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28章 众怒难犯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他正左右为难时,负责护卫中军的范东流赶来求援,说那里的暴乱极度激烈,事态万分紧急,请他亲自坐镇指挥。

    他毫不犹豫,单枪匹马,随范东流前去。在这种如履薄冰的局面下,如果再率大批军士前往,只能令矛盾更加激化,难以调和。

    在路上,范东流简要叙述了冲突的实际情况。

    运粮军各段都遭受难民骚扰,规模或大或小,而中军之所以最危急,是因为这群难民有所不同,里面竟藏着三名大修行者。

    这三人自身实力强劲,又深得难民拥戴,在他们组织下,众人并未蜂拥而上,乱成一团,而是进退有序,避开虎卫的锋芒,分别从首尾两端抢粮,令虎卫们顾此失彼,疲于应付。

    任真听完汇报,感到诧异。根据范东流的描述,这三人都是五境,而且指挥有方,颇有将领气度,以他们展现出的修为和素质来看,绝非普通百姓。既然如此,为何会混在难民里?

    难道他们是南晋奸细,意图煽动难民群体,在北唐腹地制造骚乱?

    他想到这种可能性,又迅速否决。如果真是卧底,应该深藏不露才对,亲自出面跟大军叫板,卧底不至于蠢到这种地步。

    心里带着疑惑,他火速来到中军。

    跟他预想的不同,当他出现时,混乱局面已经平息,大批难民聚在一起,虽然仍然跟军士们对峙,但没再拼命抢粮。他们的眼里,不只有愤怒,还流露着一股悲痛的情绪。

    范东流看到眼前情景,既惊喜又不解,他刚才离开时,局面明明快失去控制,迫在眉睫,为何才一眨眼的功夫,这些暴民就安静下来,没再发起猛攻?

    他走到粮车旁,看着按剑而立的萧金散,问道:“萧兄,这是怎么回事?”

    萧金散跳下粮车,以剑锋指向前方地面,冷酷一笑,“区区三名江湖野修,何足为虑?范兄逃离后,我亲手杀了其中一人,又废了一人!”

    范东流眉尖一挑,听出萧金散话里毫不掩饰的讽意,却没有辩驳,确认道:“你是说,带头作乱的那三人,被你打败了?”

    他刚才目睹过那三人的实力,是以不敢相信,凭萧金散一人之力,竟能力挫强敌,甚至让对方伤亡惨重。

    萧金散收剑回鞘,望向难民后方地上的那块白布,眼神轻蔑。

    “范兄,你刚才纵马离开,军士们有目共睹。过后论功行赏,你这一份就免了吧?”

    范东流面无表情,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去跟任真汇报。

    任真默默听着,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他心思缜密,明察秋毫,刚来这里,就捕捉到难民脸上的悲痛之情。原来,是他们拥戴的首领被杀了。

    他们鸦雀无声,围在那里默哀,安静得太可怕,仿佛在积蓄怒意和力量。

    任真能强烈预感到,更凶猛的报复反击即将爆发。

    萧金散自鸣得意,还以为立下大功,却对局势一无所知,不知道自己是火上浇油,让大军彻底失去回旋的余地。

    任真摘下范东流的佩剑,拿在手里,然后走进粮队深处,亲自来见萧金散。

    萧金散此时才明白,范东流是求援去了。他一边朝任真行礼,一边心思急转,得尽快汇报情况,以免被范东流见缝插针,分走军功。

    “禀侯爷,刚才……”

    话还没说一句,被任真抬手打断,“你只有五境下品,如何能以一敌三,杀死对方?”

    萧金散顿时怔住。..

    任真眼光毒辣,只用一句话,就戳中了问题的关键。

    修行者武力强横,凭借真气对决,普通士兵根本无法插手,尤其是知命过后,连下五境的武修都只有干瞪眼的份儿,更谈不上出手援助。

    此刻萧金散身旁的虎卫,虽然战力强劲,也只是针对世俗军队而言,要想干预五境之间的战斗,几乎不可能。换句话说,萧金散没有帮手。

    既然如此,他赢得太荒唐了。别说是他,连任真都做不到。

    任真目不转睛,盯着他的脸庞,等着他给出解释。

    “我……”萧金散支支吾吾,面对他古井无波的眼神,紧张得额头渗出冷汗,“我因势利导,将他们各个击破!”

    任真沉默。

    场间陷入寂静。

    萧金散心脏砰砰狂跳,他看得出来,任真并不相信这笼统的解释。

    他正欲补充详情,这时,任真猝然抽剑,架在身侧一名虎卫的脖子上。这一幕,令所有人震撼无语。

    “说。”

    那名虎卫脸色惨白,战战兢兢,感觉脖颈间寒气直冒。

    他明白,任真是让他交代萧金散战斗的实情。如果说不出来,或者配合萧金散说谎,自己就会背负谎报军情的罪名,被当场处斩。

    他双腿哆嗦着,颤声说道:“小人不敢隐瞒,刚才亲眼看到,萧将军跟对方激战,一开始落尽下风,在那三人纠缠下,毫无胜算。于是,萧大人艰难脱困后,突然冲进后面的难民堆里。”

    性命攸关,他哪敢含糊其辞,也不顾萧金散的凌厉眼色,如实说道:“那些都是老幼妇女,没有还手之力,更没参与抢粮。萧将军连杀十几人,让他们措手不及,慌忙赶去救护,却中了他的暗器偷袭!”

    这卫士紧紧盯着任真,说到此处时,见后者脸色阴冷可怖,吓得没敢再说下去。

    任真将剑从卫士脖颈间撤回,却未收进鞘中,转身看向萧金散。

    “也就是说,你拿那些弱者当诱饵,使三人惊慌失措,再趁其不备偷袭。在兵法上,这叫引蛇出洞,对吧?”

    萧金散闻言,以为他是在帮自己开脱,心神骤松,点头应和道:“不错,俗话说,兵不厌诈,不择手段。我这招引蛇出洞,正好打中他们的软肋,令他们……”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

    任真的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亏你还知道,那些老幼弱小是他们的软肋!连逃亡之人,都懂得尊老爱幼,想保护周全,你竟然痛下毒手,明知他们没暴动抢粮,还当众草菅人命!”

    “兵不厌诈,引蛇出洞,这些都没错,但是谁告诉你,可以随意践踏无辜百姓的生命!你这种卑鄙歹毒的手段,就是在侮辱虎卫的尊严!”

    任真怒发冲冠,当着众军士的面,破口大骂。

    “你杀死一名带头者,就洋洋得意,自以为有功,那你知不知道,你滥杀无辜,欺凌弱小,会激起更多难民的愤怒!蠢货,等着他们来找你复仇吧!”

    跟庞大的逃难洪潮相比,敢站出来作乱的暴民,毕竟是少数。那些人饥饿难忍,为了活命而抢粮,其实心里也明白,这样做跟强盗无异,死有余辜。

    任真下令杀死他们,即使于心不忍,也于道义无愧,不会触犯公理舆论。没法讲道理,至少道理还在。

    这下倒好,萧金散屠杀无辜,连没参与抢粮的人都不放过,顿时将全体难民都推到了敌对面上。只要消息在难民中间流传开,群情激愤,抱成一团,局面将一发不可收拾。

    朝廷作壁上观,置流亡难民于不顾,本就丧失民心,令他们心生怨愤,仇视官兵。在这种形势下,萧金散再大开杀戒,践踏无辜弱者,等于把积蓄已久的火药桶引燃。

    众怒难犯,任真要是不迅速行动,赶在难民主力起义前,消除他们的愤怒和误会,那么,虎卫很难从这片平原全身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