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92章 活不到那时候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王姓乃北唐第一大姓,香火极盛,虽然没能培养出七境宗师,但六境强者无数。王桀能走到今天,成为王姓第一人,其实经历了很艰难的奋斗过程。

    男儿当自强,北境之王实至名归。

    刺杀王钦后,他的实力得到朝廷认可,尤其是军方,热切希望他能入伍,成为日后对抗南晋的利刃,屡次向他发出邀请,然而都被拒绝。

    王桀捍卫荣耀后,便回到老家隐居,成为北海王氏的幕后靠山。这两年,他极少露面,据说境界已臻至圆满,离七境只有一线之遥。

    当然,他一直停在云榜第二,并非因为世间还有比他更强的六境,而是大先生颜渊压制在三境,八境以下,谁都无法逾越这座大山。

    如今,颜渊破境成圣,跳出云榜,魁首之位自然落到王桀头上。恰在此时,他主动入世,而且选择参加大朝试,而非凭威望直接跟朝廷打招呼,耐人寻味。

    坊间很多人揣测,这位状元热门还在为当年封王一事,对朝廷耿耿于怀,所以想通过朝试彰显自身实力,名正言顺地博得封荫;

    也有人认为,他是想以战悟道,借朝试切磋的舞台,寻找破境晋升的良机。而其他同台竞争的考生,在他眼里只是工具罢了。

    这些都是主观臆测,至于真相如何,当然只有王桀本人最清楚。

    王桀、司马冬梅、洛守城,这三人前来赴试,意味着云榜顶级强者都皆已入仕,愿意在艰难时期替朝廷出力。

    对任真而言,这也是好事。他们达到战场后,会成为不小的助力,如果被分到他麾下,就更好不过。行军途中,多跟六境强者打交道,观摩他们的修行习惯,有益无害。

    当然,还是要离那个品味出众的司马冬梅远一点。

    任真望着王桀背影,正在想这些的时候,王桀似有感知,转过身来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瞳眸里泛出一抹趣意。

    “五境?”他上下打量一眼,仿佛能把任真看透,点头道:“不错,神念确实很强。你是哪家的子弟?”

    他今年三十有二,并不能算是青年考生们的长辈,只是略长几岁,但他此时跟任真说话的神态,俨然是一位宗师在指点后辈。

    任真听说过北境之王的遭遇,比较欣赏他的傲骨,也不在意他的口气,答道:“在下任真,家师吹水侯。”

    王桀闻言,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若有所思,“五境拜五境为师,他能教你什么?”

    听他的话意,显然是知道吹水侯的修为,又自恃六境无敌,所以连任真的另一身份也没放在眼里。

    任真不动声色,准备离开。

    王桀忽然又开口,“你想攀附权贵,那个所谓的小先生挺适合你。如果你想踏实修行,成为真正的强者,我可以考虑收下你。”

    这是要抢徒弟?

    任真停下脚步,哑然一笑,“多谢你的赏识。不过我不认为,我家先生到你这年龄时,实力会比你差。”

    说罢,他不再理会,径直离开。

    王桀怔在那里,望着任真的背影,脸色变得难堪。片刻后,他眯起眼眸,目光里透着威慑人心的霸气。

    “可惜他活不到那时候。”

    ……

    任真挑了一株大树,坐在树荫里乘凉,等候这轮测试结束。

    半个时辰后,从林海内走出的考生渐渐增多,其中有不少是他熟悉的面孔,比如薛清舞、邬道思这些人。

    他此时的身份是任真,并非吹水侯蔡酒诗,先前跟他们并无交情,所以只能装作不认识,无法上前打招呼。

    没过多久,赵香炉、卓尔等西陵门人陆续走出。令任真哭笑不得的是,场间发生了一点状况。

    原本正襟危坐的司马冬梅,忽然起身走上前,主动跟付俊杰攀谈起来,两人眉飞色舞,聊得不亦乐乎。

    付俊杰仪表堂堂,气度不凡,难免会成为司马冬梅的猎物。可怜付俊杰,心胸坦荡,并未多想,见司马冬梅热情坦诚,还以为是遇上知音,两人促膝而谈,颇有一副相见恨晚的架势。

    任真幸灾乐祸地远观着,有好几次差点笑出声,想过去解救付俊杰于水火之中,又碍于身份,只能看着这位仁兄落入虎口。

    “付俊杰啊,你不是喜欢格梅么?这下好了,你以后要天天格这枝冬梅了……”

    又过一会儿,牧野慢吞吞走出来,累得满头大汗。

    任真稍微一想,便明白此人虽然肉身强悍,体内潜藏着神秘力量,不容小觑,但神念感知应该不强,所以没能取得领先,也很正常。

    他有心想去结识牧野,转念一想,现在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细,谨慎起见,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渐渐地,桌上计量时间的沙漏快要流光,他不免开始焦急。崔鸣九和夏侯霸修为比较弱,到现在都还没出来。要是连这一关都过不了,那他实在爱莫能助。

    幸好在最后关头,他们的身影终于从迷雾里出现,让任真长舒一口气。

    两人看到他后,兴冲冲过来行礼,“大师兄,你果然早就出来了。”

    任真板着面孔,沉声道:“平时不好好修行,关键时候掉链子。待会如果不能从小组赛中晋级,等着师尊严惩你们吧!”

    两人唯唯诺诺,不敢争辩。

    今年参加文试的考生有七百人,武试有三百人,按礼部预定的计划,文试拟录用一百人,而武试的人数明显偏多,足足有一百三十人。

    如此安排,也是迫于无奈,毕竟如今战火重燃,战场上最缺的就是强大武修,为了救急,朝廷只能放宽遴选限制。

    所以,在小组赛过程中,大概能有半数考生会被淘汰,晋级者将会有很大概率进入三甲,荣登进士。

    正因如此,小组分配极为关键。而在历届朝试中,这也是考官们行使权力的大好时机,若想徇私舞弊,只要故意把考生放进整体实力弱的小组里即可。

    今年由吹水侯主考,以前那些潜规则当然行不通。

    时间一到,鸣磬林的初步测验结束后,晋级名额确定下来,考官便带领考生们离开此地,前往上林苑的演武场。

    而任真的那名替身,则按照他的授意,亲自前去监督小组赛的分配,顺便帮那俩不成器的徒弟一把。

    未到晌午,小组赛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