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百零六章 搞了个大事情!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406章

    “不巧,我还真证明出来了。”

    程诺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小礼堂内,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陷入短暂的失神。

    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台上拉塞尔教授的呼吸猛地一滞,望着程诺那挺拔的身影,足足沉默了有十几秒。

    随后,他呵呵笑道,“这位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对吧?”

    如果程诺说他之前说的那番结论没有确实的证据,只是停留在“猜想”阶段,那就顶多证明程诺的脑洞足够大而已。

    要知道,并非所有的猜想都能像哥德巴赫猜想和黎曼猜想那样在数学界拥有崇高的地位,更何况猜想的提出者还仅仅只是一位研究生。

    但如果程诺确实如他言之凿凿的一般,有方法去证明他口中所说的那个“猜想”,那就性质就变了,那就变成了“定理”。

    “猜想”和“定理”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猜想”的实用性低的可怜,但“定理”不一样,即便那个定理再怎么简单,应用性能都要比“猜想”强不少。

    而且,程诺所提出的这个“定理”,可不是什么烂大街的货色。

    普遍意义上的非奇异代数簇的Zata函数的共同性质。

    这不仅仅揭示了有限域上定义的代数簇的算数和复代数簇的拓扑之间的一个深刻联系,还说明了拓扑空间上的同调方法,同样适用于簇和概形。

    作为几何学方面的数学家,拉塞尔深知这个定理的出现意味着什么。

    几何学能够通过拓扑学的同调方法,对表示理论和自同构理论展开更深层次的研究。

    于此同时,一直困扰Frobenius自同态领域的环映射问题将会得到解决。将代数拓扑和代数几何的motive工具会再次增加。

    另外,由于该定理研究的核心依旧是Zata函数,那么对于黎曼猜想的证明,也会提供另一种新奇的思路。

    总之,只要程诺只要能证明这个结论是一个“定理”,那绝对会在几何学领域造成一股风暴。

    “开玩笑?”程诺耸耸肩,开口说道,“拉塞尔先生,我可没有开玩笑的心思。”

    拉塞尔眉头紧紧皱起,“那你……”

    “真是麻烦。”程诺直接往礼堂前方的舞台上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算了,我还是证明给你们看吧。”

    说着,程诺大步迈到台上,对旁边还在愣神的青年迈伦说道,“有粉笔吗?”

    “哦,有,有。”迈伦短路了几秒,迷迷糊糊的从一旁递给程诺一盒粉笔。

    为了方便,酒店方面早就在礼堂讲台墙面上装上了四面上下拉动的黑板。

    程诺不管拉塞尔和台下二十多位数学家呆滞的眼神,自顾自的唰唰在黑板上写道:

    【设X是Fq上的d维光滑射影簇,则Zata函数Zx(T)是一个有理函数,即Zx(t)∈Q(T),更精确的,Zx(T)可写成如下有限交错积的形式:

    Zx(T)=∏Pi(T)^(-1)^(i+1)=P1(T)P(T)……P2d-1(T)/p0(T)P2(T)……P2d(T),其中P0(T)=1-T和P2d(T)=1-q^dT.】

    【对于1≤i≤2d-1,Pi(T)∈1+TZ[T]是整系数多项式,并且Pi(T)在[T]中可分解为∏(1-aijT),aij∈Z.】

    …………

    【Zata函数Zx(T)满足如下函数方程:Zx(1/q^dT)=q^dx/2T^xZx(T),其中=±1和x是X的欧拉示性数,等价的,如果令Zx(T):=Zx(T)T^x/2和ζ(s)=Zx(q^(-s)),则……】

    【……由上可得,对于一般射影非奇异代数簇上的Zata函数,拥有如下三个性质:

    ①:Zx(T)是有理函数

    ②:满足函数方程

    ③:Zx(T)函数零点拥有某种特定的形式.

    证毕!】

    唰唰唰唰,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程诺将四个黑板全部写满。

    同时,在结尾,程诺写下大大的“证毕”二字。

    一片寂静。

    整个礼堂陷入一种诡异的安静气氛中,落针可闻。

    台下二十多位数学家,或复杂,或震撼的眼神,紧紧的盯着程诺。

    拉塞尔教授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脸上是不知该笑还是该哭的表情。他声音沙哑的问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些的?”

    程诺摊手,“自然而然的就想到的啊!这难道还有什么难度系数?”

    拉塞尔教授:“……”

    “怎么,现在相信我说的话是正确的了吧?”程诺问道。

    拉塞尔教授:“时间太短,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验证。”

    程诺挥挥手,“那你们继续验证,我先撤了。”

    “你不等验证结果出来?”

    “不了。没必要。”

    “唉,等等。”

    “还有事?”

    “能不能留下你的名字。”

    “我叫程诺。”

    说完这四个字后,程诺步伐匆匆的从正门离开小礼堂。

    那二十多位数学家望着程诺的背影,感觉三观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尽数被摧毁。

    现在连一个酒店的服务生,都这么恐怖的吗?随随便便就提出一个定理。简直把他们这一群自诩数学为职业的数学家按在地面上疯狂摩擦啊!

    不过,现在的紧要问题,还是验证程诺提出的定理是否正确。

    从黑板上那严谨的证明过程来看,他们感觉,他们很有可能会成为历史的见证者……

    …………

    当谭微微推开程诺房门时,便见到程诺在往行李箱里收拾着衣服。

    谭微微纳闷道,“你这是干什么呢?”

    程诺不抬头的回答,“我要跑路了。”

    “跑路?”谭微微更加疑惑了,“国际数学家大会还有好几天才结束呢,你回去干什么?”

    “唉!”程诺拉上行李箱的拉链,一屁股坐在上面,耸肩到,“一不小心搞了个大的,身份应该暴露了。”

    谭微微:“搞了个大的?难道是你在别的数学家讲座上闹事了?”

    程诺:“差不多是这样吧,你还记得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拉塞尔教授吧,我好心去给他捧场了,可是他不地道啊,莫名其妙就把我叫起来问问题。”

    谭微微:“然后你就问了?”

    程诺:“没有。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能让他舒服啊,所以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怼了他几句,然后顺便证明了一个定理?”

    谭微微:“???”

    顺便,证明了一个定理?!!

    “对了,你也小心点,千万别出风头,我先撤了。”程诺匆匆说完,便提着行李箱消失在谭微微视线中。

    酒店楼下。

    程诺望着那栋大楼,心中暗暗发誓。

    “下一次,我一定堂堂正正的参加这场数学界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