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百零五章 实在的小伙子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405章

    “最后一排的那位先生,能不能站起来说话?”拉塞尔教授抓住最后一丝尊严的救命稻草。见程诺迟迟没有反应,不由再次开口说道。

    还处于晕晕乎乎状态的程诺见拉塞尔教授和前排二十几位观众全部把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他一脸懵逼的站起来。

    “是你?!”

    当台上的菲涅尔教授看到服务员打扮的程诺揉揉眼睛从后排站起来,瞳孔猛地一缩。

    而青年迈伦更是忍不住惊呼出声。

    程诺那面庞,就算再过上十年,迈伦也不会忘记。

    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种时间,这个场合下再次遇到他。虽说那天在机场程诺说过要去给拉塞尔教授捧场,但程诺根本不可能获得入场资格,迈伦只是把程诺的话当做客套的话罢了。

    但结果,程诺真的来给拉塞尔捧场了。

    拉塞尔教授上下扫了一下程诺的打扮,瞬间明了。程诺应该是打扮成服务生,悄悄混进来的,至于酒店内其他工作人员没有察觉,就不是拉塞尔教授该考虑的问题了。

    拉塞尔教授现在是对程诺满心的感激。

    这位小伙子挺实在啊,说到做到,为了给他捧场,专门乔装打扮一番混进来,刚才见自己应为无人提问陷入窘境,还举双手来响应自己。

    这个时代,像他这样淳朴诚实的年轻人可不多见了!

    “咳咳!”拉塞尔教授狠狠瞪了青年迈伦一眼,轻咳一声,笑呵呵的对程诺开口说道,“说出你的问题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拉塞尔教授话语一出,程诺还没有任何动作,前排坐着那二十几位数学家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们可是亲眼看到,那个被拉塞尔叫起来的年轻人,只不过是酒店里的一位服务员罢了。

    问一家酒店的服务员有没有数学方面的问题,拉塞尔这是……搞笑呢?!

    这比对牛弹琴还要过分。

    “是拉塞尔教授眼瞎了,还是我眼花了?”

    “你没看错,那就是一个服务生,我好像在其他会场也看见过他,应该是站累了,只是在这休息一会儿,就被拉塞尔叫起来了。”

    “那个……,万一那个服务生问一个为什么‘+=2’的问题,那拉塞尔岂不是很尴尬。”

    “哈哈,看看拉塞尔这个家伙怎么收场吧。”

    …………

    后排,程诺终于从迷迷糊糊状态清醒过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擦!我就是伸个懒腰而已,就么就被误会为举手提问了?

    拉塞尔教授这眼神也忒不好使了吧。

    我是过来捧场,不是过来救场的啊!况且还是搭上自己身份的救场。

    程诺决定撤了,“那啥,我只是路过,路过,你们继续,我去旁边的会场看看客人有什么需求。”

    程诺挠挠头,一边说,一边往外撤。

    “别走!”拉塞尔教授大声叫住程诺,来都来了,还岂能让你溜了。我的那点颜面,可都全指望你了。

    他笑吟吟的道,“这位先生,从外表来看,我就觉得你有学习数学的天分。我认识一位朋友,有天纵之资,便师从菲涅尔教授,我觉得,有机会的话,你也可以辞去服务员的身份,去麻省理工学院求师菲涅尔教授。”

    “我想你的未来,一定会想菲涅尔教授那位学生一样,对吧?只可惜,我的那位朋友没来到这届大会,有机会的话,可以让你们认识一下。”

    程诺面色一黑。

    拉塞尔教授这是在威胁自己啊,一旦他不帮忙救场,就会将程诺的身份公之于众。

    殊不知,就算程诺救场话,这里他也待不下去了。

    程诺的目光对视上台上拉塞尔教授笑眯眯的眼神,嘴角轻轻一弯。

    既然如此,那便如你所愿。只不过,希望你不要后悔才好。

    程诺倒不着急了,慢悠悠的走回原本的座位,笑着开口,“学生这里确实有一处疑惑,需要拉塞尔先生的解答。”

    拉塞尔面色一缓,轻松的道,“请讲。”

    二十多位观众也是竖起耳朵,看看这位服务生究竟能问出什么“高深”的问题。..

    程诺脑海里过了一遍拉塞尔演讲的内容,淡淡一笑,“通过研究定义于有限域 Fq上的代数簇  的eta函数(T)和ζ(s),在曲线和阿贝尔簇的情况下,(T)满足两个性质:

    ①:(T)是有理函数

    ②:满足函数方程

    我用这一句话来概括拉塞尔教授讲座的内容,应该没有问题吧?”

    在二十多位或不解,或疑惑的目光中,拉塞尔教授缓缓点头。

    “不错,可以这样理解。”拉塞尔早就见识过程诺的实力,因此对他一句话总结,倒没有任何的惊讶。

    “请继续。”拉塞尔示意程诺。

    程诺颔首,继续说道,“前半部分的内容,我是比较认同的,但是对于(T)满足的性质,我有不同的观点。”

    “除了(T)是有理函数和满足函数方程外,我个人认为,还有另一个性质——(T)函数的零点,有某种特性的形式!”

    “零点有某种特定的形式?”拉塞尔教授嘀咕一句,思考了一两秒中,抬头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程诺抬抬手,示意拉塞尔教授稍安勿躁,“等我讲完再解释。”

    “除了上面那处疑惑外,我还有和拉塞尔先生另一个不同的观点。讲座中是说,上面的两个,呃,暂且算是三个,那三个性质只适用于曲线和阿贝尔簇两种情况下。”

    “那这个勉强算是定理的东西,适用的条件太过于苛刻,实用性几乎为零。但如果我们把这个定理扩展到整个非奇异代数簇的ata函数上,那普遍性和实用价值大大提高。那……”

    “不可能!”拉塞尔教授直接打断了程诺。

    “这三个性质的得出,是依靠研究有限域 Fq上的代数簇  的eta函数(T)和ζ(s),对应的就是曲线和阿尔贝簇,怎么能得出一个普遍性的结论出来?”拉塞尔教授大声道。

    程诺语气不急不缓,“没验证过,怎么知道不能?”

    “那你证明出来了?”拉塞尔问。“没有理论依据,就不要做这种异想天开的假设!”

    程诺耸肩,咧嘴笑道,“不巧,我还真证明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