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95章 缘来如此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看似是对海棠好奇,实则问的是另一个问题。

    任真听出来了,表情有些复杂,说道:“你其实更想知道,他会喜欢怎样的人。”

    被戳破心事,赵香炉看着战台没有说话,心湖荡起涟漪。她如果知道,站在面前的正是任真本人,肯定会羞得无地自容。

    任真沉默片刻,答道:“你算问对人了。有次陪师尊喝酒,酒酣后他曾随口说过,他是个俗人,骨子里缺乏高洁志趣。他心仪某个女子,无非看中两点。”

    一听是任真亲口所说,赵香炉转身盯着他,眸光里泛着期待。

    “首先,要长得好看。”

    以貌取人,确实是很俗的择偶标准,然而,谁会真的不在意伴侣的容颜。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爱美是每个人的天性。

    感情这种东西,本身并不复杂。只要她很漂亮,只要你不眼瞎,那么相处之后,你喜欢上对方,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不需要任何其他理由。

    至于一见钟情,就更没道理可言,大概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

    赵香炉翻了翻眼皮,看向他的眼神值得玩味,仿佛是在说,哼,你们男人。

    “我承认,她气质惊艳,绝色动人。但世间的美丽女子不在少数,以前怎么就没见他对身边人动情?”

    即使她心生嫉妒,也不得不承认,顾海棠仪容完美无瑕,如仙子出尘。

    事实上,就连她乔装成男人时,都令不少男子产生性取向的扭曲,更不用提,那副剑圣一笑图早已传遍长安,俘获万千少女芳心,甚至让女帝感到惊艳,常想亲自见剑圣一面。

    任真跟她在金陵相遇时,便痴痴地看着她出神。或许从那时起,他就开始动心了。

    如今她恢复女儿身,跟她朝夕相处,还能坐怀不乱,心如止水,大概只有宫里的公公们,才能轻松做到。

    此时,任真哑然无语,听出赵香炉的弦外之音,是在委婉地埋怨,她自己长得也不差,为何在西陵相处时,就没见他对她动情。

    “这……”他随口搪塞道:“缘,妙不可言。只有在对的时候,才能遇到对的人。我觉得他俩就很般配!”

    赵香炉低头,没再打岔,等他继续说下去。

    “第二点,师尊他敬重强者,唯有实力强大的女子,才能入得了他的眼。”

    他并非信口胡诌,心里的确是这么想的。

    我辛辛苦苦,才变得这么优秀,绝不能随便找个女人将就。她要是娇小柔弱,弱不禁风,以后如何能跟我仗剑同行,纵横江湖!

    “实力?”赵香炉冷哼一声,明显不服,“据我观察,她应该已三十多岁,修为却仅有六境下品,这也算强大?至少我们三人,日后肯定远胜于她!”

    她今年才二十三岁,就即将步入五境,天赋足够惊艳,等到三十岁时,晋升到六境不成问题,故而没把海棠的实力放在眼里。场间的薛沐二人,资质也无需多言,她们前途不可限量。

    任真这下不乐意了,冷笑道:“大言不惭!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哪知晓我师母的厉害!别说三十岁,你这辈子都无法胜过她!”

    他不能容忍,别人在他面前贬低海棠,而且还是以如此愚蠢的方式。要跟海棠比修为?笑话,她可是千百年来唯一的女圣人!

    赵香炉脸色微变,意识到不该当面说这话,但并不认为自己说错了,又见任真出言讽刺,便不想再攀谈,于是淡漠说道:“来日方长,时间会证明一切。”

    说罢,她冷冷瞥了一眼,转身走向远处。

    任真刚对她稍有好感,至少不像以前那样憎恶,这几句话的功夫,印象再次跌回到原点。

    “不错,时间能证明,跟她相比,你算什么东西!”

    他有些恼怒,心道,这三个小女人头顶天才光环,平日里被世俗宠坏了,何止目中无人,简直没胸没脑子。

    真把同样傲娇的沐清梦娶回家,以后的日子肯定没法过了。

    他正这样想着,台上,薛清舞举起剑来,阴恻地道:“擂台之上,死伤自负。想让我叫一声嫂子,那就看你的本事了!”

    她气势汹汹,朝沐清梦刺杀而去。

    死伤自负,这话听着就狠毒。她的言外之意是,如果沐清梦被打成重伤,甚至损坏某些零部件,一年半载内,就无法再顺利嫁入吹水居,成为她的兄嫂。

    也就是说,她要下狠手了。

    任真立即听懂,心意陡然转变。刚才他还对薛清舞极为憎恶,此时却殷切盼着她能获胜,最好真如她所说,将沐清梦狠狠毒打一顿。

    如此一来,纳妾之事就可以拖延,日后再说。

    经过这番闹剧,他已经心烦意乱,哪还有兴趣观摩别人的对战。眼不见为净,他不想再看到这俩狭隘自负的蠢女人,于是转身离开,回到本组的擂台。

    两个时辰后,晌午已过,漫长的小组赛终于结束。

    各组的晋级人选确定下来,这一百三十人,就是本届武试的中榜考生。

    但武试并未就此结束,截至此时,只能确定他们会被朝廷录用,至于上任的州郡和官职等,都要经过后续的比试,根据最终成绩决定。..

    排名越靠前,他们的品秩官位就越高。故而,没人会心满意足,就此放弃比试。

    小组赛之后,接下来就要角逐出三十二强。

    一百三十人,这次被分成十六组,第一组十人,其他组各八人。而这一轮淘汰赛,每组只能有两人晋级。

    经过小组赛的漫长考核,场上的竞争者已很少,而且实力都很强劲,所以在后面采取单场淘汰制,既省时省力,也可以相对保证公平。

    考生进入短暂休息,考官则忙着重新分组。

    很快,对阵名单出炉。

    中央战台,在无数目光的注视下,一位考官拿着名单开始公布。

    “每组的晋级名额都是两个,但第一组有十人,这就意味着,他们要面临的竞争会更激烈。谁被分到第一组,谁的压力就会更大。”

    考生们闻言,心里骤然紧张起来。

    能坚持到现在的,个个都是精英人物,多出两个强劲竞争者,晋级的难度自然就会提升。谁被分到第一组,只能自认倒霉。

    “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商量决定,按照某种规律抽取十人,这样大家就能放心,我们一视同仁,绝非故意针对或刁难被选出的考生。”

    众人一怔,某种规律?

    “莫染衣,卓尔,萧金散,邬道思,薛清舞,范东流,岳钟麒,夏侯霸,崔鸣九。”

    考官依次念出第一组的考生名字。

    众人默默听着,暗暗揣摩着,旋即恍然大悟。

    衣,尔,散,思,舞,流,麒,霸,九。

    缘来如此。

    原来如此!

    那考官微微一顿,最后念道:“第十人,任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