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38章 似曾相识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云烟茶是北唐名茶,独产于南溪山,因种植在云雾深处而得名。

    此茶色绿味醇,香气似烟雾袅袅,意韵如纤云绵长,深受北唐贵族的喜爱,更被女帝钦点为贡品,每年都会分批运往京城。

    云烟茶产量稀少,有价无市。除了王公大臣府中,能得到宫廷恩赐,在民间市面上,只有城西的云烟坊出售,每天仅限三壶,还要视客人的雅俗身份而定,绝非有钱就能喝到。

    足见云烟茶名气之盛。

    见云烟茶紧俏,价值千金,一些人从中看出赚钱商机,想自行种植茶树。然而,无论茶商们如何尝试,即使是重金购得云烟茶原株,只要离开南溪山,炒出的茶叶便韵味全失,跟普通品种无异。

    故而,南溪山的茶乡地位无可取代。

    南溪山恰好处在乌巢和濮阳之间,云雾缭绕,恍如仙境。任真今日取道于此,并非确定让粮道经过这里,而是他特意前来看看。

    他对茶道本身不感兴趣,要看的是风土人情。

    刚进京城时,他按照曾去云烟坊坐过,想远远观望庸王一面。高瞻酷爱云烟茶的癖好,满城皆知,他却不以为然,而是怀疑高瞻跟云烟坊幕后存在关联。

    果然,通过李凤首出手试探,他暗中窥出端倪,证实了猜想。高瞻并非痴迷茶道,而是以云烟坊掩人耳目,私下蓄养死士,意图难明。

    高瞻极其聪颖,顺水推舟,故意在试探中负伤,再以静养为由告病,请求离开京城,去南溪山种茶。女帝放松警惕,又在任真的劝说下,准了他的请辞。

    若是不出意外,高瞻本应在南溪山顶,云雾深处。

    然而,他刚脱离樊笼不久,任真就在京城杀人复仇,掀开当年旧案真相。女帝迫于舆论,情急之下,只得反咬一口,归咎于高瞻血口喷人,污蔑君王,继而下达缉捕令。

    高瞻外表憨厚,内心狡诈,岂会真的闭目塞听,不闻时事,收到京城密报后,便连夜率领三千死士逃离,放弃南溪山的老巢,去向不明,成为一大潜伏隐患。

    当初离开京城时,高瞻曾感慨过一句,很想亲自会会任真。

    今日,任真来了,可惜他已不在这里。

    梅琅等人自然不知这些隐情。京城豪门权贵,无不是衣来张手,饭来张口,没少喝过云烟茶,却对产地一无所知,并不知此地曾是高瞻秘密训练死士的据点。

    夜色将至,粮队匆忙登山,在半山腰的平坦地带扎营。此处居高临下,视野开阔,能及时防范敌人偷袭,是不错的宿营选择。

    忙碌奔波了一天,大部分虎卫用完炊饭,便开始歇息。任真没有闲着,亲自检查警戒岗哨后,他带着徐老六和绣绣夤夜登山。

    他来这里,主要意图就是勘察高瞻留下的痕迹,争取能发现有效线索,帮助他预判出高瞻兵力的规模和去向。

    除此之外,他心里一直有预感,高瞻躲在幕后经营云烟坊,肯定藏着周密的计划,针对武家有所部署。如果只是为了跟死士保持联络,没必要冒着暴露的风险,如此大费周章。

    他希望能在山顶找到答案。

    三人实力都很强,身手矫健,只用了一盏茶功夫,便抹黑来到山顶。

    南溪山顶并不陡峭,数座山墩连在一起,相对平坦。借着朦胧月光,任真能看到,黑糊糊一大片,都是种植的茶树。高瞻撤离后,果然这里还有茶农。

    三人猫腰潜行在茶园里,悄无声息,朝远处的零星灯火摸近。

    走进之后,任真才看清,此地有几座茅屋,彼此相距不远,里面烛光跃动,主人还没睡下。

    任真努了努嘴,示意女扮男装的绣绣前去敲门。

    趁她不备之际,他偷偷将自己和徐老六易容,防止暴露身份。

    开门的是壮年男子,穿着件粗糙布衫,皮肤黝黑,显然是名地道的庄稼汉。

    他目光扫过三人,南溪口音浓厚,“这么晚了,有事吗?”

    绣绣温和一笑,彬彬有礼地道:“我们是过路的行人,迷失在云雾里,误打误撞走到这里,大哥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借宿一晚?”

    说着,她从袖中掏出一块碎银子,递给壮年汉子。

    汉子没伸手去接,依然挡在门口,也没有请他们进去的意思,警惕地道:“行人?普通行人怎么会来深山老林?怕是你们别有用心吧?”

    他背对屋内的灯光,丑陋面容格外阴森。

    “大哥过虑了,”徐老六走上前,憨笑道:“这附近的地形太复杂,还有云雾遮掩,俺们也是误打误撞,本以为能迅速穿过,谁知道越陷越深,小瞧了这片深山!”

    他浓眉大眼,外表朴实忠厚,笑起来很有欺骗性。

    那汉子半信半疑,还没开口答复,只听屋里有人问道:“投宿的?”

    听嗓音粗糙,也是个成年男人。

    任真心意微动。

    普通家庭都是夫妻子女,极少有两名汉子住在一起。难道是兄弟二人,还是暗藏玄机?

    “嗯,三个人。”

    “让他们进来吧。”

    门口汉子闻言,不再阻拦,放他们进屋。

    任真一走进来,便看见屋内布置简陋,中央放着一张方桌,有名中年男子坐在板凳上,平静注视着他们。

    徐老六开始自我介绍,说些客套话,任真则打量着此人,有点诧异。

    这人身板弱小,大概四十有余,寻常农家打扮,但任真注意到,他的皮肤白皙细腻,保养得很好,一看就不像是干粗活的农夫。

    更耐人寻味的是,他手边的桌上还半卷着一本书,封面隐约透出“三辅”二字。

    任真眼明心细,捕捉到这一细节,心里暗暗吃惊。他博览群书,已经猜出这本书的全名,《三辅皇图》。

    准确地说,《三辅皇图》是一部地理著作,里面详细记述了长安、扶风、虎丘三地的地形,是北唐将领必读的经典之作。

    此人隐居山林,不涉世事,看这种军事经典做什么!

    刹那功夫,中年男子信手拿起书本,抛到后方床上,笑眯眯地道:“三位凑合着过一晚吧!我们兄弟俩挤一张床,给你们腾出一张。”

    任真站在徐老六身后,一同道谢,仔细端详这人的面容时,隐约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