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01章 失手?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崔鸣人眼眸骤缩,流露出惧意,本能地往后退。

    儒家法门的优点是真力浑厚,浩荡恢宏,缺点是防御不足,畏惧贴身缠斗,这些特征天下人皆知。蛇打七寸,近身消耗是对付儒修的公认策略,尤其是兵家修士,最得心应手。

    眼见任真逼近,崔鸣人真的怕了。

    他虽有六境修为,也只有正面碰撞时,才能全部施展出来。一旦对手闪转腾挪,避实就虚,即使他的内力占据上风,找不到发力点,便于事无补。看任真的表现,显然明白这一点。

    “这小子很精明,现在用出的剑法,跟对战薛清舞时截然不同,时快时慢,飘忽不定,让我无法硬拼真力。我最怕身手敏捷的敌人,他的步伐太快了……”

    他意识到,任真选择剑四快雪,是刻意针对他的弱点。

    他还没避开距离,任真的剑便劈空斩落下来,看似不温不火,没有挟带多大气势,但他能感知到,这寂静一剑蕴藏着惊人的杀意。

    他举起神仙笔,正准备隔挡,忽然间,任真左手一扭,剑锋调整方向,主动劈空,落在崔鸣人身侧。

    崔鸣人一怔,还没弄清状况,这时,剑锋陡然转回,自下往上又挑了回来,速度依然不快,斜斩他的脖颈。

    反观任真的身形,歪歪扭扭,重心摇摆不定,一伏一起,颇像是喝醉酒一般,率性随意,让人无法预测。

    而在崔鸣九识海里,任真的话音从未停止,一边攻击对方,一边详细讲解示范。

    “如果你无法理解,如何在快慢之间变换,灵动自如,不妨想想酒醉时的感觉。举手投足,即兴而起,时而畅快疾行,时而缓步蹒跚,都非刻意而为。”

    这时候,任真厮缠在崔鸣人身畔,剑锋四处游走不定,随兴致变换节奏,每一剑都可能刺中崔鸣人,让他不得不招架,却都以诡异角度侧开,令他虚惊一场。

    任真颠颠倒倒,似乎真的醉了。

    崔鸣人急得满头大汗,空有一身内力,无法施展出来,更难以摆脱任真的鬼魅纠缠,始终被罩在铁剑的锋芒之下。

    “师弟,我刚才看过你的比试,发现你的问题在于,出剑姿势呆板僵滞,太拘泥于固定招数,不懂得灵活变通。形势瞬息万变,你要及时调整,没必要非得……”

    话音未落,他手中剑锋陡然一转,疾速斩杀出去,招式之凌厉,远远超出他刚才所有的表现。

    嗖!

    不止是崔鸣人,围观人群都已习惯他的颠倒踉跄,对这一剑始料未及。

    他们只觉瞳孔里寒光一闪,如雷电划过,然后便看到,那道剑芒斩落在崔鸣人身上。

    嗤……

    血花从他身上溅出,准确地说,是从面部。

    这一剑恰好刺中他的双眼。

    他竟被刺瞎了!

    全场一片哗然。

    谁能想到,崔鸣人作为六境强者,竟会被一名五境重创成这种地步!

    人们望着台上的任真,震撼无语。虽然早就看出,他完全不落下风,但大家还是不敢相信,这场对决会以如此惊人的方式收场。

    崔鸣人跪倒在地,眼眶里鲜血狂涌,划破面颊。他痛苦地嘶嚎着,宛如一头踩到捕猎夹的狮子,嗓音凄厉而绝望。

    “不可能!我怎么会……瞎了!”

    他伸手在地上摸索,想找到那支神仙笔,却徒劳无功,双手按进那滩鲜血里,场面令人心悸。

    任真见状,眉头微微皱起,表情复杂,“我这招剑法随心所欲,率性而为,事先无法预判落点。虽然你想取我性命,但我真没打算刺瞎你的双眼。”

    这般解释,不知某人是否会相信。

    崔鸣九火速冲上台,神色悲痛,试图搀扶起哥哥,“哥你别害怕,我是老二。”

    未料想,崔鸣人用力将他推倒在地,歪着脑袋吼道:“滚!你这吃里扒外的废物,肯定早就盼着这一天!现在你满意了?”

    他血流满面,表情异常狰狞。

    崔鸣九闻言,热泪夺眶而出,“哥,咱不争了,我回去告诉父亲,由你来当家主!”

    “别装了!”崔鸣人冷哼一声,笑容阴森可怖,“我虽然眼睛看不见,但心里不糊涂,你一定在嘲笑我,蔑视我,对不对?收起你的虚仁假义,赶紧滚!”

    崔鸣九欲辩无言,站起身擦掉眼泪,转头冷冷盯着任真。

    任真耸了耸肩,无奈地道:“你知道,我刚才一直在跟你说话,一心二用,难免会失去分寸。我也跟你解释过,这一剑……”

    崔鸣九不愿听他解释,决然走下战台。

    任真叹了口气,望着崔鸣九愤然离去的背影,无可奈何。

    “你把他当亲哥哥对待,他眼里又何曾有手足亲情?豪族内部的争斗,从来冷酷无情,只认权和利,崔鸣九,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否则,以你的柔软心肠,迟早会栽在你哥手里。”

    这些心里话,他当然不能说出来,让崔鸣九记恨他一辈子。但事实就是如此,只要能保护这个善良的徒弟,他不介意在恶人身上做一次恶事。

    任真没有看崔鸣人,淡漠说道:“虽然我并非故意伤你,但你想杀我,拿我的性命晋身,我出手惩罚你,便不算过错。这是你的报应。”

    他从崔鸣人身边走过。

    “功名利禄,皆是过眼烟云。眼不见为净,希望你能回去踏实过日子,多一些良心和亲情,少一些虚妄的贪念。”

    说罢,他走下战台。

    这场比试就此结束,任真晋级十六强。

    崔家的家主之争,似乎也尘埃落定。

    但任真的心情并不平静,找个僻静地方坐下,没再理会其他比试。

    “过程重要,还是结果重要?如果我没有刺瞎他,让他继续跟崔鸣九争下去,对崔家乃至北唐来说,是好还是坏?到时再去杀他,还有意义吗?”

    他心里想着这些,摇了摇头,自嘲一笑,“何必在意无谓的对错。对更多人有利,就是对的。但愿他以后能理解,少一些妇人之仁。”

    不过,他转念又想,崔鸣人咎由自取,自己对薛清舞的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像她那么丑陋可恶的女人,不狠狠教训一顿,真是说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