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00章 战鸣人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崔鸣人走上台,手里捏着一支笔管。

    这支笔并非兵家常用的判官笔,而是样式再普通不过的毛笔。但它极其巨大,光笔管就有半人之高,前端垂下雪白的羊毫,宛如仙人银发,无风自动。

    这是它的法器,名为神仙笔。

    儒修不擅近战,本命字固然强大,但太消耗内力,更关键的是需要凝聚时间,无法像真刀实剑一样,信手拈来,随意挥舞。所以,他们通常也会炼化趁手的法器,以文房四宝为主,配合浩然气作战。

    提笔可写锦绣文章,也可挥洒真气杀人退敌。

    崔鸣人盯着负手登台的任真,目光淡漠,透着一丝杀意。

    “我看过你刚才的决斗,别藏了,我知道你有凭空出剑的小伎俩。”

    被一语道破手段,任真也不意外,问道:“你是崔鸣九的兄长?”

    崔鸣人答道:“要不然,我才不愿去看一个五境弱者的比试。”

    这句话里蔑意尽显,任真却从中听出更深的意味。

    看来,崔鸣人已经知晓弟弟和吹水居的来往,所以,他才对吹水侯首徒格外关注。只是,这份关注又有何意义?他想干什么?

    任真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这时,崔鸣人的话音再度响起,却不是从外界传来,而是以神念传递到任真耳畔,显然不想让别人听到。

    “这几个月,我不在京城,却不代表无法掌握这里的状况。我弟弟是怎样的人,我再清楚不过,吹水侯的手段,我也有耳闻。你们想利用他,干预崔家的买卖,真以为能瞒过所有人?”

    任真眼眸微眯,以神念回复道:“我师尊不仅没利用你弟弟,牟取任何私利,而且还替崔家解了霸盘危局,有利无害。你想兴师问罪,未免太牵强了。”

    崔鸣人脸色渐冷。

    任真继续说道:“你选择文武同试,就说明你在忌惮我师尊。说白了,你并不在意崔家的买卖,在意的是我们支持崔鸣九,帮他争夺崔家产业。”

    崔鸣人沉默片刻,答道:“不错。吹水侯的身份和实力,北唐人尽皆知。他若是站出来表态,以手中权柄威逼利诱,我父亲为了大局,很难拒绝合作。所以,你们会坏我的大事。”

    任真有恃无恐,嘲弄道:“你说得全对,又能如何?”

    他想支持谁,是他的自由,即使崔鸣人心有不甘,又能怎样?难道他还能去刺杀吹水侯不成?

    崔鸣人攥着拳头,嘴角肌肉剧烈抽搐,“蔡酒诗有眼无珠!我弟弟是怎样的人,你们应该看得清楚,他有何德何能,值得你们支持信赖!跟我相比,他就是扶不上墙的一滩烂泥!”

    任真闻言,侧首望向台下的崔鸣九,对方也一直在看着他。

    跟在场其他人一样,崔鸣九明白,这两人站在台上纹丝不动,必然是在以神念交流。

    他虽不清楚,他们在谈论什么,看到任真复杂的眼神后,他还是报以微笑,对这位很少接触的大师兄充满信任。

    如果真有歹意,刚才又何必煞费苦心,隔空传授他剑诀?

    从他的真诚笑容里,任真想出一些答案,“你弟弟没有太强的争斗之心,或许在他眼里,你最重要的身份是哥哥,而非对手。至少他不会恼羞成怒,在外人面前,骂你是一滩烂泥。”

    他想通了,他最看重崔鸣九的一点,是心性。无奸不商,他见过听过不少奸诈小人,为了牟取暴利而不择手段,置他人死活于不顾。商场尔虞我诈,最缺乏的恰恰是崔鸣九的仁义之心。

    这样的商人,或许赚不了大钱,但赚的每一文都是干净钱。跟他合伙,任真会放心托付,不用提防他会暗中耍诈,坑害自己。

    崔鸣人眉尖一挑,额头青筋若隐若现,显然怒意愈炽。

    “这只是你的愚蠢看法,而非吹水侯的态度,并没有意义。你刚才嘲笑我,又能如何,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我会当众废掉你,然后再负荆请罪,上门拜吹水侯为师,偿还给他一个更厉害的弟子!”

    他的眸光冷冽,如同利刃出鞘,让人不寒而栗。

    任真哑然一笑,“就凭你?”

    他明白了,崔鸣人是想拿自己当垫脚石,证明他的强大实力,以此博取吹水侯的赏识,从而釜底抽薪,把崔鸣九最大的倚仗夺走。

    想法很美好,可惜是痴人说梦。

    崔鸣人抬起神仙笔,面带狞笑,嗓音阴恻,“你应该感谢我,给你一个死得瞑目的理由。”

    台下众人听见这话,明白这俩人的谈判破裂了,接下来,势必会是一场殊死搏斗。

    崔鸣九站在台下,眉关紧锁,心里陷入煎熬。

    一方是他的兄长,另一方是他的师兄,手心手背都是肉,稍后拼命起来,他究竟该支持谁获胜?

    这时候,他的脑海里响起一道温和话音,“不必烦躁,你只管清心凝神,盯着我的剑,我要教你的第二剑,叫快雪。”

    崔鸣九心头骤凛,在这种生死关头,任真竟然淡定若素,还在想着传他剑诀!

    要知道,不同于五境上品的薛清舞,崔鸣人可是货真价实的六境下品,各方面实力都非薛清舞能比,任真还敢如此托大,难道他不知道隔境如隔山吗!

    任真手腕一抖,天诛剑显现出来,青色真元流溢其上。

    “剑四快雪,此剑代表着速度的极致,不仅包涵极致的快,还有极致的慢。你要明白,在人的意识感知里,快和慢是相对的。一直很慢,提速少许,就成了快。一直很快,忽然减速,这就是慢。”

    说着,他左脚轻轻迈出,动作明明迟缓,但当脚尖落在地面时,整个人已跨过战台,倏忽降临在崔鸣人面前。

    咫尺即天涯。

    “好快!”

    崔鸣人悚然大惊,下意识向后倒退,同时挥出神仙笔,磅礴真元从雪白笔锋处喷出,如一座巍峨大山,凌空朝任真压来。

    任真不闪不避,神念一动,剑身上的真元竟然燃烧起来。他挥舞重剑,只在刹那间,便幻化出道道火影,疾速迎向神仙笔。

    眼看就要碰到那团精纯真元,无数剑火瞬间又慢下来,缓缓向前推移,就像是一名练拳的老者,专注蓄势,沉稳而浑厚。

    跟刚才的极速化虚相比,这又太慢了。

    “快则凌厉,慢则厚重,快慢之间,游刃有余,才能灵动自如。剑四的精髓,不在于纯粹的快和慢,而是寻求节奏变化,在不同情境下,采取最适宜的速度。如此,对手便无所适从,难以预判你的下一步。”

    说话功夫,火影跟笔锋在半空相遇。

    崔鸣人身为六境,深厚内力毋庸置疑,然而,它却没能碾压道道虚火,双方势均力敌,碰撞然后消散,竟是打了个平手。

    若非任真只有五境,存在境界差距,这一招他便已败了。

    他吐出一口浊气,惊魂甫定,这时,任真踏出第二步。

    依然慢慢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