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31章 民心向北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神色微滞,并非意外于杨靖的建议,而是没想到,这落魄书生竟跟他有极其相似的看法。

    难民暴乱一起,他在思考应对之策时,就曾想过这个主意。

    他主动放弃一部分粮食,将其抛诸空地上,成为无主之物。那些疯狂的暴民见状,必会蜂拥而去,展开内部抢夺,而非继续跟虎卫争斗。毕竟抢没主的东西,当然比从虎口夺食容易。

    这招弃卒保车,能以微小的代价,将难民祸患引开,让他们内部产生混乱,无法再紧抱成团,拦截运粮军的去路。

    而且,自愿交出一部分粮食,也能挽救不少难民的生命,这是慈善之举,既化解危机,也让任真赚得好名声。这一招相对温和,能尽可能减少军粮损失。

    但是,鉴于某个原因,任真并未迅速采纳,仍然在犹豫之中。

    此刻听杨靖提起,他若有所思,调侃道:“凭你的五境修为,在难民里罕逢敌手,到时率领牛家村民抢粮,肯定没人抢赢你们!”

    杨靖自身实力强劲,又足智多谋,指挥村民密切配合,这一招最直接的受益者,当然是牛家村人。有了可抢夺的粮食,至少他们自保无虞。

    见自己的小心思被识破,杨靖淡淡一笑,并不觉难堪。

    “乱世之中,为强者居之,实力强的人理应抢到饭吃。只怪我们差得太远,不然,我何必这么麻烦,早就率人劫走大批军粮了!”

    任真深以为然。难民这么多,总有人要饿肚子,抢不到粮食,也别怪竞争残酷,世道不公,要怨就怨自己不够强。

    他打量着杨靖上下,说道:“我看你举止文雅,又深明大义,绝非平庸之辈,难道是哪家书院的贤士?为何流落至此?”

    他对杨靖的底细摸不透。..

    此人书生打扮,且是私塾先生,大概是儒家门生。但他又通晓兵法,指挥有度,懂得驾驭军心,似乎出自兵家路数。刚才的切脉诊病,就更让任真看不懂了。

    杨靖闻言,怅然答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不敢瞒军爷,我并不是儒家门徒。诸子百家,早已尽数没落,至于我师门的名号,实在羞于启齿……”

    任真诧异道:“为何?”

    杨靖神色黯淡,“我出自丹青道,家师丹青绝,已经……离开南晋。”

    任真骤惊,“你跟吴道梓是一伙的?!”

    这场南北战争的起点,便是吴道梓叛国,里应外合,将南晋主力悄然引入江北。丹青道唯吴家是瞻,一并投降南晋,此人怎会混在难民人群里!

    难道他真是奸细?不对,他怎敢主动吐露身份?

    任真表情震撼,无数念头在脑海里闪过。

    杨靖愤懑地道:“看来你都知道了。家师不得志已久,自认为饱受欺压,于是率众叛国,献城求荣。我跟他志向不同,不肯见利忘义,厚颜寡耻,所以分道扬镳,脱离了他们的队伍。”

    任真心头微松,这时又想到,那些牛家村民跟杨靖相熟,乐于拥戴他,想必是钦佩他的高风亮节。此人呵护孩童,心怀仁义,应该不像是装出来的。

    “我回到牛家村,办了一座私塾,教当地娃娃们读书识字。前不久,敌军攻占家乡,我有心归隐山林,又放不下那群学生,怕他们在逃难途中,被蹂躏遗弃,便护送他们一路北上。”

    任真释然,难怪此人身手不俗,却甘愿混在难民里流亡,原来是心疼学生们的缘故。

    “那位郭康兄弟,以前曾是军伍教头,因为看不惯上司的恶行,愤然辞官回乡,当卖肉屠户。我俩本想将乡亲们安置好,再各自离开,谁想到,北唐之大,竟没有一城愿收留我们!”

    他叹了口气,落寞之情溢于言表。

    任真不知如何出言安慰,沉默一会儿,沉声问道:“接下来,杨兄有何打算?一直这么逃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孩子们还太小,继续风餐露宿,肯定会吃不消。”

    杨靖低头,凝视着皴裂的土地,眼神飘忽,“粮食……我得带他们找到粮食。”

    弄不到粮食糊口,无论逃往哪里,始终都是过客,无法真正立足扎根,让乡亲们生活下去。

    然而,北唐今年旱灾严重,各地都在闹饥荒,粮食极度匮乏,杨靖这个想法注定难以实现。

    以难民们的身体状况,肯定没法撑到秋收时节。如何安顿下来,这是迫在眉睫的难题。

    任真踌躇片刻,说道:“你刚才建议我,放弃一部分粮食,让大家去抢。先前我考虑过这主意,但是我想,杯水车薪,就凭我送的那点粮食,救不了多少人,更没法真正解救你们。”

    杨靖眨了眨眼,反驳道:“但总好过我们迅速饿死。连这片平原都走不出,还谈什么以后?”

    任真听出这话里的意味,解释道:“你别误会,我没说不采纳你的建议。而且,我准备更慷慨一些,拿出比你想象中更多的粮食。”

    杨靖豁然抬头,眸光明亮,“多少?”

    任真没开口,取而代之的,是伸出一根手指。

    杨靖情绪激动,惊呼出声,“一万石!”

    任真摇头,“十万石。”

    杨靖心脏怦然一跳,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任真给出了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要知道,整支运粮军里也只有六十万石,这意味着,任真愿意放弃足足六分之一的粮食,来救济难民。

    这绝不是弃卒保车,已经伤筋动骨,影响到前线的军粮供给。

    任真为何如此慷慨?难道他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杨靖呆滞良久,才缓过神来,以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他,问道:“你不是在开玩笑?十万石军粮丢失,到时你如何跟朝廷交代?这么大的罪名,你承担不起!”

    “朝廷?”

    任真冷冷一笑,站起身,负手环顾着漫山遍野的难民,说道:“朝廷再坐视不管,让形势恶化下去,恐怕朝廷就不存在了。”

    杨靖脸色剧变,站在任真身后,犹豫一会儿,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任真望向北方天空。

    远方山丘顶上,一只雄鹰盘旋而过,像是在等着新鲜肉尸倒下,让它饱餐一顿。

    又像是猎人放出的战鹰,正从高空侦查敌情。

    任真眯起眼眸,眺望着它,幽幽地道:“我愿意提供十万石粮食,不过前提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杨靖感到意外,不明白任真此话何意,难道他是为了自己,才肯如此慷慨解囊?

    任真说道:“我要你把所有人凝聚在一起,带他们去北方。”

    杨靖皱眉说道:“难民人数太多了,我没那么大本事,能让所有人听我的。他们领完粮食,就会一哄而散,不是每个人都感恩戴德,肯服从你的调遣!”

    他越发困惑,任真究竟想干什么。

    任真头也不回,“那你就告诉他们,去北海有饭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