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26章 原来你也在这里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这个秘密瞒不过任真的眼睛。

    他既然知情,就不会天真地认为,梅琅从军是很普通的事情。

    仅凭阁主身份,梅琅便已无须跟寻常豪族子弟一样,征战沙场立功,再加上他是女帝独子,前途无量,更不值得冒险。至于所谓的仰慕任真,纯属扯淡,他自幼飞扬跋扈,何时变得如此温顺谦恭?

    此举背后,一定另有深意。

    面对搀扶,梅琅执意不起,躬身说道:“我虽忝居琅琊阁主,但有自知之明,论学识谋略,只能汗颜。恳请先生收下我,长伴身旁,聆听训示教诲,也好为您分忧,替朝廷解难!”

    任真摇头,决然说道:“梅阁主请起,这肯定不行。你我本就是同辈,琅琊阁又是御用组织,地位超然,只敬陛下,我若以师长身份待你,等于凌驾在琅琊阁之上,必会招致非议,对你我皆不利。”

    明知暗藏玄机,他岂肯趟这浑水,更何况,他早见识过梅琅的丑恶嘴脸,不屑于此人为伍。

    这时候,暗形作为中间人,插话说道:“侯爷多虑了。实不相瞒,让梅阁主接受您的言传身教,其实是陛下的意思。她让你们成为师徒,谁还敢说三道四?”

    任真语塞。他早已猜到这一层,只是,暗形轻易道破,这样他很难再推脱。

    “陛下说了,侯爷心系社稷,救时济世,值得所有大臣效仿。梅阁主初出茅庐,还太稚嫩,就让他跟着您出去历练。两位相互提携,齐心合力,日后必是朝廷的左膀右臂!”

    任真沉默不言。

    暗形的意思很清楚,女帝是想让他多指点梅琅,两人在行军途中互相熟悉,增进了解和默契,为北唐日后的朝局奠定基础。

    暗形无法猜到的,他也参悟得很透彻。

    明面上,女帝要他言传身教,最深层的用意却是,让他提前亲近梅琅,不求产生太多好感,至少,未来形势有变,一旦梅琅的身世公开,关系到储君之争时,他不会排斥梅琅。

    这次协同出征,就是女帝为将来埋下的铺垫,试图通过同生共死的战场情谊,将任真和梅琅绑在一起,有那么点及早托孤的意味。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任真不仅洞察真相,更暗藏反心,压根就没打算当北唐的耿耿忠臣,任凭她差遣摆布。

    托孤?你们这对豺狼母子,都会死在我手里!

    见任真踌躇不决,梅琅慌忙说道:“侯爷千万别疑虑,在您面前,我始终以学生自居,绝不敢利用琅琊阁作梗,更不会插手军务,唯您的命令是从!”

    这话跟暗形所说何其相似。

    任真叹了口气,扶起梅琅,说道:“那好吧!我不会干涉梅阁主的自由,但丑话说在前头,军令如山,任何人都得服从我的调遣,违令者严惩不贷。”

    既然无法抗旨,他只能收下梅琅。

    这一刻,他隐隐联想到更深层次的可能。

    或许,让梅琅随队出征,是女帝早就酝酿好的布置,而暗形充当监军,可能并非只是监视他,保护梅琅才是首要任务。

    如果不知道梅琅的身世,他肯定会蒙在鼓里,被女帝耍得团团转。

    梅琅喜出望外,再次朝任真行礼,算作拜师。

    任真脸上看不出情绪,转身看向跟梅琅同来的另一人,狐疑地道:“这位又是……”

    刚才在交涉时,他虽然目不斜视,其实注意力一直都落在此人身上。

    在他眼里,梅琅和暗形都是小角色,掀不起多大波澜,此人却不同,令他忌惮不安。

    此人肤白如玉,容貌精致,一副普通儒生打扮,看起来玉树临风,有龙凤之姿。他静静站在旁边,清秀气质让人很难忽视。

    他刚现身时,任真便一眼识破,他女扮男装,其实是名绝色美女。

    之所以敢肯定,并非是他慧眼如炬,有丰富的阅人经验。很简单,他也认识这个人。

    枫林晚的头牌名妓,清音姑娘。

    确切地说,是猫扑堂的绣绣。

    那夜在枫林晚,任真和梅琅发生争执,起因就是都想见绣绣。可见,梅琅早就拜倒在绣绣裙下,被其征服。

    琅琊阁的琅,绣衣坊的绣,这两人联袂而来,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只是,若让女帝知道,自己的独子迷恋南晋奸细的美色,不知会不会暴跳如雷。

    梅琅哪知道其中关节,热情地介绍道:“老师,这位是我的同窗挚友,林清吟。我俩肝胆相照,经常抵足夜谈,有过命交情。他听说我要投身军旅,欣然请求同行,上阵并肩杀敌!”..

    任真点头致意,心里冷笑不止。

    什么狗屁同窗,什么抵足夜谈,说穿了,就是你色迷心窍,怕在军中枯燥无趣,专门带着妓女出门,随时随地嫖一宿。

    什么欣然同行,什么并肩杀敌,你这女人骗得过梅琅,却糊弄不了本坊主,其实是被南晋派来监视我吧!

    只是一瞬间,他就将这对男女的心机看得通透。

    绣绣闻言,拱手作揖,姿态潇洒从容,真有几分豪门公子的倜傥风度。

    “草民不请自来,万望侯爷恕罪。实是大敌当前,我有心报效国家,辅佐阁主建功立业,才主动请缨,恳求侯爷成全。”

    说罢,她深深看了任真一眼。

    她知道,任真早就认出她,也应该能明白,自己是奉命而来,配合他执行南晋的计划,他没胆量赶她走。

    果然,任真笑眯眯地道:“难得林公子赤胆忠心,忧心家国社稷,本侯高兴还来不及,怎会赶走你?我看你文静儒雅,不如到我帐中听命,替我掌管文书,如何?”

    他感到意外,第二次进枫林晚时,他确实曾说过,行军途中,让南晋派专人跟他保持联络。没想到,竟然是这位……亲自来了。

    绣绣神情微凛,没等说话,梅琅先急了,自己特意带出来消受的美人,哪能去服侍别人!

    他立即劝阻道:“老师,俗话说得好,打仗亲兄弟,我跟林兄手足同心,既然联袂而来,理应一起进退才对。这种整理文书的杂事,不必让他亲自动手吧?”

    说着,他侧过身,偷偷朝绣绣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也出言拒绝。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冒险带来的美人,接下来反水了。

    “侯爷刚才说,军令如山,所有人都得听他的调遣。我投身军营,只为保家卫国,别说整理文书,就算让我为国捐躯,也在所不辞!”

    梅琅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

    神特么为国捐躯!

    任真微笑点头,对绣绣的回答很满意,“那就说定了。”

    他目光横移,瞥向绣绣手持的长剑时,有意无意地看了那条紫色剑穗一眼。

    猫首大人,是你太低估我,还是高估了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