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百零二章 半张纸片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402章

    学术报告的尾声,演讲台上的比尔教授接过从前排递过来的几张写着问题的纸条,一一解答。

    程诺站在角落里,虽然有些问题他明白,但还是听得异常认真。

    “还没轮到我的问题啊!”听了一阵,见还没到他的问题,程诺小声嘀咕道。

    一位坐在最后一排,离程诺极近的数学家像是听到了程诺的自言自语,摇头笑了笑,对程诺招招手,“服务员,过来一下!”

    第一声,虽然程诺听到了有人叫服务员,但他现在还未代入到角色中去,没反应过来是自己。

    “服务员,过来一下!”

    直到那位数学家叫了第二遍,程诺先愣了一下,脸上挂着服务员式的招牌笑容走到那位数学家面前,“先生,您叫我?”

    数学家点点头,审视了一番问道,“你是这家酒店的服务员吧?”

    “是的,先生,我刚进入酒店工作没几天,所以如果有什么不得体的地方,还请海涵。”程诺估计这位数学家应该是看见自己坐在座位上听讲座的样子了,所以如此说道。

    “我看你刚才,是在认真听比尔先生的学术报告?”数学家含笑问道,“听懂了多少?”

    程诺摆摆手,“先生说笑了,我只是仰慕像比尔先生这样的菲奖得主,听了听凑凑热闹罢了,又怎么能听懂多少。”

    “仅仅只听懂了百分九十多而已。”程诺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数学家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笑道,“虽然听不懂,但感受一下这样的氛围也是挺好的。”

    显然,他把程诺话中的“没听懂多少”,下意识的理解为了“一点儿都没听懂”。

    他对程诺摆摆手,“麻烦帮我拿杯饮料吧。”

    虽然心中不情愿,因为不知道台上的比尔教授什么时候会回答自己的问题,但为了避免暴露,还是笑着点头,“好的,先生稍等,马上。”

    说完这话后,程诺迈着急匆匆的步伐从礼堂的后门走出。

    …………

    礼堂内,站在台上的比尔教授刚回答完上一个问题,简单的喝口水,便拿起下一张纸条。

    比尔教授扫了一眼,呵呵笑道,“这个问题有点意思。”

    接着,他拿起话筒,对台下众人解释道,“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大家可以听一听。”

    “问题是:在李群解析映射在零点不规律波动的情况下,仿射DL簇的k值函数?”

    “能提出这个问题,说明我刚才讲的内容已经差不多全部理解。我为什么说这道题目有意思的,实际上,注意到的人会发现,这个问题我再刚才讲述的时候是一笔带过的。”

    “这个研究,我们一直在做,可是至今没有一个定论,所以我只能给你一个我理解的答案。”

    程诺这时也拿着饮料从后门走进来,见已经讲到他的问题,旋即停下了脚步,驻足倾听。

    比尔教授接着说道,“众所周知,李群是具有群结构的实流形或者复流形,并且群中的加法运算和逆元运算是栁形中的解析映射。如果我们令一个k为代数封闭域,并且令A^n为k上的n维仿射空间。”

    “由此,便可轻易得出,f∈k[X1,X2,X……Xn],Z(S)={x∈A^n|f(x)=0对于所有f∈S}。”

    “若存在S使得V∈A^n满足V=Z(S),一个非空代数集V被视作不可约,令I(V)为所有在V上取零值的函数所成的理想,I(V)={f∈k[x1,x2,x,……xn]|f(x)=0对任意仿射代数集V,其坐标环是多项式对上述理想的商。”

    “那么,问题就来了……”

    关于这个问题,比尔教授似乎很有热情。前面回答的几个问题都是一两分钟了事,而这个问题已经讲解的五分多钟,才有停息的势头。

    “关于这个问题,我所理解的就是这些东西了,当然,我讲的不一定对,有不一样意见的,我们可以私下讨论。”

    “最后,我想冒昧问一下,不知是在座的哪位提出的这个问题,可否让我认识一下?”比尔教授高高举起了那张纸条,探寻的目光望向台下。

    一秒,两秒,三秒……

    气氛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十多秒过去,台下并未有人举手。

    坐在最后一排的那位数学家看着比尔教授举起的半张纸条,不知为什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比尔教授的面色也有些尴尬,讪讪笑道,“既然这位同行不愿意露面,那我们私下再谈,私下再谈……”

    说完,便拿起下一张纸条解答问题。

    台下,那几百位前来听讲座的数学家也是议论纷纷。

    “那个人是怎么回事,这么好去接触比尔教授的机会,竟然就这么放弃了,怎么想的?!”最后一排的那位数学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的嘀咕道。

    程诺苦笑一下。他没想到,只是提问一个问题而已,比尔教授竟然会这么重视。

    他也想前排虎摸大佬啊,可现实不允许,只能作罢。

    就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秘密吧。

    “先生,您要的饮料。”程诺对还在嘀咕的数学家开口说道。

    数学家接过程诺递来的饮料,不满的说了一句,“这么久。”

    程诺歉意的说道,“刚进来的时候听到比尔教授在讲一个很意思的问题,所有就停下来听了一会儿。”

    “有意思?”数学家哼哼了一声,“对你们外行人来说,恐怕只是有意思而已。这个问题所代表的意义,和没那么简单。”

    程诺垂手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数学家摆摆手,“好了。你下去忙你的吧。”

    “那先生,我先去工作了,再有什么需求的话您说话。”数学家不说,程诺也准备就走了。

    一小时的学术报告马上就要结束了,自己想听的,想问的也全都听到了,收获可谓良多,他需要找个地方消化一下,然后赶去下场讲座。

    程诺刚要迈步,就听到身后再次传来那个数学家的声音,“你鞋带开了。”

    程诺低头一看,“哦,谢谢。”

    程诺蹲下身系上鞋带,快步离开礼堂,丝毫没有注意到半张纸片从口袋中掉落出来。

    数学家看见了这一幕,刚想要提醒程诺一声,但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眸不自觉的睁大。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位服务生掉落的半张纸片,和台上比尔教授展示给他们的那张纸片,撕裂处的纹路完全吻合。

    应该是……同一张纸。

    那,岂不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