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35章 旧时约定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西方,秋暝山。

    虽已初夏,山腰的别院隐藏在云雾里,宛如仙境,清凉而静谧,是不可多得的避暑居所。

    院内有棵槐树,两名长者坐在树下石桌旁,没有在意桌面的棋局,而是凝视着小不起的身影,看他挥舞小拳头卖力练武。

    剑道盟主,墨家巨子,两人成名多年,在北唐江湖中叱咤风云,难得有清闲功夫,抛开俗世烦扰,一起坐在世外小院里,指点后辈。

    “不错,是块修行的好苗子。”

    看了一会儿,隋东山点头,目光流露出对小不起的喜爱,“剑狂和剑隐同时相授,小家伙儿日后入世,肯定能威震天下,罕逢敌手!”

    剑道结盟后,诸子百家的残余势力也搬到这里,和睦相处,暂时躲避朝廷的封杀。

    眼瞅着大好机会,李慕白心生一计,让小不起拜各路强者为师,分别学习不同的技艺,希望他能博取百家之长,集武道大成。

    小家伙年纪虽小,但聪明绝顶,悟性甚至胜过不少成年人。有这么多名师指点,他的起点太过,未来不愁成为一代宗师。

    李慕白闻言,淡淡一笑,笑容值得玩味,“以他的身世,光靠修为远远不够。杨老先生肯道破玄机,让咱们知情,我想,他是想让诸家支持小不起,以后大有作为。”

    隋东山凝眉,捋着胡须,老脸上的皱纹加深几分。

    “若非他主动说破,谁能想到,平时跟在他身边的娃娃,就是传说中襄王的遗腹子?旧皇族的血脉,居然会被他救走,此事着实匪夷所思……”

    小不起,大名高攀,原来竟是襄王高澄的骨肉。

    这小家伙体内流淌的,是最正统的皇家血脉。若以血统而论,高澄是嫡长子,他又是高澄的子嗣,太祖死后,理应由他继承北唐皇位。

    当年高澄被女帝害死,就是由于皇位之争。小高攀跟她有血海深仇,等他长大成年后,知晓身世真相,必会跟任真一样,视武氏党羽为死敌,卷进争夺皇权的纷乱里。

    天佑贤王,香火不绝。

    昔日你们对我爱理不理,来日我让你们高攀不起!

    此时,李慕白脸色沉凝,回忆起往事,唏嘘道:“不瞒你说,我跟他父亲是故交,他冤死后,我听到遗腹子的流言,也曾寻找过。玄机先生精通占卜推演,预见未来,能找到小家伙,我倒不惊奇。”

    他微微一顿,“我惊奇的是,他为何愿意替高澄保住香火?最近几年,听说他把小不起带在身边,一直百般呵护,难道他跟高澄之间,也有很深的交情?”

    “他不肯说,这就是永远的谜团。”

    隋东山目光闪烁,若有所思,“不管怎样,能得两大风云强者疼爱,这小家伙不致太可怜,也算是上天的补偿吧!难怪你主动收他为义子,原来跟他父亲早有交情。”

    山风微起,有雾气从院外飘进来。

    李慕白深吸一口气,表情沧桑至极,“当年结伴出游,我们三人曾有过约定。等高澄的孩子出生后,就让他认我为义父,拜天行兄为师,合力教他修行……”

    “天行是谁?”

    李慕白黯然道:“就是开国大将军,任天行。年轻时,我们把酒言欢,成为莫逆之交。谁想到,世事难料,后来这两位挚友,都家破人亡,背负逆贼的罪名……”

    当初在湘北道,任真亲切称他为李叔,便是基于父辈的这段交情。

    后来在桃山,李慕白挺身而出,替小不起挡下儒圣一尺,当时不知真相,现在想来,其实也保护了故友之子。

    两个孤儿,都孤苦伶仃,李慕白作为当年三人的唯一生者,算是他们最亲近的长辈了。

    见他伤感落寞,隋东山缄默,不忍再勾起他的回忆。

    树下寂静无言。

    过了一会儿,小不起练完剑,兴冲冲跑过来,钻进李慕白怀里,气喘吁吁,“义父,你们在聊什么?”

    李慕白抬手,擦拭着他额头的汗水,宠溺地道:“我跟你隋爷爷说,准备以后给你说媒,娶个俊媳妇儿呢!”

    小不起脸蛋通红,却不是害羞,而是练剑累的缘故,眼睛放光,“真的?比晴儿姐姐还俊?”

    李慕白忍俊不禁,心说,凭咱两家的交情,即使是让晴儿嫁给你,亲上加亲,也未尝不可。

    话晴儿,晴儿到,小院门外,一道倩影闪进来,走到槐树下。

    隋东山抬头,打量着墨雨晴的容貌,笑着称赞道:“侄女不止生得俊俏,根骨奇佳,修行天赋也很惊艳,不愧是巨子的爱女!”

    墨雨晴并不领情,瞥了这糟老头一眼,没搭理他。

    小姑娘挺记仇,清晰地记得,两人在云遥宗初次相见时,她被任真易容成丑八怪,遭到隋东山的冷言嘲讽,而且还说她天赋比薛清舞差,触动了她的自尊。

    隋东山不知真相,现在碍于情面夸她,自然无事于补。

    她径直看向李慕白,面无表情地道:“口信我已经带到,马上就要启程返回,你们有没有回复的话?”

    李慕白叹息一声,无可奈何。因为亡妻的缘故,墨雨晴始终耿耿于怀,不肯认他这个父亲。

    “你能不能留下来,再陪我待一段时间?”

    他语气诚恳,甚至带着哀求的意味。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墨雨晴留在身边,共享天伦之乐。

    “不必了!”墨雨晴冷冷拒绝,看着他怀里的小不起,说道:“你不是有儿子了,还留我干什么?”

    李慕白脸色难看,揉了揉小不起的脑袋,说道:“小高攀,你想不想跟你晴姐姐一起玩耍啊?”

    小不起盯着神情淡漠的墨雨晴,眨了眨眼,似乎不太情愿,“晴姐姐,留下来跟我玩,好不好?”

    墨雨晴没有搭腔,不忍心对小孩子太凶。

    隋东山见状,替李慕白打圆场,说道:“晴儿,留下来吧!老夫可以破例,收你和小高攀为徒,一起学我的沧流剑诀!”

    墨雨晴冷哼一声,无动于衷,小不起却欢喜雀跃,拍掌叫好,“好啊好啊,隋爷爷,我要先拜师,当晴姐姐的大师兄!”

    他麻利跪下,要抢着磕头拜师。这份觉悟,比崔鸣九强太多。

    别看他小小年纪,对武道修行极为痴迷。秋暝山里,教他功夫的强者不在少数,但是,杨玄机离开前,特意交代过,任何人都不准收他为徒。

    所以,他一直没有师尊,此时听隋东山说要收徒,特别兴奋。

    墨雨晴将他的滑稽举动看在眼里,忍不住嘲笑道:“年纪不大,野心倒不小,谁说拜师早,就能当师兄?我比你年长,你就得喊我师姐!”

    她不知道,她这句无心之言,将会引出一个巨大的谜团。

    “你说得不对!”

    小不起很不服气,立马爬起来,扯着李慕白的衣襟,央求道:“义父,你给我评评理!”

    李慕白哭笑不得,朝墨雨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跟孩子较劲,然后说道:“你没说错,入门分先后,你拜师早,你就是晴儿的师兄!”

    “对!”

    小不起这才心满意足,朝墨雨晴噘嘴示威,神气的很。

    就在这时,他脑海里灵光乍现,忽然想起一事。

    “不对……年前去云遥宗时,我记得老爷说过,那位剑圣叔叔,会是我未来的师兄。我今天磕头拜师,他以后再拜师,应该叫我师兄才对!”

    他挠了挠头,一脸困惑。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李慕白顿时怔住。

    他知道,真剑圣闯金陵时已经死了,后来回云遥宗的假剑圣,是任真易容而成。

    杨老头沉默寡言,不会信口开河,无故欺骗一个孩子。他说剑圣是小不起的师兄,指的自然是任真。

    那么问题就来了,小不起今日要拜隋东山为师,抢在任真的前头,任真还如何成为他的师兄?

    李慕白眉头一皱,忽然觉得事情不简单。

    他联想起刚才说过的话。

    当初年轻时,他们三人曾约定,让任天行收高澄的孩子当徒弟,而任真跟任天行又是父子,有这层血缘关系在,无需拜师,小高攀就得喊任真为师兄。

    这才是让任真无视拜师先后、注定当上师兄的唯一可能。

    杨老头说那句话,难道考虑的是任天行?

    他摇了摇头,狐疑道:“那时候,只有我们三人在场啊……”

    (第三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