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05章 两败俱伤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洛守城望着任真,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他能清晰感知到,这一剑的威力远远超出任真先前的表现,更非五境修为能施展得出来。在浩荡威势压迫下,他开始躁动不安,不明白为何在对方身上发生如此剧变。

    他持刀后退。然而,只要在战台范围内,无论躲在哪里,这一剑都能斩击到他身上。一旦他离开战台,就等于主动认输,臣服在这一剑下。

    于是他停下脚步,双手紧握刀柄,用力一咬牙,眼眸里浮出决绝意味。

    “我虽然不知,你刚才为何故意藏拙,就凭这一剑,还不足以从我面前全身而退!”

    他怒吼一声,腾空而起,全力挥舞起破云刀,强横真力爆发出来,竟搅出一道狂暴的气浪,急剧切割着空气,如苍龙吟啸,凌空直上,绞杀向任真。

    “龙狩!”

    他使出压箱底的一刀,再加上六境的雄厚内力,要强势破开任真这一剑。

    这时候,任真的剑劈落下来。粗大的剑气滔滔不绝,似蓄势已久的惊涛骇浪,倾泻而下,砸在龙狩刀卷上,迸发出排山倒海般的声势。

    一刀一剑,在半空中交锋。

    真力碰撞产生剧烈波动,虚空都在颤抖。

    两者掀起道道狂潮,波澜壮阔,使得风云色变。

    甚至,有雷电若隐若现。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上林苑外,一批护卫皇城的黑衣人现身,感知到这两股强大力量的交锋,还以为是有七境强者突然闯入,开始严阵戒备。

    这些人哪想到,这么大的动静,是由两名考生弄出。更夸张的是,其中一位当事人只有五境。

    在战台一侧,王桀负手而立,凝视着虚空两人的身影,目光闪烁,喟叹道“能打成这种地步,无论结果如何,洛守城都输了。”

    的确,尊为云榜强者,却被一名五境逼出最强刀法,即使洛守城赢了,也毫无光彩可言,只能衬托出对手的强大。

    王桀身后,同居云榜的司马冬梅闻言,盯着狂暴剑气内的那道身影,邪魅一笑。

    “你错了。即使论结果,洛守城也没有赢。”

    话音落时,空中二人皆遭受震撼冲击,跌落回地上。

    众人的视线迅速移过去,只见他们的位置相隔甚远。洛守城被震飞到战台下方,而任真,则飘落回战台。

    结果不言而明。

    任真胜了。

    人群先是沉寂,片刻后,涌起潮水般的惊叹声。

    若非亲眼所见,谁敢相信,五境下品的任真,竟能上演惊天逆转,战胜六境上品的洛守城!

    要知道,这可是隔了将近两层境界啊!

    这一战,必将载入史册,成为大朝试历史上的经典传奇。

    他们自然不知道,洛守城输得不冤。连七境的梅煜都败在这一剑下,何况区区一个六境。

    有道是,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司马冬梅见状,瞥了王桀一眼,嘴角微挑,“怎样,我没说错吧?毕竟那小家伙儿曾是剑圣首徒,洛守城太低估这块招牌了。”

    他把此战获胜的关键,归功于精妙的剑圣绝学,并未意识到,那股不被察觉的六境真力才是最重要因素。

    王桀眼神微惘,没有接过他的话茬,而是指向地面某处。

    “你看。”

    司马冬梅望去,目光狠狠一颤,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在洛守城身后不远处,那柄著名的破云刀分落两处。它竟然被一剑斩断了!

    “一刀两断,那可是他的本命啊……”

    司马冬梅表情复杂,看向口吐鲜血的洛守城,替他感到心疼。连本命刀都被斩断,他败得如此惨烈,造成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本命被毁,不仅意味着实力暴跌,一落千丈,对武修来说,更是天大的耻辱。尤其还是被弱者逆袭毁掉,恐怕他这辈子都难以摆脱阴影。

    王桀说道“相比之下,那把剑被毁,就算不了什么。司马兄应该看得出,它并不是任真的本命。”

    司马冬梅盯着任真的身影,有些失神,似乎在自言自语,“换作是咱们,能接下这一剑么……”

    王桀显然听到了,沉默一会儿,答道“他无法再使第二剑。”

    这一剑恐怖如斯,耗尽任顾二人的真力。况且,海棠隔着很远距离操控,不像普通联手那么简单,能打败洛守城,已然太过吃力,绝对无法连使两次。

    司马冬梅沉默不言。他是聪明人,见王桀没有正面回答,便意识到,这位北境之王也没把握匹敌,只是嘴硬不肯承认罢了。

    他又权衡自身实力,认真思索片刻,觉得没把握必定获胜,于是摇了摇头。

    “跟五境打平手,也很没面子啊!”

    事实很快证明,他想多了。

    任真没有给他战平的机会,从地上爬起来,朝远处的洛守城真诚一揖,然后对场外的考官说道“晚辈内力枯竭,再无法参试,只能弃考认负。”

    他脸色苍白,看起来身体状况很差。

    他没有说实话。

    实际上,他只是气血激荡,并未遭受严重创伤,完全可以继续比下去。然而,让他万分恐慌的是,决出胜负后,他识海里再没了海棠的回音。

    他怀疑,真正受到创伤的是海棠,很可能,她正处在极度虚弱的险境,昏迷不醒。

    所以,他顾不上朝试,想立即赶回家。

    考官点头,同意他弃考。最终,他的名次定格在八强。

    在无数敬佩目光的注视下,他匆匆走向场外。

    身后,一道羸弱话音响起。

    “好好活着,下次我也会毁你本命!”

    任真听在耳中,没有丝毫停顿,大步走出考场。

    他脸色越来越慌,脑袋里都是海棠的模样。

    为了逆袭六境,这代价太重了。

    他开始懊悔,早知如此,他绝不会跟洛守城拼斗,两败俱伤,连累海棠遭受重创。

    “千万别吓我啊!等我回家,你想听我说什么都行!”

    识海里长久的死寂,让他彻底乱了分寸。

    他攥着拳头,终于做出决定。只要回家后,能看到海棠安然无恙,他不会再拖了,他要立即吐露心声。

    去他妈的三十,去他妈的十六,老子想喜欢谁就喜欢谁!

    谁敢指手画脚,老子一剑捅了他!

    谁敢……

    “你是认真的?”

    心底突然有了回应。

    任真瞬间呆若木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