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11章 幸好爱有天意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天意还有一种说法,叫做缘分。

    “缘分这东西,就像是透明不可见的细线,将天涯海角的有缘人牵连在一起。所以民间常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用在咱们俩身上,再合适不过。”

    任真认真感慨着,一幅幅往事在脑海里浮现,他嘴角不觉扬起来。

    “你我在金陵邂逅,就是上天开的玩笑。诱杀剑圣的计谋,是我定的,明杀暗救,更是我出于我的心意,但我当时哪知道,自己玩弄于掌剑的真武剑圣,会是日后令我钟情的绝色女子?”

    再聪明的人,也难以算尽一切,逃过天意。所以说,人算不如天算。

    “那日我还自鸣得意,以为把你蒙在鼓里,让你看不透我的真面目。到头来,是我没看透你啊……”

    海棠静静听着,任真无法看到,她眼里也噙着笑意。

    “在我意识里,对你最深的印象,是你在车厢里质问我是谁时。我都不敢相信,当时竟会对一个男人看痴了。要是被别人看见,一定会认为我是个ga。”

    海棠一怔,忍不住问道:“盖……是什么意思?”

    “就是男人相中另一个男人。”

    任真不想过多解释,破坏难得的表白状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现在想想,那就是一见钟情,我怦然心动,只是没敢深想。后来重逢,你恢复女儿身,我对你的爱意就悄然萌发了。”

    海棠习惯性沉默,没有打算表态的意思。

    任真只好继续说下去。

    “在斜谷外,我一直追问,你跟我父亲是何关系,虽然嘴上开玩笑,喊你顾姨,其实心里挺害怕,担心你俩存在男女之情,变成我的长辈,让我的爱慕之情破灭。”

    “你想太多了,”海棠毫不犹豫,立即解释道:“我跟你父亲萍水相逢,总共只见过两面。那年我只有十岁,还懵懂无知,你父亲却已近三十,跟你母亲成婚,我怎么可能跟他同辈!”

    任真点头,相信她的解释。

    “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大恩,恩同再造。我对他只有感激,不惜万里前去找你,就是想向他报恩,不愿让他的香火断绝。”

    “所以,你跟我说过那番话后,我就下定决心,日后哪怕没法跟你成为眷侣,也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他停顿片刻,终于鼓足勇气。

    “海棠,你愿意接受我的爱意吗?”

    她还在沉默。

    他屏住呼吸,心脏狂跳不止,浑身已是大汗淋漓。

    两世为人,他从未如此慌乱过。

    他神经紧绷,默念道:“一定要答应我啊……”

    她自然能感知到他的情绪,斟酌着措辞,说道:“想听我对你的评价吗?”

    “想,你说。”

    此时,她也躺在床上,如任真一样,仰视着漆黑房顶,思绪联翩。

    “从小我就很要强,不肯服输,不甘心被男孩子欺负。长大后,我成为剑圣,更是眼高于顶,没把天下男人放在眼里。以前,你父亲是我唯一钦佩的男人。而你,算第二个。”

    任真闻言,心里骤凉,有股很不好的预感。

    这是要给我发好人卡?

    “那日在金陵,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自鸣得意,以为将你的性命攥在手里,任我宰割,所以由着高傲自负的性情,一步步踏进你的圈套。我根本不敢相信,世上会有拿自身性命当诱饵的猎人。”

    “我对你最深的印象,就是你满脸得意,自称是天才时。那一刻,我恼羞成怒,但心里其实已经承认,我输给你了,你是我见过最狡诈的人。你那副神情,真的很贱。”

    任真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极少服人,并不是因为我逞强嘴硬,而是有资格征服我的人太少。你连我的性命都能夺走,我还凭什么不服你?临死之前,我还想,死在你的神仙局里,我并不冤。”

    任真收敛笑意,不清楚她为何讲起这些。服与不服,跟他的表白有半毛钱关系?

    海棠自顾说道:“早年行走江湖,看到别人家的姑娘出嫁时,热热闹闹,我也曾想过,自己对男人不屑一顾,以后若要嫁人,得是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我?”

    任真咧了咧嘴,很想提醒她,高傲自负的老毛病又犯了。

    海棠心有灵犀,继续说道:“后来我想明白了,我认同实力,敬畏强者,唯有战胜我,才有资格做我的男人,让我甘心顺从。而在这世上,真有把握赢我的,却只有几个老家伙。”

    风云榜上,剑圣曾排第六。武帝陈玄霸,儒圣董仲舒,道祖陈长生,冥圣杨玄机,活佛方寸,这五位,无一不是年逾花甲的老者。

    同龄人里,海棠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想战胜她,从而娶她过门,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幸好,你做到了。”

    杀人诛心,任真凭的不是修为,而是卓绝的智谋。

    如果要嫁,也是嫁给这个让她心服口服的男人。

    任真听懂了,原来他在那个局里最大的收获,是被绣球砸中!

    他欣喜欲狂,从床上豁然跳起来,恨不得立即冲出去呐喊庆祝。

    海棠的话却没说完。

    “在灵台山上,我起死回生,迫切想知道真相。可惜方寸大师修闭口禅,三十年没说话,无法道破疑惑,于是我下山后,重回金陵。”

    任真一愣,平复激动的心情,问道:“你去干嘛?”

    他易容成她,返回云遥宗,此事早已传遍天下,想必她也能沿途听说,没必要再进龙潭虎穴冒险。

    “故地重游,我想温习跟你的回忆。”

    于无意中动真情。

    任真哑然,她补充道:“主要是跟过去的自己道别。”

    死而复生,人生既然重来,当然要活出不一样的自己。如此算起来,金陵邂逅,就是促成她涅槃重生的契机。

    “我沿着那条路,重走一遍,恍如隔世。一路上,我看到了过去,看清了那个冷僻、高傲、虚荣、可怜的自己,也看透了人生的意义。”

    “最后,在那棵梧桐树下,我知晓天命,重获新生。我庆幸真的有天意,让我遇到赐予我蜕变的那个人,给我一个真实生活的机会。”

    “有朝一日,希望能携手重回那里,让人生有完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