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33章 后福和后患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杨靖听得心潮澎湃。

    人的境遇各有不同。身陷逆境,就守住骨气,自强不息;处在绝境,无路可退,那就奋起反击,无所畏惧,杀出一条血路!

    道始终是自己的,什么顺势逆势,皆以我为主。只要初心不改,当顺便顺,该逆则逆,何须仿效他人,强行树立固定的标准。

    大争之世,奋发图强,才是颠扑不破的正道。

    杨靖豁然开朗,说道:“我明白了,每个难民都贫困如洗,力量弱小,难以在乱世立足,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人多。只要将民众凝聚起来,挟泰山以超北海,整座大唐都会被踏在脚下!”

    任真说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坐而论道容易,亲身践行才难。我只是站在难民的立场上,为他们指点出路,至于如何达到目的地,要靠他们一步步走下去。”

    杨靖点头,凛然道:“您放心,我一定遵照您的吩咐,顺利将他们带到北海。”

    “你怎么还不明白?”任真轻笑,“这不是我的吩咐和命令,我只是过客,跟你们立场不同,要走的路也不同。我肯指点,是出于良心,你们去不去,对我无所谓。”

    杨靖似懂非懂,“您要走的路,又是什么?”

    他想不明白,任真既是朝廷命官,为何会建议他们反叛。明知朝廷昏庸无道,他也认为应揭竿而起,为何自己却无动于衷?

    任真摇头,没有回答。

    道不同,不相为谋,一个是谋生存,一个是谋天下,这两者能商量到一起才怪。

    任真眼里的敌人,从来都不止北唐。所以,他需要南下抗敌,粉碎武帝统一天下的勃勃野心。

    杨靖是聪明人,见他讳莫如深,转而说道:“先生今日指点迷津,救万民于危亡之际,大恩如此再造。恳求您赐下名讳,我等如若脱困,必定结草衔环,以报大恩!”

    说罢,他叩首拜谢。

    任真受之无愧,看着他的谦恭姿态,淡淡说道:“对我而言,只是举手之劳,不忍见死不救罢了,哪指望你们报恩?名讳就免了。”

    做好事可以留名,这种教唆他人造反的好事,还是不留名为妙。

    杨靖跪地不起,执意说道:“我等此去北海,投靠义军,他日跟朝廷为敌,恐会跟您兵戎相见。只要得知您的名讳,我等必定退避三舍,不敢与您为敌!”

    他说得不无道理。

    任真是朝廷将领,杨靖可能会当上义军首领,两者势同水火,以后在沙场之上,两人真有可能对垒。即使任真不领情,杨靖感恩戴德,也万万不肯恩将仇报。

    任真略微踌躇,心道,要想查知运粮官的身份,并非很困难,便没必要刻意隐藏,于是答道:“我叫蔡酒诗。”

    杨靖铭记在心,忽有所思,从怀里掏出一块翡翠玉佩,递给任真。

    “蔡先生,日后用得着兄弟之处,你只需以此信物,捎个口信到北海,杨某一定欣然领命,万死不辞!”

    留条后路,何乐不为,任真收好玉佩,说道:“这么多条人命,就交给你了,好自为之。”

    他不再停留,转身离开。

    范东流担心他出事,一直在远处候着,迎上前问道:“侯爷,事情谈妥了么?”

    任真往粮队方向走去,说道:“这股最剽悍的难民,已经摆平了。不过,难民人多势众,指望以德服人,凭同样手段感化其他难民,这太不现实。”

    范东流跟在身畔,沉声道:“要不,咱们丢卒保车,放弃少量粮食,将难民抢夺的矛头引开?”

    任真微怔,旋即开心一笑。他没白器重范东流,此人心思机敏,跟他和杨靖想到一起去了,果然英雄所见略同。

    “你这主意不错,深合我意。不过,光跟我说没用,待会你还是把这话说给其他人听吧!”

    中军的暴乱平息后,他带着范东流,返回开路的精锐前锋里。

    暗形和梅琅等人迎了上去。平原四处人声鼎沸,即使没有下属报知,他们也想得到,必然是有难民哗变。

    梅琅关切问道:“情形如何?”

    任真皱眉说道:“形势很严峻,粮队各段都有暴民抢粮。再这么下去,我担心咱们会损失惨重,无法全身而退。”

    梅琅骤凛,这时,暗形冷冷开口,脸上没了惯有的温和笑容。

    “侯爷未免杞人忧天,太把暴民当回事了。别看他们气焰嚣张,哼,我不信世上会有悍不畏死的人。”

    这话音有些刺耳,任真闻言,眼眸微眯,“统领说得对,世上没有不怕死的人,但是,饿死比战死更窝囊,也更痛苦。如果硬拼起来,他们人多势众,虎卫很难严密护住粮草。”

    他已经猜到暗形态度冷漠的原因。

    果然,暗形轻哼一声,反驳道:“侯爷不是已经擒下萧金散,去跟难民求和了吗?怎么,搭上一条雪影卫精英的性命,都没能谈拢?”

    任真不动声色,心里暗忖,暗形的情报竟如此迅速,这么快就知道了,看情形,虎卫里肯定安插进不少雪影卫。

    “难怪统领脸色阴沉,原来是在痛惜萧金散。需要我给你一个交代吗?”

    “不必了。”

    暗形冷冷回绝,他既知道萧金散出事,自然对事情原委一清二楚,本就理亏,再想跟舌辩群臣的吹水侯吵架,等于自取其辱。

    “离京前,萧大人曾托付我,照应他侄子的安全。你既敢把萧金散交出去,那就等回京后,你亲自去面对那把铁伞吧!”

    萧铁伞无妻无子,孤苦伶仃,膝下只有这么一个侄子,本指望将绝学传承给他,如今却被任真推出去,断送了性命。

    暗形确信,萧铁伞一定饶不了任真。

    任真毫无惧意,“我会当面跟他说清。”

    不止是萧金散,他很清楚,自己班师回朝后,肯定要为军粮一事大费口舌。

    梅琅见气氛紧张,开口打圆场,说道:“咱们护送粮草为重,投鼠忌器,不宜跟暴民硬拼。为今之计,还是想办法从此地脱身,摆脱难民的骚扰。”

    “对!”范东流也不愿看到内部不和,连忙说道:“我有个主意,咱们可以放弃一部分粮食,扔到荒野上,任由难民们哄抢。趁他们注意力转移,咱们火速行军前进!”

    梅琅拊掌一笑,“让这群刁民窝里斗,没工夫再跟虎卫血拼,如此弃卒保车,范兄此为妙计。”

    在场有五人,任真、暗形、梅琅、范东流,以及绣绣。

    梅琅和范东流表态,任真心头微安,侧首看向暗形,“统领对此有何看法?”

    暗形沉着脸,“我没异议。”

    任真点头,“那就这么定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绣绣忽然插嘴,问道:“那么,该扔多少粮食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