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45章 为了部落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牧野说的朋友,原来是他姑姑。

    徐老六跟着走进谷里,凑上前问道:“牧老弟,你姑姑是哪方前辈?初次打交道,我们总得稍微了解一下,免得礼数不周,惹她老人家生气。”

    说这话时,他目光扫视着四周。

    山谷内不算宽阔,刚走进谷口,就能一眼望见最里面的几座木屋,应该是牧野姑姑的住所。

    而周围的悬崖峭壁上,被人楔进数排木桩,搭成整齐的架子,用以晾晒物品。徐老六目力极佳,能清晰看见,架上摆放的既有獐鹿等野味,也有诸多花草药材,五花八门。

    看情形,主人是位医道大家。

    听到他的询问,牧野犹豫不决,想了一会儿,无奈地道:“好吧,都已经把你们带来了,再隐瞒也不合适。我姑姑名叫……”

    话没说完,一道凶狠的话音骤然响起,在山谷里震荡。

    “小混蛋,谁叫你带外人来的!”

    听这嗓门,是个脾气暴躁的中年妇女。

    牧野脸色一僵,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鼻尖渗出汗水。他一直惧怕姑姑,若非救人要紧,他自己都不想来这里。

    徐老六神情凛然,跪在脚底的硬石板上,朝远处的木屋稽首,恭敬说道:“晚辈徐凤年,冒昧前来拜见,只因我家主人身中剧毒,无人能医,恳求前辈施展回春妙手,帮我家……”

    谷里那妇人很不耐烦,冷冷打断他,“想让我治病,是吧?”

    徐老六抬头,眼眸一亮,“不错,只要您能……”

    “滚滚滚!”

    妇人的态度愈发暴躁,丝毫不留商量的余地,骂道:“老娘又不是郎中,给你们治狗屁的病!瞪大眼睛看清楚,谷口写的是绝情谷,不是回春堂!”

    绝情谷,住的自然是绝情人。悬壶济世,救死扶伤,是医者才有的仁心,这位姑姑嗤之以鼻。

    徐老六跪在那里,表情很难堪,抬头望向牧野,懊恼地道:“老弟,你姑姑难道不是神医?”

    牧野说有人能救任真,他和杨健便默认为,那人应该是医道圣手,有起死回生的高明医术。然而,此刻听这位姑姑怒骂,他才明白过来,原来对方并不是医者。

    这还看哪门子病?

    牧野挠了挠头,苦笑道:“我姑姑不学医术,她精通的是丹药之道。我以为她尝遍百草,炼成无数灵丹妙药,手里会有救活侯爷的神丹……”

    医道重在治病疗伤,祛除各类顽疾,丹道则旨在助人强健体魄,提升境界修为,一为民生,一为修行,是不啻天渊的两回事。

    徐老六哑然无语,心底顿时冰凉。

    辛苦折腾了半天,原来只是场误会,先前无限憧憬的希望瞬间破灭。

    他默默起身,从杨健怀里接过昏迷的任真,准备背着离开。

    杨健眼珠转动着,若有所思,忽然问道:“小兄弟姓牧,你姑姑应该也姓牧,对吧?”

    牧野嗯了一声。

    父亲的姐妹叫姑姑,谷里那位对他很凶,却是他的亲姑姑。

    杨健的眉头微微舒展,“你姑姑精通丹道,又姓牧,莫非是大名鼎鼎的丹绝?”

    他见识渊博,猜出了绝情谷主的身份。

    牧野感到诧异,准备答话,这时,谷里传出冷笑声,“你眼睛虽瞎,心思倒是挺通透。没错,老娘正是牧云!”

    丹青城有双绝,丹绝牧云,丹青绝吴道梓。吴道梓已叛唐,想不到,牧云竟隐居在这里。

    杨健和徐老六不知情,但任真很清楚,这双绝是青梅竹马,年轻时籍籍无名,就厮守在一起。后来吴道梓遵从父母之命,跟外族女子联姻,违背了海誓山盟,牧云一气之下,不辞而别。..

    吴道梓难舍旧情,举家搬迁到她居住的地方,也就是如今的丹青城,两人藕断丝连。可惜,吴道梓畏妻如虎,始终不敢将牧云娶进门,所以这段孽缘藏在阴暗里,不为人知。(第8章)

    前不久,吴道梓献城投敌,卖国求荣,令牧云大失所望,对他深恶痛绝。在大是大非面前,她立场分明,不肯同流合污,毅然跟吴道梓划清界限,归隐于北唐山林。

    若非亲侄子牧野引路,没人能深入巫山,找到她的住处。

    而在大朝试上,任真曾怀疑牧野的身份,通过翻阅密档,将注意力转移到丹青城牧家头上。(第287章)

    当时他还困惑,丹青城已叛变,为何牧野敢堂而皇之应试,原来投敌的只是吴家为首的丹青道,牧家和丹道并未参与其中。

    可惜,知情的牧野虽在场,却昏迷不醒。清醒的杨徐二人,偏偏又不知牧云的软肋。

    杨健踏前数步,侧首对着前方,说道:“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早就听说,你脾气暴躁,极难相处,今日一见,传闻果然不虚。哀求你行不通,那咱们谈谈筹码,如何?”

    “筹码?”

    牧云仿佛听到笑话一般,隔空大笑,笑声比很多男子还豪放,“我隐居世外,无欲无求,你有何筹码能打动我?我若贪恋富贵,凭炼丹手艺,天下道门都会抢着供奉我!”

    丹药是武道最稀缺的资源之一。牧云尊为丹绝,有足够资本蔑视功利,不为所动。她肯趋炎附势的话,早就随吴道梓降晋了,根本不会在此隐居。

    杨健眉尖猛挑,情知她说的是实话,便不再交涉。

    他从后背取下剑匣,缓缓向前。

    牧野神情剧变,意识到他要干什么,连忙跑过去,一把拉住杨健。

    “先生,你不能这样!”

    他脸色涨红,急得不知说啥好。

    杨健漠然不语。为了救任真,他连自身修为都愿耗费,又岂会不敢杀人越货?牧云敬酒不吃,那他就只好撕破脸皮了。

    这时候,牧云的笑声愈发刺耳,丝毫听不出惧意,“瞎子,我知道你道行极高,我不是对手。但是,你以为我会屈服于你的淫威?别忘了,这里是我的地盘!”

    她冷哼一声,隔空威胁道:“再敢放肆,不仅救不了朋友,你们谁都别想活着离开!”

    为了防备强敌来犯,她早在谷里布下机关陷阱无数,一旦全部启动,就算杨健自恃修为,能全身而退,徐老六等人也无法逃脱,更别提威胁到牧云。

    杨健沉默一会儿,转身说道:“你们先出谷。”

    他依然停在那里,铁了心要跟牧云斗上一斗。

    徐老六会意,背着任真往外走。

    眼见气氛剑拔弩张,牧野被夹在中间,急得直跳脚,“都是自家人,有话好好说,你们别动手啊!”

    虚空中,牧云的话音冷漠,“小混蛋,亏你还知道是自家人!看在你父亲份上,我饶你一命,滚吧!”

    “我父亲……”

    情急之下,牧野脑海里灵光乍现,想起关键事情,急忙喊道:“为了部落,你得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