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17章 武氏十大罪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众目睽睽下,邬道思神态自若,眉眼间多了一抹异样的神采。

    他朗然答道:“不必了。题目本身就有谬误,南晋此番入侵,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大唐不可能获胜,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忍辱求和。正面击溃敌军?我不知道诸位哪来的信心!”

    话音未落,场间一片哗然。

    邬道思是不是疯了,竟然敢在女帝面前,直言大唐不可能获胜!

    简直就是找死!

    人群里,任真脸色霎时苍白。完了,这位难得的才子必死无疑。

    女帝神情剧变,盯着邬道思波澜不惊的面容,一时不敢相信,自己会听到这样的回复。

    朝堂上危言耸听,动摇军心,他难道不清楚,这是诛九族的大罪?

    她眯着眼眸,寒声说道:“不可能获胜?何以见得?”

    她倒要看看,这个面不改色的年轻人,究竟想耍什么名堂。

    邬道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因为有你。”

    正因为有你这样灭情绝性的暴君,北唐人心涣散,成一盘散沙,在这场战争里,才会优势尽失,无法抵挡南晋的獠牙。

    听到这四个字,大殿内瞬间死寂,仿佛连掉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众人太过惊恐,以致于不敢再议论,噤若寒蝉。他们无法想象,邬道思竟然变本加厉,将矛头对准到女帝头上。此人绝对疯了!

    女帝先是一怔,然后,无声地笑起来,这副表情显得阴恻可怖。

    她被邬道思的狂言激怒了。

    但作为一代帝王,她的心性非常沉稳,并未当场发怒,将邬道思打入天牢,而是端详着这青年的淡定姿态,试图看破他的真实情绪。

    “亏你真敢说。朕不是心胸狭隘之人,愿意接纳任何耿直的谏言。难得你有天大的胆量,不妨继续说下去,如果有理,朕可以饶你不死。”

    她笑意如春风和煦,实际却在想着,要当场从他的话里,听出他的动机和幕后主使,免得严刑逼供不成,让那群逆贼逍遥法外。

    她不相信,邬道思表现得如此镇定,视死如归,会是一时冲动导致,此举背后定是有人策划,居心叵测。

    “好,”邬道思似乎不意外,欣然道:“那我就把先前的作答念出来,让在场诸位听听,至于是否合理,相信天下人自有评判。”

    后方的任真闻言,隐隐有了计较,低垂着脑袋,心里充满懊恼之情。

    他早该想到,邬道思蓄谋已久,是为求死而来,本来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难怪他曾在考场上说,文人有骨气,虽死不足惜。他是抱定主意,要以死伸张正义,成就青史的忠臣之名。

    难怪他只是想看看脉泉,没有进去修行。人之将死,浪费那些灵气,岂非暴殄天物?

    难怪他敢当着任真的面,直言不讳,不怕日后被举报。他连这场殿试都活不过去,还谈何日后?

    任真终于明白,人若求死,谁都拦不住。他抹得掉邬道思的试卷,却抹不掉对方心里那股激愤。

    “年纪轻轻,何苦如此偏执?”

    他想不通,邬道思为何要以生命为代价,执意闹这一场?

    这时,邬道思的清亮嗓音响起,如山间叮咚泉水,舒缓而柔和,听起来很悦耳,不会让人反感。

    “夫战者,胜在天时、地利、人和。此三才相协,即见胜机……”

    这正是他当日的作答,被原封不动地复述出来。

    女帝侧耳听着,暗暗赞同邬道思此前的分析。此战取胜之关键,就在于人和,这也是北唐最大的希望。

    邬道思微微一顿,嗓音陡然升高,如铮铮金石之声,铿锵有力,吟诵的情绪也激昂起来。

    “惜乎!愤乎!我泱泱大唐,民心尽失!”

    众人心脏同时抽搐,此人的狂悖之论终于还是来了。

    “纵观当今皇帝所为,空想君临天下,可有分毫仁爱之心?”

    ……

    “她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杀夫屠兄,残害忠良。神人之所共疾,天地之所不容!”【注】

    “今有毒妇武清仪之十大罪状,愿诵与天下人听!”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邬道思原本是在分析国战,谈到人和时,竟话锋陡转,忽然放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痛斥女帝为毒妇,还要陈述她的十大罪状!

    女帝脸上毫无血色,双手紧紧抓住龙椅把手,克制着心头的暴怒。十大罪状,这年轻人果然是有备而来!

    邬道思面沉如水,义愤填膺,转身对着后方众人,慷慨陈词。

    “她包藏祸心,窥窃神器,觊觎先帝皇位,竟不惜对亲夫下毒手,又将罪名嫁祸于兄长襄王,毫无亲情人性。弑君篡位,灭情绝性,其罪一也!”

    关于襄王高澄案的始末,先前世人被蒙在鼓里,还不知情。任真进京后,满城广发供状,才令真相大白。北唐百姓意识到,武清仪其实是篡位自立,手段毒辣至极。

    此时,第一条罪状念出后,人们都低头沉默。有任真翻案在前,他们已清楚这条控诉的始末,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都在默认。

    “为了顺利夺权,她构织一系列阴谋,炮制出三大冤案,将开朝功臣任天行逼上绝路、使一代贤王高澄冤死、令北海忠良之士遭受屠戮。残害忠良,滥杀无辜,其罪二也!”

    元武朝三大案,血流成河,冤死者至少有五万人,且都是北唐的栋梁忠臣。一将功成万骨枯,这累累血债,必然要记在女帝头上。

    “篡位登基后,她大肆封赏阴谋同伙,明知这些人品行奸诈,任由其兴风作恶,把持朝政,却将忠正贤才排斥在外,以致贪墨舞弊盛行,民不聊生。宠信奸佞,荒废朝政,其罪三也!”

    这点也是铁证如山。

    为了平反昭雪,任真将两大案的所有同谋尽皆刺杀,同时,利用供状,挑明他们曾经干过的勾当。

    如此一来,世人终于看清这些人发迹升官的真相。原来一切并非运气使然,而是因为他们都充当过女帝的爪牙,在篡位过程中扮演过极其阴毒的角色。

    亲奸佞而远贤臣,当朝皇帝如此荒唐,北唐怎么可能会有清平世道!

    “操控雪影卫,严刑酷法,铲除异己,其罪四也!”

    “纵容采买司,横征暴敛,欲壑难填,其罪五也!”

    ……

    “豢养面首,**宫闱,荒淫无耻,其罪九也!”

    “崇信道统,无视法度,践踏百姓,其罪十也!”

    整整十条大罪,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邬道思义愤填膺,抬手直指堂上的女帝,厉声怒骂。

    “有此毒妇当道,残暴百姓,鱼肉百姓,致使朝野离心离德,世风日下,还谈何人和,谈何抵御南晋!”

    …………………………

    注:引用自唐代骆宾王的《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此文为讨伐武则天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