专业的课程,程诺要是心里乐意那绝对是假的!

    可是……

    即便是自己心里再不乐意,现在也拒绝不了了。

    哎~~

    程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本以为,上了大学之后,就可以不用像高中那样每天都坐在教室里学习了。

    不过,现在看来,苦逼的生活,程诺依旧是要继续呀!

    …………

    被廖之行来了这么一出,程诺也无法按照原先的计划,在第一节高等代数课下课后偷偷溜走。

    蛋疼无比的坐在教室里听完两节高代课,程诺才得以解脱。

    不过……

    程诺知道,这也仅仅是苦难的开始而已。

    两个专业的课程啊!

    早知道,程诺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招供。

    金融系的高数课那边,根据几位舍友发来的消息,授课老师并没有在课上点名,这让程诺不由大松一口气。

    上午三四节,金融系那边是没有课程的。下午倒是有一节管理学原理要上。

    不过,数学系这边,还有一节数分课。

    虽然心里极不情愿,程诺还是乖乖巧巧的去上数分课。

    由于并不知道数分课的教室在哪,程诺只能跟在数学系的同学身后。

    忽然,走在前面数学系众人中的赵阳扭头,看到了身后的程诺,不由停下了脚步,等着程诺跟上来。

    “程诺,你真的打算跟着我们数学系去上数分课?”赵阳开口。

    程诺耸耸肩,“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好吗?”

    “那你上节课是怎么来到我们高代课的教室的?”赵阳接着问。

    “如果我说……我不小心走错教室了,你会相信吗?”

    “……”赵阳无语了一下,“所以,你本来不是为了来蹭我们数学系的课程的?”

    “那是当然。我要是喜欢数学,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就早报数学系了。”

    “所以,上节高代课廖老师出的那道题目……?”

    “哦,就是我觉得干坐着太无聊了,就听了一会儿课。至于那道题目,我就闲着没事,尝试着解了一下,没想到还挺简单的。对了,赵阳同学,你应该也认为那道题目很简单吧?”

    赵阳:“……”

    简单,简单个毛线!

    要是简单的话,当初老师让人上台讲解的时候,自己就举手了。

    你这样装逼,真的不会怕被抓紧派出所吧!

    一路无话。

    也确实,加上打靶那次,赵阳也不知道被程诺噎了多少次了。

    以后,除非必要,一定要和程诺少说话。切记,切记!

    数分课的教室,就在13号楼的三楼。

    程诺坐到了第一排,坐在他旁边的就是赵阳。

    赵阳瞥了旁边的程诺一眼,把桌上的数分课本往程诺那边推了推。

    “你还没有课本,我们两个先看一本吧。”赵阳好意的开口。

    程诺:“哦,不用了。我和你们不一样,不用课本,我也能听懂。”

    赵阳:“……”

    嘴贱!自己真是嘴贱啊!

    赵阳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说好的不和程诺说话的,自己还是特么的主动开口,活该找噎!

    上课前五分钟,数分老师走进教室。

    一个男老师,年级看起来比廖之行要年轻不少,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齐子原,这是数分老师的名字,目前还是一位副教授。而教高代的廖之行,职称是正教授。

    不过,也没什么意外的,在清华大学内,基本四十岁往上的老师,都能评上教授职称。那些能在四十多岁,就能成为院士的,那才算是真的妖孽!

    上课铃响,授课开始!

    《数学分析》这门科目,和《高等代数》一样,都是数学系最基础的课程。

    学好数学分析和高等代数,是学好其他后继数学课程如微分几何,微分方程,复变函数,实变函数与泛函分析,计算方法,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等课的必备的基础。

    所以,容不得数学系的众人懈怠。

    按照常规,齐老师先是用了五六分钟的时间,简单介绍了一下数学分析这门课程,以及考试方式。然后,进入正题。

    和廖之行的授课方式不一样。

    廖之行是用了一节课的不到的时间,就把第一章讲完。然后用了做题,做题!

    而齐子原,则是用了整整两节课的时间,将数学分析这本书的内容,从头到尾串了一遍。

    然后,齐老师站在讲台上,举起那本浅黄皮封面的数分Ⅰ,笑着开口,“大家是不是认为,数学分析,就是一本枯燥无味的数学公式和定理混合在一起的一本书,讲的就是各种微分,极限,积分?”

    众人齐齐点头。

    确实是这样。不只是数学分析,可以说是所有的数学专业类书籍,都是既枯燥而又乏味的。

    不过,既然选择了数学系,那众人自然做好了承受这种枯燥和乏味的准备。

    齐老师神秘一笑,轻轻摇摇手指,“其实,并不是所想的那样。”

    “数学分析,讲的不只是数学,还有……满满的人生!”

    听到这话,台下众人微疑。

    齐老师微微一笑,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不连续的函数,指着这个不连续函数开口说道。

    “人生的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所谓追求错误的东西,就是你在无限趋近于它的时候,才猛然发现,你和它是不连续的。”

    齐老师又在黑板上画了一个数轴。

    “人是不孤独的,正如数轴上有无限多个有理点,在你的任意一个小邻域内都可以找到你的伙伴。但人又是寂寞的,正如把整个数轴的无理点标记上以后,就一个人都见不到了。”

    齐老师在一个坐标轴上画出F(x)=x和F(x)=x^2两条函数曲线。

    “人和命运的关系就像F(x)=x与G(x)=x^2的关系。一开始,你以为命运是你的无穷小量。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才发现你用尽全力也赶不上命运的步伐。这时候,若不是以一种卑微的姿态走下去,便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讲完这三个隐藏在数分中的人生哲理,齐子原笑着望着讲台下,若有深思众人。

    “数分中的人生哲理,肯定不止这些。谁来上来再说一个?”

    “来,就那个胖胖的同学吧!”

    胖胖的李修睿再次一脸懵逼的站起来。“老师,我不会。”

    “那你先坐下。”齐子原示意李修睿坐下,目光在教室内环视一周,最终落在第一排的程诺身上。“你就是廖教授提到的金融系的程诺同学吧?”

    果然,廖老师的效率还真是快!

    估计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在数学院的老师中变成人人皆知的人物。

    到那时候,就是自己悲剧生活的开始。

    脸色不太好看的程诺点点头,“嗯,老师,是我。”

    …………

    ——答题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