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23章 出征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大朝试以震撼的方式结束了。

    若在往年,金榜放出后,京城的街头巷尾会热闹非凡。

    年轻进士们跨马游街,春风得意。百姓们纷纷议论,谁家儿郎考了多少名次,达官豪族则忙着挑乘龙快婿,趁机拉拢朝廷新贵。

    甚至连青楼姑娘们,也沾到了金榜题名的喜气,在勾栏间叽叽喳喳,攀比自己睡过的俊俏小生的名次。

    可惜今年,注定不会有这些热闹景象。

    南方战事一起,兵荒马乱,连京城也感受到了压力。进士们还没来得及庆祝高中,就要随大军南下,接受血与火的战争洗礼。对少不更事的年轻人来说,未必是桩好事。

    而邬道思炮制的殿试闹剧,令京城上下的神经都紧绷起来,密切关注着千里之外的北海,生怕叛军如神兵天降,一夜之间奇袭长安。

    北海若是起兵造反,跟南晋大军遥相呼应,北唐将腹背受敌,陷入捉襟见肘的兵力危机。三大主力卷入南线,朝中无兵可派,又该如何应对北线战役?

    这是个难题。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邬道思的宣言并未实现。八方瞩目下的北海,宛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迟迟没有闹出动静。越是如此,朝中群臣越是不安,一股阴谋的味道挥之不去。

    雪影卫提审邬道思十余次,试图从他嘴里撬出谜底,皆无功而返。谁能降服得了一个疯子?这不是装疯,是真疯。

    在一片焦虑不安的气氛中,任真悄然出征了。

    三天后,他率领一支由两千人组成的小队,自宣武门而出,奔赴前线战场。这支小队的核心,正是今年大朝试选出的青年精英,也是北唐的未来希望。

    既然号称精英,当然不能把他们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跑出数十里后,在一块平地上,任真命令原地休息,开始进行人员分配。

    他勒住缰绳,停在最前方,扫视着身后这群再年轻不过的将领,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新兵,个个背景深厚,家里跟军方多少都有往来。所以,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他没精力去逐一筛选安排,只能任由这些人挑选阵营。

    他的话刚说完,王桀便纵马走出,披着一身玄色盔甲,看起来威风凛凛。

    “我受陛下钦命,到敬侯军中效力,告辞。”

    说罢,他一甩马鞭,头也不回,往长平方向而去。

    不少人见状,纷纷追随北境之王的身影离开,显然,他们跟幽州军早有旧交,此时去投奔,可以得到照应,不会吃太多苦头。

    两百多名文武进士,瞬间走掉一半。

    任真不意外也不失望,淡淡道:“血侯的西南军。”

    以司马冬梅和岳钟麒为首,又有一批年轻人分道扬镳。

    任真继续说道:“中军夏侯元帅。”

    再次走掉一半。

    两百多人,最后只剩二十余人,愿意追随他前去运粮,跟三路将帅的人气相比,寒碜到了极点。

    他不以为意,扫视着这些熟悉的面孔,欣然道:“你们记住,战场不论资历,只以成败论英雄。未来的史书会证明,你们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莫染衣,卓尔,萧金散,范东流,以及沐清梦……

    他目光微凝,忽然看见两个出乎意料的人。

    一个是薛清舞,此时正跟薛饮冰并肩而立。薛饮冰是副转运使,担当自己的副手,她跟随兄长从军,这点倒不意外。

    意外的是,才过几天,那张被他辣手毁掉的可憎面容,竟然迅速修复如初,看不出丝毫伤痕,这让他有些惊讶。

    另一个是夏侯霸。

    任真望着他,诧异地道:“为何不去找你父亲?上阵父子兵,有中军主帅保护,你最安全不过。”

    夏侯霸摇头,满脸堆笑,“不了,跟师尊并肩战斗,也是莫大荣幸。崔师弟不愿来侍奉您,这些小事理应由我代劳,我断然不能离开。”

    他心里想的却是,如果跟着父亲,去匹敌战无不胜的陈庆之,必然无功可立,还不如跟着运粮。到时候,中军和后援军立功,算起来都有他们夏侯家的份儿,这才是稳赚不赔。

    任真脸色微沉,转身没有说话。

    师兄肯定不如家兄亲。由于在大朝试上,他出手弄瞎崔鸣人的双眼,令崔鸣九耿耿于怀,最近几日都没再去吹水居。

    按任真原先的计划,这次离开京城,打算将一应生意交给崔鸣九和叶天命打理,锻炼他们的能力。然而,他派人去崔府时,却被告知,崔鸣九已不辞而别,陪兄长返回清河郡。

    看来,是真的翻脸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让叶天命独挑大梁,邬道思负责在幕后监督指点。他还不放心,又命老王夫妇留下看家,随时向他密报情况。

    正想着老王夫妇,徐老六骑马走来,看出他的闷闷不乐,低声道:“你真该把那两口子带上。有我们在,你才是真正的安全。”

    任真勉强一笑。

    他不放心的并非生意,赌坊没了,可以日后重新再开。他真正忌惮的,是已经残废的邬道思。此人若阳奉阴违,不仅没有归顺,反而暗中勾结北海,必将生出祸患。

    所以,他征战在外,正是检验邬道思忠心的时候。他如果作出违逆之举,暗中监视的老王会立即将他除掉。

    他跟徐老六同行,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最近我让你派人去城西,为何迟迟没有回信?”

    徐老六摊手,无奈地道:“你交代的事,我哪敢怠慢。实在是没有瞎子去春风亭,我没法向你禀报。”

    任真皱眉,嘀咕道:“这就奇怪了……”

    大朝试前,他让墨雨晴带口信去秋暝山,其中一件事就是,请杨玄机火速来长安,他有事相求。

    按日子推算,墨雨晴早该到秋暝山了,凭杨玄机的奇门遁甲,赶到长安更无须多日,为何会杳无音讯?难道墨雨晴出了差池,没能把口信带到?

    他摇了摇头,隐隐觉得此事不简单。

    没能请到杨玄机,还算无关痛痒的小事,仅仅耽误他的长远布局。但如果没能请墨家强者下山,会对眼前造成直接影响。

    他转身瞥了薛饮冰一眼,然后高声喊道:“去虎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