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04章 将心合一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一脸懵逼,怀疑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主人对本命物拥有强大的感知力,两者气机相连,这就是我能感知你心意的原因。反过来,本命物却无法驾驭主人,所以,你无法感应到我。”

    “主人?”任真一怔,“开什么玩笑?哪有把人当成本命物的?我又不是东西!”

    话音刚落,他猛然醒悟过来,那夜遭遇袁猫首拦截过后,海棠确实曾说起,她的本命物不是东西。原来竟是这个意思!

    虽然真相太惊世骇俗,令人难以置信,他还是迅速相信了。以前藏在他心里的许多谜团,由此同时解开。

    两人重逢时,正赶上他被梅老阁主截杀,危难之际,她火速赶来救援。当时他就疑惑,她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准确位置,能及时赶到现场。

    现在,真相水落石出。她当时就在斜谷附近,自己作为她的本命物,体内遭受重创,她必然能感应到气机变化,寻踪而至。

    这同样也能解释,为何当他跟袁猫首碰面时,海棠匆匆赶去救援,恰好在途中激发出破境契机。

    原来,那时候她心系他的安危,对本命的感知**和力度达到极点,急于赶到他身边,才促成了可遇不可求的良机。

    至于他以前最好奇的一点,为何不见她召出本命修行,却晋入六境,就更显而易见了。

    难怪她经常想跟着他出门,难怪她会在破境关头找他喝酒,难怪她在他面前说话越来越多。

    陪伴,就是她人生莫大的修行。

    不仅是她的性情变了,她的宿命也变了。

    一切豁然开朗。

    任真此时好奇心太重,甚至没功夫去考虑,自己的心意是否早被她窥到,急切问道:“咱们南北相隔,遥遥万里,你当初知命时,怎么可能会把我……炼化?”

    这是最关键的问题所在。..

    众所周知,炼化本命方能破境。他踏入五境,便是在斜谷铸剑、**出世后。海棠又是如何在分隔异地的情况下,成功破境知命?

    海棠说道:“来不及解释了!”

    任真刚抬头,便见洛守城已然杀来,那把破云刀呼啸而至,瞬间离他的面门近在咫尺!

    电光火石间,他来不及思考,不顾一切地将身躯抛向后方,狠狠跌了出去。

    嗤地一声,锋锐刀罡在他脸颊上划出一道血痕,更削掉他鬓角的那缕长发。他摔倒在地,拄着天诛剑爬起来,痛得咧了咧嘴,显得很狼狈。

    他只顾着关心跟海棠的人生大事,高估了洛守城的耐心。

    洛守城目光冷漠,“没本事再战,就乖乖滚下台,何必强撑颜面,在这里丢人现眼!”

    他以为,任真嘴上答应再战,却站在那里发呆,是色厉内荏的缘故。他并不知道,正是刚才那一刻,令这场决战出现了转折点。

    任真闻言,攥紧剑柄,在心底说道:“你先安静一会儿,等我回家再说。”

    海棠冷笑道:“你好歹是我的本命,就算你脸皮厚,我也丢不起面子。我来帮你打赢他!”

    任真愣住,“你怎么帮?”

    “闭上你的眼睛,摒除其他杂念,脑海里只想着我,不要试图控制身体。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任真猜到她的意图,不禁哑然无语。这算什么,让我变成你的傀儡,托管挂机躺赢?

    虽然不甘心,他还是遵照她的吩咐,紧闭着双眼,神情平静祥和,仿佛在森林里呼吸新鲜空气一般,忘记自己置身险境之中。

    而脑海里,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渐渐明晰。

    两人的意念,就此合一。

    洛守城看在眼里,还以为任真已经绝望,正准备让他认输,这时,只见他毫无征兆地弹射而出,僵直的身躯像是离弦之箭,凌厉而决绝。

    洛守城脸色一僵,隐隐感觉古怪,却又说不出问题所在,于是横刀胸前,等候任真来攻。

    任真平掠向前,完全颠覆人体发力的常理,似乎要笔直撞向洛守城,然而,在行将逼近的某一刻,他又陡然冲上高空,强行来了个九十度大拐弯。

    “喂喂,你在干什么?”

    任真闭着眼,听到下方人群的惊呼,意识到正在发生匪夷所思的事情,心里忐忑不安,害怕海棠把他的身体给玩坏了。

    “初次尝试,控制起来不太顺手。”

    任真险些晕倒,我勒个去,你这是要毁号坑爹的节奏啊!

    他正打算吐槽,这时,一股异常强大的力量从他丹田处涌出,迅速凝聚到他手中的天诛剑上,蓄势待发。

    “这是六境真力!”

    他脸色微变,感知着体内的精彩变化,终于明白海棠的信心来源。

    当武修实现人剑合一时,便可隔空实现真力转移,发起完美攻击,这也是知命境的最强状态。换到这两人身上,同样能行得通。他们实现心意合一时,也能配合产生类似的效果。

    简言之,任真现在能调动的修为,已经不是五境了。

    “集中意念,千万别分心!”

    海棠厉声警告,打断他的联翩浮想,这让他顿时醒悟,要达成人剑合一的状态,绝非易事。这样强行抽走真力,远距离跟他交融,势必会对她自身造成不小的损伤。

    疾风呼啸。

    任真居高临下,擎起天诛剑。

    一股磅礴剑意从锋芒间荡出,气势恢宏,如海面的滔天巨浪,攀升到最高点,虽然还没拍打下来,浩荡威势却足以令海上的所有生灵震颤。

    天地隐隐变色。

    这正是孤独九剑的最强一剑,孤独。

    任真既想求胜,她便不惜代价,直接动用杀招。

    这是真正的不再孤独。

    上次在斜谷外,两人合使剑一,虽然没能像现在这样,完成心意合一,爆发的威力却七境的梅煜砸进地里。

    眼前面对的洛守城,尚未迈进七境,这一剑下去,胜负应该毫无悬念。

    任真嘴噙笑容,戏谑地道:“夫人,一言不合就出杀招,你可真是乱来!”

    咳嗽声忽然在心间响起。

    他笑容骤散。

    这一剑的代价,原来很大。

    他凝聚心神,前所未有地、认真地想念着她,挥剑斩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