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299章 妇人之仁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薛清舞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会毁在她费尽心机得到的剑三之下。

    当初,任真回到云遥宗,一路上她便冷嘲热讽,极尽挖苦之能事,为的是逼他就范,从而乖乖交出剑诀。从那时起,他就对她憎恶无比。

    后来任真进京,在拍卖会上出售剑三,再次目睹她的丑陋嘴脸。事后,她更是上门求剑,非要缠着他当干妹妹,这让他不胜其烦,很想找几个机会教训她一番。

    刚才,她为了跟人争强斗狠,又主动把他的名头搬出来,这令他勃然大怒。积怨爆发,于是,这场较量一开始,就注定了她会落得如此下场。..

    剑三斩杀过后,她的青衫褴褛,手臂上,面颊上,到处都剑伤弥补,鲜血淋漓,引以为傲的清秀眉目,此时已模糊不清,分外狰狞。

    任真辣手摧花,她的容貌就这样毁了。京城的神医虽不少,却不知能否帮她疗伤修复。

    任真收剑,转身走向台下,嘴里淡淡道:“强极则辱,这是给你的教训。等你哪天明悟,何为知雄守雌,我会传你一部天下溪神剑,算作补偿。”

    她诚然很可恶,毕竟是六师兄的亲妹妹,如此出手或许狠了一些,所以,他最后给她留下悔过的机会。

    话虽如此,他并不后悔,觉得出了这口恶气,心里很痛快。

    望着他的背影,面目全非的她忽然笑起来,如厉鬼可怖,“教训?等着吧,你们会死得很惨!”

    台下,夏侯霸迎上前,对任真说道:“恭喜大师兄,此战获胜,你已经顺利晋级三十二强了!”

    任真敷衍一笑,漫不经心地看着崔鸣九,“这一剑,你可满意?”

    崔鸣九正色道:“此剑变幻多端,玄妙无穷,不愧是咱们师尊的绝学。不过有一点,我认为大师兄做得不对。”

    任真有点意外,“你说。”

    崔鸣九无视夏侯霸使的眼色,诚实答道:“论辈分,薛清舞确实比咱们高一些。师兄分出胜负即可,最后又补那一剑,毁其容貌,未免太狠毒。”

    夏侯霸脸色微变,心里骂道,你懂个屁,无毒不丈夫,再说这算什么狠毒。

    任真若有所思,解释道:“以德报怨,往往只会滋长对方的丑恶气焰。薛清舞行事太张狂,让她遭受打击,不是坏事。当然,难得你能有仁慈之心。”

    崔鸣九岂会不知她的嚣张,继续争辩道:“可是,她跟六师伯是亲兄妹,你伤了她,即使咱们老师不说什么,恐怕也会得罪薛家。”

    “你不了解六先生,”任真不想再争论,转而反问道:“师弟,如果你的亲朋飞扬跋扈,鲜仁寡德,甚至想加害于你,难道你会碍于交情,纵容她作恶不成?”

    崔鸣九看出他的不悦,笑道:“师兄不必动怒,我只是随便说说。薛清舞确实欠揍,你教训她也是应该的。”

    任真明白,他心服口不服,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暗中感慨,此人还是太年轻,有点妇人之仁。

    三人交谈的功夫,另一组对决结束,范东流轻松战胜萧金散,获得另一个晋级名额。

    他走下战台,来到任真三人面前,拱手行礼,“任兄,接下来咱们就要并肩作战了。”

    任真还礼,笑道:“能够同组晋级,便是不小的缘分,咱们要互相关照才是。”

    官场上人脉错综复杂,很多人会建立起关系团体,其中最常见的情况便是,以他们入仕时的主考座师为核心,其他同届门生聚拢在一起,念及同学情分,互相照应。

    所以,两人的寒暄再正常不过。

    任真存心想拉拢范东流,收为己用,于是说道:“按理说,咱们之间还有场比试,确定先后名次。范兄的风采令我折服,这一场就不必了,我甘拜下风,只求日后能多多提携小弟。”

    排名越靠前,后面的对阵就越有利,范东流听得出,任真是在卖人情,有结交之意,连忙说道:“任兄抬举,用得着范某的地方,尽管开口便是。”

    于是,第一组就此确定,范东流第一,任真第二,两人联袂晋级。

    约半个时辰后,所有小组的比试就结束,三十二强出炉。

    人数又少了一半,接下来将不再分组竞争,所有晋级者都聚到同一战台前,听考官念到谁,谁就登台出战,胜者晋级,败者淘汰。

    任真站在人群后方,正环顾四周,这时范东流说道:“除了咱俩,其他人都是六境修为,也比咱们年长。看这情形,咱们只能止步三十二强了。”

    他脸上浮出一抹不甘之意。

    任真看在眼里,鼓励道:“没事,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以范兄的天赋,晋入六境指日可待,待到而立之年,冲击第七境都大有希望,又何必在意一时长短?”

    范东流点头,心里微松,暗道:“此人倒是看得开,没把名次放在心上。”

    他自然不知道,主考官大人只是凑凑热闹,更不知道的是,任真没有失望,并不认为自己会输给普通六境。

    高台上,考官念道:“下一场,任真对阵崔鸣人。”

    任真不由一怔,这名字耳熟啊,他依稀记得,崔鸣九的哥哥似乎就叫崔鸣人。

    他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崔鸣九,两人视线正好相交,崔鸣九苦笑点头,证实了他的猜测。

    “以前他曾说过,家主崔茂精明老辣,把两个儿子当成筹码,分别押在儒家和剑道两边,稳赚不赔。两兄弟殊途同归,在各自领域努力表现,都是为了争取家主之位。”

    任真回想起崔鸣九的倾诉,忽然觉得肩头的担子变重。

    “崔鸣人是儒修,拜在七先生门下,若按常理,他只需参加文试即可,不必报名武试。我猜,他应该知道,崔鸣九跟我交往甚密,怕我这主考暗中偏袒,故意让他落榜吧?”

    无论文武,大朝试都是必争之地,崔氏二子断然不会放弃这个表现良机。但文试考题没有标准答案,很容易受阅卷考官的偏好影响,任真要想坑崔鸣人一把,简直易如反掌。

    武试则不同,比拼的是拳脚功夫,谁胜谁负,一目了然。只要崔鸣人实力够强,即使身为主考官,任真也无法判定他的成绩无效。

    所以,他选择文武同试,显然是在提防任真做手脚。

    “崔鸣九没能晋级,他哥却脱颖而出,两人高下已分。即使我打赢崔鸣人,让他止步于此,也还是于事无补。早知如此,我就该安排一下。”

    自从叶家覆灭,粮食霸盘平息,这些日子,他忙得焦头烂额,的确没对崔家的事太上心,疏忽了崔鸣人进京这一茬。

    但是,崔鸣九是一定要保的,毕竟争的是天下第一豪商的家业,任真怎会不动心。有首富当靠山,以后在很多关键问题上,他都不用再束手束脚,没钱可花。

    他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没有别的办法可选。

    “小崔,我这都是为你好,别怪我心狠手辣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