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40章 最大的危机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危在旦夕,明显是身中剧毒的症状。喝茶前他还好好的,最大可能性就是茶里有毒。

    然而,这其中疑点太多。刚才,三人亲眼盯着王氏兄弟取茶烧水,对方绝没有下毒的机会,他们才敢放心饮用。剧毒又是如何被任真饮下的?

    在这关头,徐老六哪还顾得上思考,大手隔空一抓,六境真力爆发,直接将王云吸了过去,死死扼住他的咽喉。

    “把解药拿出来!”

    他眼眸通红,表情狰狞可怕。

    旁边的王化腾见状,试图冲上来救兄长,却被绣绣一掌拍倒,当场晕厥过去。

    王云的脖子被掐住,脸色惨白,满头冷汗,竭力呻吟道“我没下毒……”

    话音未落,那只大手猛然发力,令他险些窒息而亡。

    “**,你忽悠谁呢!”

    徐老六满口脏话,他是真的急了。

    绣绣不像他一样关心任真,头脑冷静很多,她拍了下徐老六的肩膀,示意他别用力将人捏死。

    “这事太蹊跷。他如果真想下毒,咱俩不会安然无恙,所以,待在这里逼问他不是办法。当务之急,赶紧把侯爷送回军营抢救!”

    徐老六闻言,将王云重重甩在墙上,然后扛起昏迷的任真,冲向屋外。

    “你把这俩人带回去!”

    他微微一顿,迅速消失在黑夜里。

    事态紧急,绣绣也不敢拖延,拎起王氏兄弟二人,踏空而出,紧随徐老六下山。

    此时,若有人察觉到这一幕,必会震撼无语。

    绣绣身姿轻盈如燕,两名大汉被她拎着,宛如拎小鸡一般,仿佛毫无重量。她的脚尖掠过茶树丛,蜻蜓点水,连细微的声响都没弄出,更不会惊动其他农户。

    这位京城名妓,原来是绝顶高手。

    一路上,她表情变幻不定。在阴沉夜色里,那双明眸像是绿宝石,又像猫的眼睛,闪烁着幽光。

    “茶叶是早就放好的,在我们眼皮底下,对方没机会下毒,肯定不是茶的问题。难道坊主中毒有诈,其实暗怀鬼胎,别有目的?”

    回想起任真刚才的症状,她摇了摇头,确认这是中毒无疑。

    “印堂乌黑,口吐白沫……”

    她疾速分析思索着,想到某种可能,身躯微微一滞。

    “陛下派我来监视他,临行前曾透露过,曹国舅在他体内做了手脚,以防不测。莫非,是蛰伏体内的毒蛊发作了!”

    毒既然不是临时服下的,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它早就藏在体内,只是恰好在此刻发作。

    绣绣心思敏捷,终于猜出真相。

    连这个核心机密都知情,那么,她真的还是那位京城名妓吗?

    “姓鱼的没说错,坊主是陛下抛出的活饵,生杀予夺,轮不到我做主。我得亲自去拿解药,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清楚,武帝一直纵容任真,没有插手干预,就说明任真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此事只要报上去,曹春风肯定会提供解药,只是,取药途中绝不容闪失,她必须亲自出马才行。

    她从半空降落,走进虎卫营地,命人将王氏兄弟收押后,没有跟梅琅等人打招呼,便悄然溜走,朝南而去。

    路途迢迢,去金陵当然来不及,她要去的是南晋军营。

    身为猫堂首领,她提早收到通知,那位曹国舅也亲临战场,正准备给北唐送上一份大礼。要找他拿解药,并非特别费力。

    山林里黑夜幽深,她无声潜行,思绪仍在不停运转。

    有一处疑点,她始终想不通。

    “当初离开金陵时,陛下没提起解药,说明毒蛊的蛰伏期很长,或者说,不会被轻易触发,打草惊蛇。明明好好的,怎么就发作了?”

    “难道有诈?”

    ……

    ……

    事实证明,她多虑了。

    任真并没使诈,而是真的中毒了。

    徐老六将他扛回军营后,立即召集所有军医,一同为他诊治。然而,结果大失所望,大夫们不止开不出救治药方,甚至无法诊断出病症所在,只能束手无策。

    天亮后,任真面如黑炭,快分辨不出眉毛来。显然,毒素在急剧扩张,任真命悬一线。

    徐老六心急如焚,跟梅琅商量后决定,梅琅和夏侯霸率军继续前进,把军粮准时送达,同时,严刑审讯王氏兄弟。徐老六则带着任真,火速返回乌巢城,寻求更多名医诊治。

    临行前,徐老六特意带走一包云烟茶,正是从王云家里抄没所得。

    经过分析查验,军医们一致认为,任真喝的那壶茶里并没有毒药,王氏兄弟是无辜的,这桩中毒太过离奇。

    而在这时候,绣绣突然消失了,这让徐老六怀疑,很可能是她做了手脚,这一推断却被梅琅否决。至此,绣绣一去不回,案情扑朔迷离,没法再查下去。

    救人才是当务之急。

    徐老六星夜兼程,以最快速度返回乌巢城。

    暗形对此事深感震撼,一边召集全城名医连夜会诊,一边加急密报京城,请女帝派最好的御医赶来支援。

    曹春风的养蛊之术,独步天下,会诊结果可想而知,老大夫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敢开口,把吹水侯当活马医。

    形势越来越严峻,眼看任真就要撑不下去,关键时刻,幸亏留守城里的付俊杰灵光乍现,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他猜测,或许这毒跟经脉运行有关,于是,他大胆建议,用金针将任真的全部穴道封住,活生生扎成稻草人,防止毒素进一步扩散,即便无法治好,也别再恶化下去。

    没想到,他误打误撞,这个办法真的奏效,遏制住了病情的恶化。任真虽然还是不省人事,但生机不再衰颓。

    若非有这办法,任真恐怕看不到第二天早晨的太阳了。

    第二天夜里,第一个转机出现。

    绣绣匆匆回来。

    面对徐老六的厉声质问,她从容不迫,声称自己认识一位名医,恰好住在附近乡下,她不辞而别,是为了寻求解药。

    她拿出了解药。

    曹春风果然在南晋军营里,听过她的描述后,他确认,是任真的毒蛊提前发作了。然而,他并不清楚发作原因,只能猜测,是受到某些意外因素刺激的缘故。

    这粒丹药正是由他所赐,能暂时压制毒蛊发作。

    徐老六大喜,连忙给任真喂服进去。

    在众人紧张注视下,任真的乌黑脸色渐渐褪去,这是毒素消散的表现。

    然而,正当他们喜出望外,期盼着任真醒来时,剧变再次发生。

    乌黑毒素褪去后,任真的脸色并未恢复如初,而是变得绿油油,彷如菠菜一般,煞是古怪。

    他依然沉睡不醒。

    这个结果令绣绣大吃一惊。她不敢相信,曹春风亲手给的解药竟无法将任真救醒。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毒蛊失去了曹春风的控制?

    连养蛊人都解不了,任真性命危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