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44章 绝情谷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女帝再次一怔,“你……在说什么?”

    她本来是想说,“你怎么知道”,话到嘴边,忽然意识到,这么说等于承认了海棠的猜测,连忙改口。

    运粮官出事,这是绝密军情,不能外泄出去。否则,让外界知道前线有变,肯定会妄加揣测,闹得京城人心惶惶。即使海棠作为家眷,女帝也没有告诉她的必要。

    “蔡酒诗是转运使,在后方运送粮草,又不用上战场杀敌,他能出什么状况?”

    女帝否认了她的判断,好奇问道“夫人何出此言?”

    海棠蛾眉紧皱,并不相信女帝给出的答案,神色忧虑。

    “不敢瞒陛下,我夫妻二人心意相通,合练一门双修功法,叫两仪参同契。只要他的身体遭受重创,我心里就会有感应。所以我才有强烈预感,他应该是出事了。”

    她给出的理由半真半假,并非临时捏造,而是任真特意嘱咐她的。

    《两仪参同契》是道家心法,当初李凤首离开长安时,曾将它交给任真修炼。任真潜心参悟数月,发现这功法玄奥精深,尤其是第七层,明两知窍,跟淫邪的双修有异曲同工之妙。(第218章)

    在出征前,任真将参同契留给海棠,让她在脉泉里潜心修炼。不仅如此,他还支了个招,告诉海棠,一旦发现宫中形势不妙,她拿这个当借口,谎称感应到夫君出事,请求去前线探视,从而脱离困境。

    想不到,一语成谶,任真真的出事了,这套说辞也派上用场。

    女帝微怔,“双修?”

    她不修行,对这个词本身不敏感,这时候忽然想起,任真竭力拒绝海棠进宫时,曾在她面前提过,夫妻二人双修,原来并非借口推辞,而是确有其事,恰好前后印证。(第309章)

    海棠目光深沉,解释道“唯有情意缠绵者,交融合璧,方能修炼此功法,这也是他婉拒沐家小姐的重要原因。如今他陷入险境,只有我在身边陪伴,他才能精神焕发,化险为夷。”

    她跪地稽首,昔日的真武剑圣,平生头一次行大礼。

    “危急关头,他不能跟我分离,所以,恳求陛下准我前去探望。只要您能成全,民妇甘愿让位,劝他迎娶沐家小姐进门!”

    她越发确信,任真是出事了。

    任真身世孤苦,本就缺乏值得信任的同伴,身旁又群敌环伺,一旦出事,容易雪上加霜,她更得尽快赶去,保护他的安全。

    当务之急是救他脱困,至于迎娶沐清梦,都是后话,不值一提。谁知道任真重回长安时,又将是何等光景?

    女帝看着跪在堂下的她,眨了眨眼,说道“你心系夫君安危,作为过来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起来吧!”

    海棠无动于衷,等着她的准许。

    女帝见状,神色微冷,话音依然温和,“女人善变,至于女人的直觉,更是虚无缥缈,时灵时不灵,算不得数的。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感应出错了,吹水侯如今安好,无需挂念。”

    她心机幽深,始终以帝王的眼光看待问题。海棠表现得越急切,越挂念任真,在她看来,就越能突显出扣押海棠的必要性。

    关于任真中毒经过的密报,她详细看过几遍,至今感到蹊跷,为何只有任真一人离奇中毒。既然存在疑点,就不排除这是配合海棠演的一出戏。

    凭吹水侯的智谋,佯装重病,骗她放走海棠,这等计策并非想不出来。万一真是这样,说明他心怀鬼胎,她就更不能放人。

    不仅如此,前有任真抗旨不纳妾,后有海棠千里救丈夫,这俩人一前一后,在女帝面前秀尽恩爱,怎能不令她羡慕嫉妒。她性情残忍冷酷,不棒打鸳鸯就不错了,休想指望拿伉俪情深打动她。

    海棠豁然抬头,直视着女帝,“陛下……”

    “不必再说了!”女帝打断,起身俯瞰着她,淡漠道“朕已经说过,蔡酒诗安好,你就放心在脉泉里疗伤吧!”

    她转身走向寝宫深处。

    透过层层青纱帐,一道清冷话音飘了回来。

    “朕知道,你道行高深,希望你最好明白,君威更难测。”

    ……

    ……

    巫山地势险峻,云蒸霞蔚。

    整座山脉连绵无际,到处都是参天古树,茂叶遮天,林间的植被也疯狂生长,竞相争荣,散发着一股野蛮而原始的气息。

    密林光线微弱,清冷幽深,那些阴森的黑暗角落里,偶尔传出蟒鳞划过树叶的沙沙声,抑或是虎豹打盹的鼾声,不知藏着多少凶险。

    这里是附近州郡的交界地带,环境险恶,人迹罕至,即使是乐于进山挖宝的采药人,也不敢来巫山冒险。

    然而此时,树林草丛摇晃,却有人影攒动,正在朝巫山深处前进。

    荒山无人便无路,牧野扛着斧头走在前面,劈砍荆棘,开辟道路,手法姿势颇为熟练。

    徐老六背着任真,走在中间,杨健则持剑断后,防备野兽偷袭。

    四人浑身湿漉漉,倒不是汗水所致,而是树林水汽充足,气候变幻莫测,每隔一小会儿功夫,就会突降暴雨,将他们浇成落汤鸡。

    大陆有个词语,叫巫山**,就是源于巫山旦为朝云,暮为行雨,仿佛是布雨神女的住所,带有不可捉摸的神秘韵味。

    由于**兴盛,水分充足,巫山的草木异常兴盛,孕育出不少天材地宝、珍稀药草,是天然的宝库。更有甚者,这里虫兽肆虐,各种毒物出没,又是淫邪术士狂热的天堂。

    牧野一行进巫山,是因为他的朋友就住在这里。

    一路上,他们遭受不少猛兽攻击,历经艰辛,多亏杨健的实力太强横,将它们统统斩杀,才得以走到现在。

    徐老六喋喋叫苦,抱怨不止,想不通那人住在这么可怕的地带,难道就不怕被野兽吃了。

    杨健沉默不言,虽是瞎子,却对四周环境洞若观火,也大概猜出一些隐情。

    先前通过牧野的言语,他猜到那人被官府通缉,才躲进巫山避难。对方既能救治任真,多半不是神医,就是用毒高手。

    而这座巫山,最不缺的就是药草和毒物,那人敢住在这里,能让群兽辟易,不敢骚扰,绝非等闲之辈。

    推测出这些,他心里的压力减轻不少。既是隐世高人,想必能妙手回春,治好任真。

    四人走了三天,来到一片山谷前。

    望着谷口悬崖上刻着的字迹,徐老六如释重负,知道终于达到目的地。

    他长舒一口气,回头告诉目不视物的杨健,“杨先生,这地方叫绝情谷,神医应该就住在里面。”

    牧野望着绝情谷三字,憨厚一笑,“没错,我带你们去见姑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