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97章 吊打薛清舞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此时并不懂这句话的用意,打算攀谈下去,多积累些交情,以便日后能将邬道思拉拢到麾下。

    邬道思却心存戒备,没有继续聊天的意思,解释清这件事后,便匆匆离开,令任真有些失望。

    任真回到战台旁,开始观看另外四场对决。

    “京城的年轻一辈里,男子翘楚以莫范二人为首,境界都在五境圆满。至于最强女天才,原本薛沐二人难分伯仲,但刚才那场决斗过后,已经有了定论。”

    在小组赛里,薛沐二人相遇,一番唇枪舌剑后,她们大动肝火,全力一战。最终,有资格当剑圣侍女的薛清舞更胜一筹,凭借剑道领悟,打败沐清梦,捍卫了第一女天才的名头。

    不过,两人差距不算很大,要想重伤沐清梦,是困难的事情。她只是被削掉一缕青丝,再无其它损伤,所以,如果不出意外,女帝赐婚的事已成定局。

    任真注视着战局,心里盘算道:“我所在的第一组,都是青年天才里的佼佼者。大家都在六境以下,我要打败他们,易如反掌。这一轮过后,恐怕就要碰上六境了……”

    对他而言,同龄人根本构不成威胁,他不必放在心上。他真正的对手,皆是要逆势挑战的六境精英,甚至是云榜强者。

    在他想这些事的时候,四场对决几乎同时结束,获胜者分别是范东流、薛清舞、夏侯霸和萧金散。

    范东流获胜,超出大部分人的预料。按京城赌坊开出的赔率,外界普遍看好莫染衣能走得更远,毕竟,在两人的常年交锋中,范东流屡战屡败,几乎从没赢过莫染衣,背负着千年老二的头衔。

    但是这次,也是最关键的一战,范东流竟然赢了,可以说爆出今年盘口最大的冷门。

    前些日子,英雄联盟的团战胜利,给他增加不少信心,让他开始摆脱莫染衣的阴影。在后续团战里,他频繁使用竞拍得的两部剑经,短时间内快速加深领悟,战力提升不小。

    某种程度上说,任真的到来,为他提供了机缘,从而促成他的蜕变。

    莫染衣颜面扫地,无地自容,气得拂袖离去。

    另一场,薛清舞虽然赢了,却神情阴沉,看不出喜悦。战斗的艰辛程度,远远超出她的预期。

    她没把刚入五境的卓尔放在眼里,本以为这会是一场碾压,但卓尔并不像寻常儒生那样,规规矩矩地凝聚本命字,而是席地而坐,专心弹奏一张铁筝。

    筝音宽厚清亮,统统飘进薛清舞识海里,如长江大河,倾泻而入,澎湃着雄浑的气势,令她气血翻滚,随着浪潮起伏不定,产生一种眩晕之感,好几次都快抵挡不住。

    危急关头,她还是靠着更强大的修为和内力,才艰难稳住心神,压制下滔滔筝音的冲击,继而以剑法破开卓尔的法门。

    她虽不愿承认,但心里明白,卓尔的攻心之术太可怕,若是两人境界相同,她并没有足够手段战胜对方。

    儒家的年轻人,战力何时也如此强大了?

    卓尔的铁筝,韩湘子的玉箫,东西二人若能重逢,共奏一曲,必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杀伤力。

    相比之下,其余两场对决乏善可陈,俨然是菜鸡互啄。最终,夏侯霸获胜的速度稍慢一些,纵然获胜,也只能饮恨出局。

    任真站在场下,观看了两名弟子的较量。他们还年轻,目前修为弱是情理之中的事,但其中一些苗头,让他加深了对他们的印象。

    面对自己的师弟,夏侯霸出手狠辣,且急功近利,充斥着不少阴险的小算计,表现跟在云遥宗时如出一辙。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任真清楚,此人注定是个不择手段的小人。

    崔鸣九则截然相反,修炼的剑法路数大开大合,光明坦荡,可惜实战经验明显不足,有些过于呆板,还需要旁人指点纠正。

    “收徒到现在,光想着借崔家扳倒叶家,却一直没指导他修行。作为老师,我是该传他几剑,至少要胜过薛清舞才行!”

    他正想到薛清舞,这时,薛清舞的名字就在耳畔响起。

    “接下来,薛清舞对任真,范东流对萧金散。胜出的两人,即晋级三十二强。”

    考官的话音落下,任真的嘴角扬起。

    老子早就看她不顺眼,平时太忙,终于有功夫吊打她了!

    他跳上战台,站到薛清舞面前,做了个手势,“请!”

    当街对骂,是泼妇才喜欢做的蠢事。他懒得跟她废话,直接干就完事了。

    薛清舞冷哼一声,果然对做蠢事乐此不疲,说道:“没有教养,见到师叔,难道连基本的礼数都不懂?”

    她倒是把辈分记得很清。任真是吹水侯的弟子,她是吹水侯的干妹妹,这么算起来,她确实是任真的师叔。

    任真皱眉,看不惯她的倨傲神态,只好还击,“战台之上,实力为尊。你若被我打败,师叔的称呼就是个笑话。”

    “很好!”薛清舞气极反笑,“既然你自取其辱,那我就替你师尊,好好教你做人!”

    话音未落,她长剑一振,直取任真面门,剑势狠辣逼人,哪有半点跟师侄过招的姿态。

    任真站在原地,眼见她来势汹汹,依然纹丝不动,心中默念一声,六师兄,对不住了。

    剑芒越来越近,行将刺到他的眼眸,这时,他右手猛然扬起,一道巨大剑影凭空而出,裹挟着呼啸气浪,直接将猝不及防的薛清舞,连同她的剑,一道拍飞!

    砰!

    薛清舞倒跌而回,足足踉跄十余步,才稳住身形,一边喘着气,一边望向任真手里那把巨剑。

    “你敢偷袭!”

    刚才有多嚣张,此时就有多狼狈。

    她想不通,那把剑究竟是如何凭空出现的,竟令她毫无察觉,仿佛随他的意念而生。

    任真懒得答话,端详着手中剑。

    此剑并非**,名为天诛。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把剑是很出名的杀人重器。

    朝试考场上,为了不露出破绽,以防有人怀疑他的身份,他不能公然亮出**,哪怕是半片,所以花重金买下此剑。

    它虽稍显笨拙,用来吊打小小薛清舞,足够了。

    (第一次骂人,不太擅长,温和了些,我争取以后学会。起点和QQ阅读同属阅文旗下,是正版渠道,这两处的兄弟们放心,我不是在骂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