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02章 难以逾越的山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十六强争夺战异常激烈。除了五境的范东流被轻松淘汰外,剩余场次俱是六境之间的较量,打得难分难解。总共只有十六场,用时却比上一轮还多。

    激战结束后,晋级的十六人被请到战台上,并排成一列,面向观众,气势极为雄壮。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要数站在最末端的任真无疑。

    论境界,他是十六强里唯一的五境武修,其他人都晋入六境,而且排在云榜百强以内,毫无疑问,他看起来是最弱的那个。

    然而,又不能说他是凭运气,侥幸撑到现在,毕竟在上一轮,他不仅战胜了六境的崔鸣人,甚至将其刺瞎双眸,场面非常血腥,给众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武试进行到现在,关注的焦点都落在他身上。

    台下观众们有些期待,任真还能否更进一步,创下五境进八强的朝试神话,台上其他人则跃跃欲试,将他视作嘴边肥肉,期望接下来能跟他对决。

    柿子要挑软的捏,跟其他对手相比,他们战胜任真的信心强大太多。

    面对那些炽热的目光,任真熟视无睹,自然清楚他们各自的想法。站在这里,固然很风光,但截至目前为止,他并不认为,参加这趟武试有所收获。

    “薛清舞、崔鸣人,我在这种货色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如果自由选择,我宁愿早早遇上王桀之流,恶战一场,哪怕惨败出局,也比现在更有意义。”

    他不在乎名次,想要的是在跟强者碰撞过程中,能启发出新的东西,帮他实现质的飞跃。

    五境知命,是修行最大的坎,并非一味吸纳真元,就能轻松越过这道坎,进入下一层境界。知其本命,唯有跟本命物高度融合,人剑合一,才算是真正的知命。

    “海棠是重新修行,已经拥有充足的经验,快速破境不在话下。我没有她那样的资本,初次修行,就得脚踏实地,稳扎稳打,才能为后五境奠定坚实根基。”

    他有自知之明,明白天赋无法取代磨炼,挫折和考验是修行过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所以,他才会站到这里。

    主持考官站在战台一侧,手里拿着签表,说道:“本轮第一场,任真对阵洛守城。”

    此言一出,人群顿时嘈杂起来。不少人望着任真,眼神里透出惋惜之情,仿佛是在说,可惜你到此为止了。

    任真闻言,心头同样一震,洛守城,终于碰上劲敌了么!

    颍川洛守城,六境上品,排在云榜第十三位,是在场最强大的三人之一。他刀法精绝,以破云刀纵横江湖,杀人无数,据传其战力已超越修为本身。

    这下任真遇到大麻烦了。

    众目睽睽下,洛守城头戴斗笠,走出队列。他双臂交叉在胸前,抱着那柄威名赫赫的破云刀,一股无形威势散发出来,让人莫名敬畏。

    任真走到前方,眼眸微眯,打量着沉默的洛守城,心里思忖,此人暗藏刀意,一旦爆发出来,必定非同凡响。面对这种老江湖,万万大意不得。

    这时,只听考官又说道:“这里毕竟是大朝试,而非血雨江湖,重在替朝廷遴选人才。洛守城,你的对手还年轻,点到即止,没必要伤人性命。”

    他显然在担心任真,不想看到他的性命断送在洛守城手里。

    洛守城没有说话,抻了抻斗笠。

    这斗笠遮挡视线,有些碍事,然而,一路比试下来,甚至无人能逼他摘掉它,露出真面目。

    任真表情凝重,抬手召出天诛剑,行礼说道:“请。”

    他脚下健步如飞,冲刺向洛守城,长剑被他拖在地面上,蓄势凝力,随着疾速奔跑,一路摩擦出剧烈的火花。

    “来战!”

    任真大喝一声,决战就此爆发。

    他双手握剑,猛力向上撩动,炽热铁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圆弧,倾斜着斩向洛守城,轨迹格外诡异。

    血月当空。

    这是他梦游春秋时学会的一招,演变自西楚大力戟法,同时也是他跟剑狂裴寂对决所用的第一招,可谓威力无穷。

    痴狂一战时,两人事先约定,不拼境界内力,只比剑道造诣,故而斗得难分难解。但现在,他面对的是毫无约束的洛守城,这一剑还能奏效么?

    眼见剑势呼啸而来,洛守城反应敏捷,脚尖轻点,身躯灵活斜向另一方,以恰到好处的角度,避开任真的鬼魅一剑。

    跟六境的崔鸣人不同,他自幼练刀,饱经江湖死斗暗杀,身手极其矫健,显然不存在同样的弱点。

    他的意图并不限于躲避,这时候,他举起破云刀,却没有拔出鞘,直接以宽大刀身砸向天诛剑。

    任真意识到什么,想临时撤剑,哪还来得及。

    砰!

    刀剑正面碰撞,隔着刀鞘,一股霸道刀意澎湃而出,浑厚力道滔滔不绝,倾泻在天诛剑上,将任真连人带剑震飞出去。

    咚咚咚,任真连连倒退十几步,艰难站稳身形。那柄天诛剑撑在地上,剧烈嗡鸣颤动着,仿佛快要崩裂开来。

    任真的手也在颤抖,甚至有些麻木,感觉不到疼痛。他没有留意到,右手虎口已震裂出血。

    不愧是云榜强者,无须拔刀,只凭刀意,就足以正面瓦解剑招。

    “这就是境界差距么……”

    任真震惊不已。赴北以来,他连风云强者都见过不少,但真正跟对方交手,承受强大的内力,这还是第一次。

    此时,他深深体会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再精妙的招式也会显得华而不实,徒有虚表。

    这一剑并没输在招式,而是力量。

    他紧紧攥住剑柄,振作起精神。他不相信,洛守城就是那座他无法逾越的山。

    洛守城站在原地,轻咦一声。

    素来缄默寡言的他,很罕见地主动开口,这足以体现出他对任真的认可。

    他的嗓音刺耳,像是寒夜里嘶鸣的北风,“你确定用这把剑?”

    任真一怔,暗道,你果然看出来了。

    他没有答话,继续按剑向前。

    这时,洛守城又说道:“别浪费时间,直接用那两剑吧。”

    在他眼里,只有剑圣的两剑绝学,能令他感兴趣,其他招数都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