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二百三十五章 装完逼就跑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首先,我们可以把x,y分别写成f(x)=t^2-t+1-x=0和g(x)=2t^2+t——y=0的形式。”

    “然后,(x,y)是由某t1……”

    讲台上,赵阳滔滔而谈。

    这道题目,简单来说就是一道二元高次方程组问题。

    只要将R(f,g)行列式的值通过矩阵运算的方式算出来,就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除了在运算方面复杂点,思路什么的对于数学系的学生来说,倒不是很难想出来。

    “所以说,这道题的所求曲线满足的方程为4x^2-4xy+y^2-23x+7y+19=0!”

    赵阳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最终计算的结果,探寻而又忐忑的目光,望向站在一侧的廖之行。

    廖之行满意的点点头,轻吐开口,“很好,思路和运算结果都正确。”

    啪啪啪!

    台下数学系的同学自发鼓掌。

    呼——!

    赵阳轻呼一口气,拍拍胸口。

    总算……没有给数学系丢脸。

    这样想着,赵阳把得意的目光瞥向坐在倒数第二排角落处的程诺。

    可程诺只是抬抬眼皮,并没有搭理赵阳。

    赵阳自知无趣,耸了耸肩,刚想要走下讲台,却忽然被廖之行叫住。

    “哎,赵阳同学等一下。”

    赵阳纳闷的转身回头。

    然后,只见廖教授指着PPT上第二道,也就是最长的那道题目,对赵阳笑着开口,“赵阳同学,既然你上来了,那就顺便给同学们把第二题讲一下吧。”

    “呃……”

    赵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的表情变化一阵。

    足足沉默了有四五秒后,赵阳才吞吞吐吐的开口,“老师,这道题目,我还没做出来。”

    赵阳说的这是实话。

    第二道题目,难度级别和第一题和第三题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这二十分钟的时间,赵阳只能勉强做完除了第一题和第三题,至于第二题,赵阳尝试了几分钟,发现毫无头绪之后,就果断的放弃了。

    难度等级,最起码到了考研的水平。

    如果让赵阳大二大三的时候来做这道题,他或许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能把他解出来。

    可现在呢,他才大一,而且还是刚刚在不到半个小时前,学完线性代数这一章节,甚至一些地方还没有弄得十分清楚。就让他来做这么高难度的题目,确实为难赵阳了。

    “不会?”廖之行对待学生,都是一种严厉苛刻的态度,不过他也知道,赵阳不会这道题目,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也没有过分苛责赵阳。

    廖之行点点头,“的确。这道题目难度确实大了些。那你先把第三题给大家讲一下吧,我们过会儿在回来将第二题。”

    赵阳如蒙大赦,点点头,拿起刚才放在讲桌上的粉笔,将第三题的解法写在黑板上。

    “这道题目,首先我们将两个式子化为f(x)和g(x),就是f(x)=……”

    不得不说,赵阳在数学方面的确有着独到的天赋。

    条理清晰,思路顺畅,整个解题过程,也严谨细致。当初高考的时候,赵阳在数学这门科目上,也拿到了146分的高分。

    如果给他一定的成长时间,或许有可能会成为整个清华数学系执掌牛耳的风云人物。

    可惜……他生错了时代。

    …………

    “不错。”廖之行看了一眼赵阳写在黑板上的整个解题步骤,满意的点头,“解题步骤写的很详细,却没有一处多余,如果我是阅卷老师的话,一定会给你满分。”

    “不过……”赵阳脸上刚露出一抹喜色,却见廖教授的话音一转,“即便你这道题拿了满分,可第二题呢?”

    “第二题你是不会的,所以第二道题你拿到的是零分。”廖教授语气变得严肃,“这样综合下来,就算你会的题目把答案写的再完美,也不如将一道不会的题目给弄会。”

    廖教授开启的他的说教模式,“数学呀,同学们。数学在考研中,是最最重要的一门科目,没有之一。尤其是对你们数学系的学生来说,数学这一科目,就足以决定你考研的胜负。”

    “政治题不会你可以乱写,英语不会可以抄阅读理解,数学题你不会就只能写个解!”

    被廖之行说的哑口无言的赵阳走下讲台,回到自己座位上。同时心中暗暗发狠,一定要把数学这门科目学好!

    廖之行站在讲台上,拿起保温杯喝了口枸杞泡的水,感觉到一股暖流流向自己的脾肾。他目光在教室内环视一周,嘴角带这亲切的笑,“你们有谁会第二题的,上来给大家讲一讲。”

    无人应答。

    教室里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数学系的同学一个个低着头,不敢直视廖之行的眼睛。

    不会呀,实在是不会呀!

    他们能怎么办,他们也很无奈啊!只能低下头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

    “怎么,没人吗?”廖之行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来,那个胖胖的李修睿同学,你会不会这道题?”

    李修睿一头黑线的从座位上站起,“老师,我不会。”

    “那顾源同学呢?”

    “老师,我也不会。”

    “你们这些学生啊!”廖之行无奈的摇摇头,将保温杯盖上,目光落在坐在倒数第二排,一直充当透明人的程诺身上。

    “程诺同学?”

    正在琢磨着今天晚饭该吃什么的程诺听到自己被廖教授点名,迷迷糊糊的从座位上站起。

    于此同时,全班同学的目光,也齐刷刷的落在程诺身上。

    对于这个和他们一块上了快一周课的程诺,数学系众人还是颇为怨念深重的。

    为啥?!

    实在是程诺这个家伙太不地道,明明是一个金融系的学生,不好好去上金融系的课程,偏偏跑来他们数学系的地盘。

    你说跑过来就跑过来吧,我们也不说啥。

    可每节课你都抢我们数学系的风头就过分了啊!

    第一节高代课,第一节数分课,明明是他们数学系的主场,可程诺一个人把他们三十多人的风头全都抢了。

    还有昨天,第一节解几课。

    教解几的教授检查众人的预习成果的时候,程诺直接想数分课教授一样,用了班级多课的时间,直接把整本解几课本上的主要知识点和重点,给数学系的众人串讲了一遍。

    当时,这个操作可谓是惊呆了数学系的一众人等。

    解几的老师,也是长大了嘴巴,足足愣了有十多秒钟,才缓过神来。

    不过,看向程诺的目光中,已经不像是看一个普通的学生。

    今天这节高代课,让数学系的众人感觉到比较友好的是,程诺一直是坐在后排的角落,一直当着透明人。

    本以为这堂课终于是属于他们数学系的表演时间了,却不料想,廖教授出的题他们数学系没一个会的。

    这特么的就比较尴尬了。

    想上,但实力不足。

    人世间最悲剧的事情,莫过于如此。

    如今廖教授把程诺叫起来,意思再也明显不过。那么,他们只能期望程诺也并不知道这道题的解法了。

    “程诺同学,这道题你做出来没有,如果做出来的话,就上来给同学们分享分享。”廖教授笑着问程诺。

    在三十多双眼睛的注视下,程诺点了点头。

    随后面色犹豫的开口,“做出来倒是做出来了。”

    “不过,让我上去讲题,这样……不太好吧。”

    “我本来就是不是一个数学系的学生,能够坐在这里,和同学们一同接受廖教授的教诲,就已经是莫大恩赐了。至于上讲台给同学们讲题这样神圣的事情,我是断然不敢奢望的。”

    程诺昂头抬头,大义凛然,一副极为不舍,却又忍痛割爱的表情。

    “所以,我决定还是把这个宝贵的机会让给数学系的同学们吧!我相信他们比我更有能力做好这件事情。”

    数学系的众人:“……”

    我……我擦!

    神特么的这样做不太好!当初第一节高代课,你上去讲题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呢?!

    还让我们上,都这样了,我们会不会做你还没有13数。

    我们要是会做的话,早特么上去装逼……呃,咳咳,是上去播撒智慧的光芒了,哪里还能轮到你!

    那边,程诺一脸纳闷的望着都看向自己的众人,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都看我干啥,虽然我承认自己长得很可以,但现在的关键问题还是答题啊!同学们,你们上啊!不要浪费我给你们的机会!”

    噗——!

    众人喷出一口老血!

    此子……此子竟然可以如此的不要脸!

    简直就是刷新数学系众人的三观。

    一道道充满怨念的目光,恨不得将程诺按在地上强暴一顿。

    讲台上的廖之行也是无语的扶扶额头,对程诺摆摆手,“程诺同学,别浪费时间了,你既然会的话,那就上来给同学们讲讲吧。”

    前两节课还未察觉,直到现在,廖之行才发现,这个程诺同学,似乎有毒啊!

    “这样,不好吧?”程诺拉长了音量,表情委婉含蓄,一副欲迎还拒的姿态。

    “这样很好!”廖之行眉头直跳,强压住自己的暴脾气开口。

    “老师,我还是认为这样不好。”程诺依旧含羞待日的样子。

    “别废话,赶快给我滚上来讲题!”廖之行的忍耐已经到了一种极限。

    “既然如此。”程诺朝着周围的众人抱抱拳,风度翩翩,“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上去讲(zhuang)题(bi)了。”

    然后,对着站在讲台上的廖之行拱了拱手,“也多谢老师成全。弟子本布衣,躬耕于金融,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清华。师不以弟子卑鄙,猥自枉屈,三请弟子于讲台之上。弟子,定不负师之厚望!”

    廖之行:“……”

    好了,现在他确定了。

    程诺这个家伙,确实是有毒啊!

    特喵的不就是上讲台上讲个题吗,怎么被你搞的好像要瓜分天下似的。

    程诺两手空空,三步化作两步的走上讲台。

    然后,在全班同学充满怨念的目光下,将这道题目娓娓道来。

    “这道题目的解法不是很难想到,首先,A是对称矩阵时,若 X^TAX=0,则有 A=0。-X=(0,...,1,...,0)^T 代入可得 aii=0,X=(0,...,1,...,1,...,0)^T 代入可得 aij=aji=0……”

    程诺敲着黑板,语气加重,“这样的话,第一题的证明过程就出来了。(AB)X=0 线性无关向量的解,至少有max(l,m)个。”

    “然后,我们来看第二问。依旧很简答,……”

    已经熟悉了讲题过程的程诺,讲解起题目来相当的流畅。

    那站在讲台上的程诺,行云流水的动作,给数学系的众人一个错觉,那就是站在讲台上的那人不是一位学生,而就是一位切切实实的老师。

    第二问讲完,程诺将这道题目里最难的第三问。

    这一问确实是难,让程诺不得不拿出草稿纸来算了十多秒,才证明出来。由此可看,廖教授出的这道题,还是挺有水平的。

    程诺轻松随意的在黑板上写下解题步骤。

    “首先看给出的条件,AX=0,和BX=0无公共非零解解向量,且l+m=n,那么就说明R(A)+R(B)<n,则R(A),R(B)<n,因此齐次线性方程组Ax=0,和Bx=0,都必有非零解。且非零解中基础解系(向量组1,向量组2),分别为n-R(A),n-R(B)个解向量,那么……”

    三分钟后……

    “所以,很轻松的就证明了β,γ分别是AX=0和BX=0的解向量。”程诺将粉笔头一扔,拍拍手上的粉笔灰,做出最后的总结。“大家不要把看这道题这么长,就把他想的那么复杂。其实,就是很基础的一道题目。我一个金融系的学生都能做出来,你们数学系的人,也不应该这么差吧。”

    台下,一片寂静。

    完美操作,秀翻全场。

    众人想开口,想反驳程诺,想说他们是多么多么牛逼。最终却发现,他们无话可以反驳。

    程诺说的话字字在理。他们数学系三十多号人,却一直被一个金融系学生压着打。丢人还是次要的,主要还是心理上的那种挫败感,已经严重影响到他们上课的心态。

    恰巧在这时,下课铃声响起。

    “你们好好想想吧。”

    程诺只留下一句这样让众人陷入沉思的话后,便神色严肃的走下讲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挥挥衣袖,俨然如世外高人一样,飘然离去。

    门外走廊。

    程诺拍拍胸口,心中暗道一声:

    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