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96章 只是看看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前九位考生的名字里,各有一字是数字的谐音,故而能证明,考官只是按顺序选取,而非刻意针对谁。但这最后一人,为何会是任真?

    “按理说,第十人应是名字带‘十’音的考生。然而,晋级名单里并无此人,只能任意挑选一人补位。”

    任真站在台下,腹诽道,这特么都可以,你们城里人真会玩。我的另一身份是蔡酒诗,诗,十,恰好完美契合数字排列,难道真是缘分所至?

    同组另外九人,他先前分别在不同场合见过,不算陌生。

    渡江北上时,他在江面初遇薛清舞。

    在云遥宗里,他收夏侯霸和崔鸣九为徒。

    在西陵桃山,他向竹林里的卓尔卖过酒。

    京城拍卖会上,他在幕后窥见范东流、萧金散和岳钟麒。

    玲珑宴,他目睹莫染衣展露锋芒。

    最后,也就是昨天,在文试考场上,他结识了邬道思这位大才。

    茫茫人海里,能够相识就已是缘,他又岂能预料到,未来有这么一天,这九个看似没有关联的人,会同时聚在他眼前。

    回顾一路走来的历程,他有些唏嘘,面前的九人却没有那么多情绪,他们警惕地打量着彼此,等候下轮比试开始。

    负责主持本组的考官走来,说道:“你们组有十人,要角逐出两人晋级,可能有些麻烦。这样,我把你们分成五场对决,同时进行,哪一场最后结束,无论结果如何,那两人都会被淘汰。”

    在正常情况下,应该是八晋四,四晋二才对。但是,不可能每届考生的人数都不多不少,恰好符合赛制安排,难免会出现类似情况。

    十人闻言,神情俱是一凛。

    考官特意说明分组依据,并非没有道理,分进第一组确实要倒霉许多。比其他组多出这条规则,就意味着,他们仅靠获胜还不够,必须以最快速度制胜,否则会徒劳无功,同样遭到淘汰。

    “莫染衣对范东流,萧金散对岳钟麒,卓尔对薛清舞,夏侯霸对崔鸣九,任真对邬道思。”

    考官念出对阵次序后,他们的神情再次一变。

    这可真是冤家路窄,狭路相逢。

    莫范两位天才,自幼便是发小,这些年从未停止争斗,京城人尽皆知。不久前,他们还在英雄联盟的战场上酣斗一回,这么快就要进行宿命对决了。

    至于萧金散和岳钟麒,两人原本没有交集,然而那夜在拍卖会上,岳钟麒曾搬出十先生的名头,当众压过萧金散一头。他们当场结下冤隙,想不到,竟会在这关键时刻做了断。

    另外一组,薛清舞占据修为优势,看似能稳胜卓尔,任真却很清楚,卓尔修的不是格物致意,而是发明本心,攻心法门无孔不入,令对手难以招架,这一组对决注定会很激烈。

    而夏侯霸和崔鸣九,更是一对冤家。从云遥宗拜师开始,两人的较劲就开始了。任真易容进京后,他俩的态度出现分歧,已经貌合神离。好不容易撑到这一轮,竟需要在他们之间分出高下。

    相比之下,倒是任真和邬道思这一场,看起来最平淡无奇,也没有那些激斗的迹象和噱头,有些难以预料。

    十人同时走上战台,对立行礼,只等考官令下,便开始一场激战。

    这时候,异变陡生。

    “我认输。”

    一道话音响起,将其他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大家都经历不少战斗,很不容易。只要能再进一步,就将获得更大的荣耀、更光明的仕途,无数美好正在前方等着他们。

    即使是不幸负伤的考生,也不会轻言放弃,宁愿全力一搏,也不抱憾认输,不战而退。

    是谁要拱手让出大好前程?

    在惊诧目光注视下,邬思道面带微笑,举手朝考官示意。

    他不想比了。

    任真怔在那里,盯着神态从容的邬思道,心情复杂,“为何此人总是哗众取宠?看他才华横溢,学识过人,不像是精神错乱的神经病啊……”

    那副淡定的笑容,他始终看不透。

    邬道思出于礼貌,朝任真颔首一笑,征求考官同意后,走下战台。

    为了摆脱被淘汰的命运,五场比试本就需要争分夺秒。这下倒好,比试还没开始,已有一场分出胜负,其他八人顿觉压力再次增大。

    崔鸣九感慨道:“第一组,真是死亡之组……”

    夏侯霸点头,“不战而胜,大师兄的命真好!”

    任真走下战台,追上准备离开的邬道思,问道:“兄台,你能不能给我个认输的理由?”

    反常即为妖,他亲眼目睹了邬道思这两日的反常举止,直觉告诉他,其中必有蹊跷。

    邬道思反问道:“能轻松晋级,这是好事。我认不认输,这对你而言重要么?”

    任真点头,沉声道:“不瞒邬兄,我身份有点特殊,是主考大人的弟子。你突然认输,难免会让外界误以为,你是家师帮我作弊,暗中安排好的托儿。事关家师清誉,我必须要问清楚。”

    这个借口言之有理,邬道思是正人君子,又对吹水侯印象极佳,便不再推脱。

    “说穿了也不复杂。其实,我是文试考生,这次中榜的重点放在文试上,参加武试只是玩玩,适可而止,没必要看得太重。不想比了,认输便是。”

    任真恍然,此时才记起,昨日在宣文殿里,邬道思做的分明是文试卷子。也就是说,他其实是文试考生。

    历年来,朝廷从不限制考生的报名自由,只要精力足够,考生们可以同时参加文武两场朝试。

    只不过,文武双全者极少,再加上儒修在实战中消耗过大,若非境界强大,内力深厚,会比剑修吃力一些,所以同时参加文武两试的人很少。

    邬道思恰恰就是这种人。

    任真微微思忖后,半信半疑,“只是玩玩?武试过程漫长,恐怕不好玩吧?”

    “既是蔡侯高徒,无妨告诉你实情。按武试规则,小组赛过后,榜单就已确定,后面只是名次之争。而所有中榜者,都有机会进那地方修行。”

    说到这里,邬道思一笑,“而我,想进去看看。”

    任真彻底懂了,“文试赢功名,武试进脉泉,邬兄打得好算盘!”

    儒家有十大脉泉,其中仁智二脉,就在皇城之内,为皇家享有。作为奖励,武试中榜者能得到机会,进入其中一脉修行。

    其实,这份奖励也算不上大气。毕竟,只有儒家文人,才能大幅度汲取脉泉灵气,发挥其威力。但武榜中儒生极少,多是兵家修士,他们也只作一瓢饮。

    邬道思笑容不改,轻声道:“只是看看。”

    (希望上天显灵,让盗版看这本书的人丢一百块钱,算作对我的补偿。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