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22章 天没有眼,我有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莫鹰首答道:“不清楚。或许,他没给你下蛊,又或许,武帝认为惊动你的时机还没到……”

    他说出两种可能,心里也清楚,毫无疑问是后一种。

    任真自然明白这点,说道:“我有位朋友,以前也曾怀疑过。他用强大神通洞察我的身体,没能发现异常。”

    莫鹰首摇头道:“毒蛊平时无色无形,只有发作时才会显现出来。你又没发作过,不可能找得到蛊种。”

    任真追问道:“你有中蛊的经历,肯定专门研究过毒蛊,或者是下蛊的曹春风。能不能跟我分享一下收获?”

    “毒蛊这东西,本就是域外邪术,人族药典里罕有记载,除了曹春风,无人能弄懂其中名堂。而曹春风,又是行尸走肉,跟死人无异,没法按常理去揣摩他。”

    “域外?”任真一怔,“你指的是荒族?”

    大陆有南北两朝,分骊江而治,然而这并不是世界的全部。在两朝西部,也就是骊江的上游,有八百里荒原,迷雾毒沼弥补,常人难以进入,被称作荒川。

    秋暝剑渊处在北唐西方的十万大山,那里已是蛮荒地带,环境恶劣,人迹罕至,便毗邻荒川边缘。

    正因为荒川凶险可怕,在春秋十国时代,乃至更早以前,附近国家在制定刑罚时,往往将犯人驱赶进荒川,让他们惨死在迷雾毒沼内,视作一项严厉酷刑。

    然而,还是有一些流犯意志顽强,在荒川里繁衍生存下来。随着时间变迁,毒素在体内累积,促使他们以及后代发生异化,器官扭曲,丑陋无比。

    由于卑微心理,畏惧被正常人耻笑,他们不敢回到中原两朝,而且也适应了荒川的野蛮环境,以捕捉鱼兽为生,于是安稳定居下来。

    这群被称作荒族。

    荒族也是人,只是身体异化的流犯后代,为人族所不齿。

    此时,听莫鹰首提到域外,任真才联想起那片荒川毒沼。莫非曹春风的毒蛊,会跟八百里荒川有关?

    莫鹰首说道:“我只是猜测。毕竟,荒川里毒瘴弥漫,或许是适合养蛊的地方,也超出人族的知识范围。”

    任真感到失望,怅然道:“如果有机会,看来要去荒川走一遭了……”

    莫鹰首闻言,连忙阻止道:“千万别去!那里危险不说,如果毒蛊真跟荒川有关,曹春风必会意识到,你想破解毒蛊。那时他催动毒蛊,你的下场就惨了!”

    在他看来,隐忍服从南晋,让毒蛊安静蛰伏,这样好好过日子,远比主动激怒对方,被毒蛊折磨得生不如死更好。

    任真沉默不言。

    莫鹰首见状,只好说道:“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不出意外的话,明早邬道思就会被送来。事不宜迟,我得连夜去牢里挑选顶替的犯人。”

    任真嗯了一声,闷闷不乐地离去。

    他为救邬道思一事而来,没想到,却意外地打听出这个关键秘密。救别人容易,救自己才难。

    当然,这是个突破性进展,至少现在能确定,蛰伏体内的那东西是毒蛊,或许跟八百里荒川有关。至于未来会怎样,谁知道呢?

    走在深沉夜色里,他忍不住感慨一句。..

    “活着真难。”

    世界静谧,无人应答。

    ……

    ……

    天亮后,任真收到通知,鱼已入网。

    他喊上徐老六,一起去了莫府。

    临近晌午,天色依然阴暗,风雨将至。

    他来到一墙之隔的京兆府大牢。

    站在大牢门口,他倚着牢门,跟看守的狱卒唠了会嗑,笑容亲切温和,令两名狱卒受宠若惊,忍不住感慨,这位侯爷真是平易近人,不仅亲自来跟重犯送行,还嘘寒问暖,关心自己家的生活状况。

    他们当然无法看见,被施了隐身的徐老六,扛着一个被同时点穴且隐身且易容的疯子,趁他们聊天的间隙,悄悄溜了进去。

    走进牢里,一名提司按照京兆尹大人的吩咐,打开邬道思的牢门,让主考官蔡侯爷进去,训斥那位狂徒一番。

    阴暗牢房里,邬道思坐在茅草堆里,蓬头垢面,冷冷盯着任真,心里感到费解。

    他不明白,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蔡侯爷,究竟要干什么?难道是想羞辱他不识好歹,冥顽不灵?

    他刚冒出这样的想法,任真的辱骂就开始了。

    “你这冥顽不灵的蠢货!放着好好的状元不当,非要亵渎君王,你他妈就是找死!”

    “你怎么死不行,非要在殿试考场上闹事!本侯好不容易当上主考,成为你们这一届座师,却让你这根搅屎棍给搅黄了!”

    “呸!他们都是人才,你才是屎!你全家都是屎!”

    ……

    狱卒们站得老远,也能听到任真那破口大骂的嗓门,忍不住偷笑。

    “这位新晋侯爷也是倒霉,初次主考就摊上这摊子事,以后跟其他官员论起门生,肯定会颜面无光!”

    “依我看,是蔡侯爷坐不住了,害怕姓邬的狗急跳墙,疯了乱咬人,说成是受他主使,所以他才来发泄一通,好让人家知道,他痛恨姓邬的。”

    “嗯,不过问题不大,谁让侯爷御前得宠呢?咱就别操这心了,人家好歹赏脸跟咱唠会儿,就不能想着他的好?”

    几名狱卒七嘴八舌,并不知道,就在这会儿功夫,任真已将邬道思点穴,让徐老六背起来,然后把疯子替身丢在那里,解除了隐身。

    疯子坐在草堆里,一动不动,跟刚才的邬道思如出一辙。不是他不想动,而是被点了很重的穴,至少要十二个时辰后,才能解开。

    这样等他疯癫时,能洗清任真下手的嫌疑。

    邬道思本人也被点穴,实属无奈。昨晚在莫家,任真乌鸦嘴几句,说邬道思毒素入脑,没想到诅咒险些灵验,却是毒素下移,导致他下半身瘫痪,动弹不得。

    没办法,只能让徐老六背回家,一辈子养在府里供着。这样也罢,他没法走动,省得再跑出去滋事寻死,只能藏在幕后出谋划策。

    一前两后,三人离开大牢。

    风雨将至,街道空荡无人,走在回府途中,顿觉宽敞不少。

    被解开穴道后,邬道思趴在徐老六背上,依然纹丝不动,一度令任真怀疑,是不是解错了穴道。

    眼看要到府门前,暴雨猝然砸落,将整条街笼成茫茫一片。

    任真带了一把伞,于是走到徐老六身后,替邬道思撑伞,自己则走在滂沱大雨中。

    邬道思再不能沉默,一把推开任真的伞,然后用力挣脱徐老六,倒跌在泥泞地里。

    他不能容忍别人的怜悯和施舍。

    昔日北海才子,丰神俊朗,没能杀身成仁,名垂青史,如今却变成残废的落水狗,苟活人间。再想自杀,完全是另一回事。

    生不如死,这叫他如何面对现实。

    他瘫倒在雨里,目眦尽裂,仰天大哭。

    “苍天,你还有眼吗!”

    造化弄人,求死者不得,求生者却不能,奸人横行当道,好人却流离罹难,除了怪苍天,还能有什么办法?

    任真撑着伞,蹲在他身旁,诚恳地看着他。

    “天没有眼,我有。”

    一把伞,遮住了主仆,也蒙住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