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25章 不期而至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如约见到墨家强者,任真松了口气,如能研制出木牛流马,粮草的运送损耗就会大幅减少,他这位转运使的压力也小很多。

    他相信以墨家机关术的造诣,又有他提供的模型图,打造这两种工具不在话下。以后押运粮草的关键,只剩如何提防敌军突袭抄截了。

    离开那家客栈后,他恢复蔡酒诗的面容,前往兵马司衙门。

    虎卫早收到集结军令,此时,所有将领齐聚在议事堂,披盔戴甲,整装待发。

    任真刚踏进门口,就感受到军伍里的森然杀气,心里开始懊悔,应该换好戎装再来,这身阔绰公子打扮,难免会让下属们看轻,无法树立威严。

    然而,没走出几步,这些想法便烟消云散。在大堂主位上,端坐着一名腰悬长剑的男子,正静静注视着他,面无表情。

    他心头微凛,虽没见过此人,却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

    在南晋未雨绸缪的几年里,他特意记忆过北唐军政要员的面容,尤其是这位雪影卫副统领,迟早会跟他打交道,他深深铭记于心。

    云榜第六,暗形,今日总算见面了。

    任真走上前,瞥了一眼对方胸前的雪莲绣纹,还没开口打招呼,暗形忽然起身,主动让出位置,然后回身看向众将。

    “都下去准备吧。”

    任真脸色骤变。老子身为统帅,正准备训话呢,你就命令大家解散,这是要当众打我脸?就算你是雪影卫,也不敢这么嚣张吧?

    暗形把他的情绪看在眼里,又抢在他开口发飙之前,躬身低声道:“侯爷,我有事禀报。”

    任真嘴角抽搐,淡漠盯着他,没有说话。他倒要看看,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狗屁药。

    待众将散去,暗形躬身说道:“陛下有份口谕给你。”

    任真闻言,心里诧异,打算起身接旨,却被暗形按回座位,笑眯眯地道:“都是自己人,这些繁文缛节就省了吧。”

    这一举动,让任真对他的印象立时改观。看来此人不像其他雪影卫那样,呆滞古板,还懂得人情世故。

    “陛下说,原先她答应你,让虎贲卫全军押送粮草。但眼前形势有变,权宜之计,咱们只能带走三万人,剩余的两万仍驻扎在此。”

    他没有说破,深深看着任真,相信凭任真的智慧,不难猜出真相。

    果然,任真心思急转,若无其事地道:“好,我知道了。”

    他并非不想把五万人都带走,而是因为猜得出女帝的用意。当初她允诺时,还没有北海谋反的流言,她无所顾忌。现在却不同,必须要有人驻守虎丘重镇。

    虎卫一分为二,这也是无奈之举。

    后来事实证明,他们的决断非常正确。留守的区区两万人马,彻底改变了北唐历史。

    见任真爽快答应,暗形赔笑道:“请侯爷别误会,属下任凭您差遣,绝无越权之心。刚才支开众将,是因为要向您引荐一位客人。”

    任真微怔,“客人?”

    虎卫即将开拔,在这节骨眼上,哪有心思接待什么客人。

    他暗暗迟疑着,只见暗形一拍掌,有人从后堂走出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并非一人,而是两人。

    左首是位年轻公子,英姿飒爽,白衣如雪,看起来神采飞扬。他朝任真作揖行礼,举止温文尔雅,眉宇间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傲意。

    “你是……”

    任真神情微惘,似乎好奇此人的身份,心里却惊诧无语,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暗形站在中间,笑着介绍道:“这位是新任的琅琊阁主,梅琅,也是梅老阁主的爱孙。他仰慕侯爷的豪杰气度,这次主动跟陛下请求,想随您出征,沿途学习讨教!”

    此人居然是梅琅。

    任真刚进京城时,两人曾在枫林晚相遇,为了赢得绣绣姑娘的芳心,当场发生激烈争执。任真当然认得他,只是想不到,会在这种场合重聚。

    梅琅垂手而立,姿态非常恭谨,哪还平时惯有的桀骜作派。

    “没错。在拍卖会上,晚辈曾与先生有一面之缘,后来领略您的文韬武略,盖世才华,令我惊叹折服,望尘而拜。我愿追随先生车驾,毕生以师礼事之!”

    说罢,他一揖及地,躬身不起。

    任真连忙起身,扶起梅琅,一副惶恐的神情,“万万使不得!你尊为琅琊阁主,乃御用侍卫,除了觐见陛下,谁都没资格让你拜,我岂敢受这等大礼!”

    他很清楚,这一拜,潜藏着很多耐人寻味的用意。

    他掌握绣衣坊所有情报,手眼通天,以前专门查过梅琅的身世。老阁主梅煜连儿子都没有,哪来的孙子?这里面必有蹊跷。

    更蹊跷的是,无论他动用何种渠道,都无法找出蛛丝马迹。梅琅的身世渊源,就像一团迷雾,始终挥散不开,令他摸不着头绪。不愧是同行,清理痕迹的手段挺高明,他只能作罢。

    然而,搁置很长时间后,有一次,任真在追查沐侯的底细时,无意中发现,沐侯跟女帝似有关联,于是,他顺藤摸瓜,一路查察之下,竟掀开了惊天秘密。

    女帝和沐楚两人孕有一子,当年并未被杀死,而是被宫女掉包,救出宫外。

    任真倍感震撼,乘胜继续追击,开始追查那个婴儿的下落,然后,发现了更让他震惊的线索。

    那条线索的另一头,牵引到梅琅身上。

    梅琅正是女帝所出的骨血,从小交给梅煜抚养,呵护在她眼皮底下,不远不近。难怪梅煜对他宠溺纵容,任由他横行京城,原来他体内流淌着皇家血脉。

    前不久发生的事,更证实了这一真相。

    在斜谷会战后,老阁主梅煜被杀死,琅琊阁群龙无首。不同于江湖门派,御用机构的首领之位,应由女帝亲自任命,而非一脉传承。

    按梅琅的作为和能力,绝对没资格执掌琅琊阁,为女帝效力。在京城贵族圈里,大家都理所应当地认为,梅琅失去唯一靠山,即将坠落尘埃。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女帝竟破格启用梅琅,顺利接任阁主之位,爆出天大的冷门。

    坊间对此无法理解,只能勉强解释为,女帝对老阁主的死感到痛心,怜悯其孤苦爱孙,才加以垂青庇护,延续梅家的荣耀。

    他们哪想得到,女帝当初把孩子交给梅煜时,已有传承琅琊阁之意。这哪是眷顾梅家,根本是舐犊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