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30章 牛家村老少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能让这么多人顺服,中年书生绝非凡人,自然看得出,任真这招很高明,是故意在演给他们看。

    当众废掉萧金散,等于是划清界限,向难民们表态,他跟萧金散并非一丘之貉,不会伤害无辜民众,从而减轻大家的敌意;

    同时,他杀伐凌厉,故意使出血腥甚至残忍的手段,又不止惩罚萧金散,更是在震慑亲眼目睹的难民,让大家意识到,他虽然仁慈,但绝无妇人之仁,杀起人时毫不手软。

    恩威并用,软硬兼施,任真还没开口,就先拿萧金散立威。

    他这一招也确实奏效,此时,周围的难民静静注视着任真,眼神里的惊惧情绪,取代了先前的愤怒战意。

    中年书生接过药丸,放到鼻孔处轻嗅,辨识出熟悉药草的气味后,渐渐放心,躬身给那断臂男子服下。

    任真没有急于开**涉,目光微移,看向地面躺着的另外十余人,问道:“他们也中毒了么?”

    这些都是矮小幼童,看起来不到十岁,没像那边的尸体一样盖着白布,显然是晕厥不醒。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眉宇间郁结着愁苦之意。

    “他们都是饿晕的。我好歹读过圣贤书,明辨是非黑白,若非万不得已,你以为我愿意率人抢劫军粮?身为教书先生,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在我面前……”

    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任真闻言,眉关紧锁,看着面黄肌瘦的孩童们,心情异常沉重。

    现在事情已经清楚了,难怪这里的暴乱最为凶猛,原来,是有十几名幼童饿晕,性命危在旦夕,同行的长辈不忍坐视不理,于是在私塾先生指挥下,疯狂抢粮,指望能给孩子们弄口饭吃。

    饿着肚子跋山涉水,连成年人都吃不消,倒下无数,更何况是这群弱小可怜的孩子。

    救他们命的粮食,就在对面路上,只要能凭运气抢出几袋,大人们哪怕流血负伤,至少可以挽救这些年轻的生命,也就值了。

    看着孩子们倒下的凄惨情景,谁又能铁石心肠,见死不救?

    任真转身看向范东流,还没开口说话,范东流已心领神会,箭步冲出人群,朝车队跑去。

    须臾之后,他扛着两大麻袋稻米,再次回到这里,放在任真面前。

    任真躬身坐在麻袋上,跟中年书生对视,沉声说道:“你们做得没错,人非草木,都不忍看着他们饿死。我既然运粮经过,更不能坐视不管,所有跟着你的童生,我都救了。”

    中年书生闻言,神情激动,朝任真深深稽首,“草民替这些孩子,谢军爷救命大恩!”

    这是最隆重的大礼。

    附近难民见状,喜形于色,纷纷跪地欲拜,却被任真厉声喝止,将书生一把拽起来。

    “我知道,要说可怜,不只是孩子,你们也饥肠辘辘,多日未进食。但是难民漫山遍野,人数太多,我救不过来。就算你们跪下求我,也无济于事。”

    书生起身,掸了掸布袍上的尘土,眼里噙着傲然笑意。

    “军爷以为,我们是在向你乞食?杨某自诩知书达理,更懂得知恩图报。别的不说,就冲你救孩子们的命,牛家村父老爷们,谁再敢抢粮,就是跟我杨靖过不去!”

    说罢,杨靖转身扫视周围人群,身上透出精悍的杀气。

    随着这声表态,牛家村的居民们纷纷附和,赞同杨靖的决定。

    “对,咱们又不是不讲理的刁民,早就约定好,救活孩子最重要,怎么能出尔反尔!”

    “咱们至今没抢到粮,再拖延一时三刻,娃娃们真就没救了!军爷的恩情,咱们得领!”

    “就是!军爷为前线将士运粮,还不是为了守护大唐疆土?咱们要是承情,就别让军爷为难!”

    ……

    三言两语,这些牛家村民达成一致,虽然自己还是饿着肚子,坚决不再聚众抢粮。

    任真心头微暖,恍惚看见自己被邻居们养大的童年。

    他能看得出,眼前这群人也很豪爽仗义,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含糊。那个叫杨靖的书生,别看表面文质彬彬,发起狠来颇像是一方恶霸,令人畏惧。

    他点头说道:“好,只要你们肯信守承诺,我可以把稻米交出来。不过,待会儿支锅煮粥,要是附近难民闻着香味赶来,抢夺孩子们的口粮,我可管不着!”

    杨靖淡淡一笑,不以为意。

    这时,中毒晕厥的男子醒来,在旁人搀扶下坐起,气息虚弱,说道:“军爷放心,这一路走来,敢从娃娃嘴里夺食的畜生,就没从杨兄手下活过……”

    杨靖俯身,开始替这男子号脉,“郭康,赶紧闭嘴疗伤吧!那个卑鄙歹毒的畜生,军爷已经擒来,待会你亲自手刃他,替乡亲们报仇!”

    郭康一听这话,双目圆瞪,怒气狂涌,哪还有羸弱病态,恨不得立即跳起来。

    “狗娘养的!连娃娃都狠心下手,看老子活剥了他的皮!”

    在众人拉扯劝阻下,他才乖乖躺回地上,继续养伤。

    这时,杨靖走到任真身旁,轻声说道:“能否移步一叙?”

    任真微怔,跟杨靖离开人群,走进一块凹陷土坑里,席地而坐。

    杨靖开门见山,直接说道:“军爷愿意救那些可怜孩子,在下深表感激,无以为报,故而多嘴想替你分忧,希望你别误解。”

    任真点头,知道他有心里话要说。

    杨靖说道:“我们牛家村的人,公私分明,懂得什么叫道义,绝不会再抢粮。但是逃难人潮太庞大,龙蛇混杂,想必你们粮队各处都受到袭击。你又该如何降服更多的人?”

    任真凝眉不语。

    杨靖说的是实情,在他震慑统领下,这群难民还算通情达理,见任真交出元凶萧金散,又主动搭救孩子们,便承这份人情,不肯闹事。

    然而,平原上难民太多,其他人为了活命,不择手段,断然无法轻易摆平,他们才是难啃的骨头。

    “你有何良策?”

    任真见他发问,便猜到他心里已有主见。

    果然,杨靖干咳一声,说道:“依我看来,军粮不可有失,难民不可屠杀,两者难以保全,不如取个折中之策。你留下小部分军粮,让他们去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