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四百程零七章 程诺定理

作品:万能数据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鸿尘逍遥

    407章

    费城,金凯大酒店。

    一间不起眼的小礼堂内,二十多位数学家已经保持埋头奋笔疾书的样子足足有一个多小时。

    除了笔尖纸上划过的沙沙声,在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

    “第一部分正确!”一道压抑着激动的声音率先打破寂静。

    “第二部分正确!”

    “第三部分正确!”

    …………

    像是在平静的湖水里抛入一颗石子,第一道声音响起后,数道声音也不分先后的传来,让原本寂静的礼堂瞬间变得喧闹起来。

    直至,最后一道声音响起。

    “程诺定理,推导正确!”拉塞尔感觉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这句话。

    他望着台下那二十多位神色和他一样震撼的数学家,心中五味杂陈。

    他甚至有些怀疑,刚才硬是留下程诺的决定,是正确还是错误。

    因为就在刚刚,在他和其余二十多位数学家历经一个多小时齐心合力的验证下,最终确定,程诺所提出定理的推导过程无误。

    也就是说,一个崭新的定理,在今天,在这间小小的礼堂里,在谁也不会想象到的情景下,被一个还只是研究生年轻人提出来了。

    当然,程诺在其他人眼中依旧是一位酒店的普通服务生,因此震撼性更甚。

    这个是一个足以引起整个几何界地震的定理。

    同时,为了纪念定理的提出者,按照惯例,拉塞尔他们将这个对非奇异代数簇普适性定理,称之为——程诺定理。

    …………

    程诺定理揭示了代数几何与拓扑之间的联系,使拓扑空间的上同调方法可以适用于簇与概形,同时概述了ata函数满足的三个共同性质。

    对Frbenius自同态领域的环映射问题的分析和黎曼猜想的证明,提供新的研究思路。

    程诺定理的提出,打破了几何学和拓扑学之间长达千年的壁垒,对两个领域的发展产生巨大的催动作用。

    程诺作为定理的提出者,只要这个定理还有人在数学界应用,那程诺的名字就会一直流传下去。

    虽然离欧拉,高斯那种远古数学大牛还有不远的距离,但也证明着他已经往数学的核心圈子迈了一大步。

    然而,作为本次时间的主角,程诺并没有这种感悟。

    他现在还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数学界的小透明来看待,因此一发觉自己可能惹了事以后,立马收拾行李跑路了。

    虽然小心一点,还是有机会能多呆几天的,但为了多听那几场讲座,暴露身份从而降低在诸多数学大佬心中的印象,很明显是得不偿失的。

    “可恶的拉塞尔,这笔账我会记得的!”

    咬着牙说了一句,程诺满脸不甘的坐上返程剑桥市的航班。

    …………

    “早上好,赫尔!”推开办公室门,程诺打着哈欠和赫尔打招呼。

    赫尔一愣,“你不是和老师请了半个月的假期吗,怎么一周不到就回来了?”

    程诺摆摆手,“别提了,出了点意外。怎么样,课题论文提交上去了吗?”..

    程诺和菲涅尔教授都有事出去了,因此那个关于黎曼流形课题的收尾工作就交给赫尔来做,程诺也就这么问了一句。

    “还差一点。”赫尔回答。

    “行,我和你一起弄吧。”程诺向赫尔要了一份打包的文件,回到自己电脑桌前工作起来。

    上厕所时候,程诺顺便从大隔间的门缝往里面瞅了一眼。

    没人。

    这么说,菲涅尔教授应该还在费城。

    …………

    程诺猜的没错,菲涅尔教授确实还停留在金凯酒店。

    作为本届大会上仅有的一位主攻几何学领域的菲奖得主,菲涅尔在这届大会上扮演的角色也不仅仅只是出席一次开幕式而已。

    除了一次学术报告之外,菲涅尔教授还要参加几次几何分会场的讨论和交流活动。

    还有一些年轻的后辈想和菲涅尔教授混个眼熟,也会时常过来叨唠他。

    大会第六天。

    菲涅尔教授刚走进一间几何分会场的交流会议室,却发现那十几位皆是几何学领域执掌一方的数学家,彼此间用诧异的语气讨论着什么。

    “了不得啊,了不得,这种思路虽然说不上清奇,但大巧若工,仅仅只是运用几次交错射影,就将代数簇的算术和复代数簇的拓扑串联起来,了不得!”

    “我可是听说,提出这个定理的还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

    “不止如此,年轻倒罢了,关键是他只是一位这家酒店的服务生,想必没有经过什么正统的数学教育,就能如此轻易的提出这个重要性极高的定理,想想我现在五十多岁,羞愧啊,羞愧!”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十多年的舒尔兹啊,同样是二十出头,同样是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一鸣惊人,不知在菲尔兹奖的颁奖台上,能否再次见到他的身影?”

    …………

    众人议论声纷纷,菲涅尔教授是听得一头雾水。

    他坐下来,问身侧的那位数学家道,“兰斯,你们在说什么?”

    兰斯扭头,见问话的是菲涅尔教授,客气的道,“菲涅尔先生,我们说的是昨天的一件趣事。”

    兰斯继续解释道,“就在昨天拉塞尔教授的一场讲座上,最后的提问环节,拉塞尔教授把坐在最后一排休息的一位服务生叫起来,让他提问问题。”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关键的是,那位服务生还真的问出问题,并且把拉塞尔教授说的哑口无言。最后,还亲自走上台,在黑板上推导出一个定理。”

    “一个定理?”菲涅尔教授好奇心大起,“听你们刚才的对话,那个定理一定很了不起吧?”

    “没错。”兰斯点点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个程诺定理很有可能会成为今年数学界的十大定理之一!”

    “等等。”菲涅尔教授的重点明显没落在那个十大定理上面,他皱眉问道,“你说那个定理叫什么名字?”

    “程诺定理啊?”兰斯不解,不就是一个定理的名字吗,没什么特别啊,“那位定理的提出者并没有亲自给那个定理命名,因此就按照惯例,用他的名字进行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