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34章 马蹄南去人北望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心意微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他心里早打定主意,要放弃十万石粮食,以诱饵的名义分发给难民,同时也是支援他们投靠北海的盘缠。

    但这话不能从他嘴里说出。眼下,军营里虽由他作主,却龙蛇混杂,有暗形和梅琅等人监视,他自己主动提出,必然会让这些人生疑,激起强烈反对。

    刚才范东流主动倡议,赢得其他人的同意,接下来,又该如何让他们接受十万石的巨额数字?

    场间陷入沉默。

    范东流见提议被采纳,备受鼓舞,再次主动打破僵局,“依我看,不如抛出一万石,如何?”

    “少了,”梅琅微微思忖,摇头说道:“范兄低估了附近难民的数量。走出这片平原,还有数十里地,估计得三万石才行!”

    任真沉默不语,期待着他们继续加价。

    这时,绣绣走到旁边,负手眺望着官道一侧的庞大难民群,颇有几分男儿气概。

    “以前游览古迹时,曾偶然寻得一句诗,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今日看到哀鸿遍野的惨况,不免忧心社稷民生,真恨不得倾尽所有粮食,让大唐寒士俱饱腹!”

    说罢,她故作忧愁,在众人面前长叹一声。

    任真见状,心里冷笑不止。这女人打的算盘,能忽悠得了别人,却骗不过他。

    绣绣是南晋密探,说什么忧心北唐民生,只是个幌子,真实目的无非是,想打动在场某些人,把更多军粮捐给难民。军粮减少,前线供给紧缩,对南晋当然是好事。

    果然,有人立刻中计。

    为了讨好美人芳心,梅琅慨然道:“林兄所言极是。咱们投身疆场,浴血杀敌,所为者何?还不是为了保境安民,能让百姓安居乐业!”

    他偷瞥绣绣一眼,见她面露戚色,继续说道:“眼见这么多人背井离乡,流离失所,即使他们不抢粮,难道朝廷就没有责任赈灾放粮?难道咱们就不该主动施舍,帮他们渡过眼前难关?”

    他心里则想着,妇道人家就是心肠软,见不得别人可怜,反正粮食不是他的,只要能讨清音姑娘欢喜,捐出再多又何妨?

    绣绣抿嘴一笑,望着谄笑的梅琅,明眸波光流转,“是啊,难民众多,三万石有点少。咱们可以多给些,当成是替朝廷赈灾,如何?”

    范东流闻言,暗自诧异,梅琅以前横行霸道,恃强凌弱,何时变得忧国忧民了?

    不过,他认可梅琅的说法,附和道:“不错,朝廷理应救济难民,咱们索性多放粮食,权当赈灾。至于军粮,足够数月之用,过后再抽调便是。”

    梅琅趁热打铁,说道:“那就五万,如何?跟六十万石相比,不过九牛一毛。”

    暗形神色僵滞,对这些青年的主张极不认同。..

    他是带过兵的人,知道粮草干系重大,绝非儿戏。眼前北唐饥荒严重,到处缺粮,更不像范东流说得那般轻巧,可以随时从别处抽调。前线一旦断粮,军心就会大乱,甚至引起哗变。

    他准备出言反驳,否决这一主张,却被任真及时察觉,抢先一步开口。

    “难得你们有仁爱之心,呵护这些难民,本侯理应成全。这样吧,不妨更慷慨一些,拿出十万石救济他们!”

    “十万石!”

    所有人惊呼出声。

    拥护赈灾的三人,都不敢想象,任真会有如此大的手笔。而反对赈灾的暗形,更是瞳孔收缩,脸色因震惊变得微白。

    他们的统帅太大胆了。

    惊愕片刻后,绣绣率先缓过神来,喜悦地道:“侯爷果然有大气魄,十万石粮食出手,这批难民必能渡过危机,感念朝廷恩德!”

    溢美之词是假的,高兴是真的。她以为,坊主大人是要发力,助南晋毁掉北唐军粮,所以才出手阔绰,毫不吝惜。可惜她不知道,此事背后大有玄机。

    绣绣高兴,梅琅也跟着高兴,赞叹道:“老师体恤民情,爱民如子,能有您这样的柱梁,乃百姓之幸,大唐之幸!”

    “万万不可!”

    暗形此时忍无可忍,厉声喝止道:“十万石绝非小数目,一旦分给难民,军需会出现巨大缺口,难以填补。就算是朝廷和陛下,也绝不会同意你的决策!请侯爷三思!”

    任真眨了眨眼,心道,果然还是出现了反对的声音。

    作为主帅,他有决断大权,无需征得属下认可,但他得给暗形一个解释,否则,对方绝对会火速密报京城,建议女帝罢免他的军权。

    “形势所迫,咱们总得低头妥协,帮难民渡过危机。即便不顾他们的死活,也要从全局考虑。暗形统领,如果坐视不管,你知道他们接下来将去何处吗?”

    暗形决然道:“去哪里是他们的自由,不在你我将帅的考虑范围之内!”

    任真眨了眨眼,“从这里往北,是长安。”

    暗形顿时怔住。

    “我怕这群难民饿急了,仇视朝廷,会到京城闹事。他们声势浩大,而京城空虚,又无重兵把守,届时若有闪失,北唐将万劫不复!”

    听到这种可能性,暗形脸色微变,不安地道:“你凭什么断定,他们会去京城闹事?再说,不过是一群平民百姓而已,怎么可能攻破坚固城防?你太多虑了!”

    任真装出凝重表情,沉声道:“我跟难民谈判时,听他们的口气,对朝廷作为不满,想去长安城外上达天听,质问为何无视百姓死活,不肯救济灾民。”

    他缩了缩脖子,“我怕他们玩儿真的。”

    暗形也有点怕了,沉默一会儿,说道:“即使如此,安抚民心的差事,也不该由咱们做。把十万石军粮交出去,将士们该怎么办?前线要是乱了,北唐就彻底完了。”

    任真准备回答,忽然警觉到,身边还有绣绣在场,绝对不能让她听到,于是,他以神识传音,向暗形说了一句话。

    “我有办法补充军粮。”

    虽然粮食奇缺,但他知道,除了北海以外,还有个地方,肯定囤有不少粮食。

    暗形仍有不甘,“可是……”

    “没有可是,”任真冷冷打断,“别忘了,这些军粮是我捐钱筹措的,难道连十万石都做不了主?”

    他出钱买的粮食,理应由他说了算,这正是当初女帝派他运粮的用意。所有人都可能假公济私,侵吞军粮,唯独任真不会。

    粮食本来就是他的。

    话说到这份上,暗形再没理由反驳,只好说道:“你是主帅,我没法否决你的决定。但是,身为监军,我会将此事原原本本地密报给陛下!”

    任真淡淡一笑,转身望向北方。

    “陛下会明白的。”

    (第三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