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47章 又是毒蛊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徐老六知道,杨健说的这位大宗师,就是国舅曹春风。

    他感慨道:“这种拥有兽力的妖孽人物,最好别出现在两国战场上。不然的话,咱们就要吃大亏了……”

    杨健没再说话。

    徐老六忽有所思,打趣道:“既然荒人的身躯异化,多奇士怪客,那有没有可能,他们长着四条腿,或者三只眼?”

    杨健侧首,仿佛在盯着他,幽幽道:“不排除这种可能。我听说,八百里荒川异兽横行,有种百兽霸主浑身都长着眼睛,好像是叫……”

    徐老六神色诧异,他只是随口说说,还真有这种可能性啊。

    异兽身上长着无数眼睛,要是淬取它们的精血,幸运地觉醒先天兽力,令荒人生出更多眼睛,也是有可能的。

    他紧盯着杨健的面容,期待这种浑身长眼的异兽名号,然而,杨健话音戛然中止,猝然转过身,仰头“看”向那面悬崖。

    瞎子的听力往往极佳,尤其他这种顶尖强者,更是洞察入微,连细小的动静都能捕捉到。这一刻,他耳廓微动,忽然清晰听到,那处有某种事物在蠢蠢欲动。

    徐老六见状,望向他所对的悬崖上方,只见那排木架上摆着几个箱子,被黑布包裹着,密不透风。

    “怎么了?”

    杨健皱眉,凝神捕捉着箱子里的动静,说道:“里面有名堂。我能听到沙沙的声音,像是无数蚕虫在食桑,但它们气息诡异,应该是某种极稀有的生灵。”

    徐老六哑然。

    杨健眼珠转动,“你帮我搬只箱子下来。”

    徐老六有些为难,说道:“咱们有求于人,未经允许,擅自翻动主人的物品,这不礼貌吧?”

    “你懂什么?”杨健性子怪僻,冷哼一声,“我叫你搬来,自有我的用意。”

    徐老六微僵,碍于他是任真的救命恩人,不好意思违拗,只好飞身跃上崖壁,取回一只木箱,准备打开看看。

    “且慢。”

    杨健迅速阻止他,表情凝重,如临大敌一般。

    这时,前方木屋里飘出牧云的讥笑声,“好奇心害死猫,你们想求死,我不会拦着,稍后更不会出手相救。”

    听这话意,木箱里藏着极大的凶险。她是不是危言耸听,凭杨健这等人物,会害怕区区一只箱子?

    杨健闻言,神情愈发凛冽,他果然没猜错,恐怕箱子里真是那东西。

    徐老六惊疑不定,想劝说杨健收手,却见他摘下剑匣,从匣里取出一柄宝剑,不由怔住。

    此剑三尺有余,样式普通,但是颜色很醒目,剑身殷红如血,萦绕着一股血腥的煞气,令人心悸,一看就是杀戮过不少人的大凶之器。

    难怪初见杨健时,他便感知到剑匣里的杀机,此刻亲眼得见,它比想象中还要阴森恐怖。

    在他的注视下,杨健轻盈举剑,以剑身按在木箱上,没有发出丝毫声响。紧接着,一道血色剑气倏然涤荡而出,化作无数条纤细红蛇,透过遮盖表面的漆黑毡布,钻进木箱里。

    啪。

    一声轻响过后,木箱微颤,便再无动静。

    杨健有所感知,松了口气,用剑挑起厚厚毡布,然后打开木箱的盖子。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大肥嫩的芭蕉叶,铺在箱底,除此之外,再无它物。至于杨健所说的稀有生灵,更是不见踪影。

    徐老六看着绿叶,哭笑不得。

    冒着得罪丹绝的风险,就是为了看一片树叶?这算闹哪样?

    他看向脸色阴沉的杨健,准备出言安慰,这时牧云暴跳如雷,隔空怒吼道:“瞎子,老娘好心替你们看病,你为何要下狠手,毁掉我的蛊虫!”

    蛊虫?

    徐老六踉跄倒退,仓皇远离面前的木箱,脸色比芭蕉叶还绿。

    这片叶子表面,原来养着无数毒蛊,细微不可见。刚才开箱前,杨健绽放猩红剑气,将里面所有毒蛊都扼杀,才放心打开箱子。

    徐老六战战兢兢,远远望着杨健,对这人既惊且佩。看来他早就猜到了,这是只养蛊箱。

    杨健提剑,以剑刃轻刮绿叶表层,沾染上死掉的毒蛊,然后拿到鼻旁嗅闻,仿佛是在辨认什么。

    他脸色冷峻,隔空答道:“巫蛊阴鸷狠毒,害人不浅,本就不该存于世间。谷里没有旁人,夫人平时饲养它们,这倒也罢,然而,今日我等前来,惧怕染上毒蛊,不得不出此下策。”

    他已经猜到,先前牧云有恃无恐,敢跟强大的自己叫板,底气应该就来自这些蛊箱。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蛊箱一旦被打开,整座绝情谷毒蛊弥漫,无孔不入,他们根本没法招架,只会中毒身亡,休想威胁到牧云。

    “而且,你看过我家侯爷的病,想必看得出来,他之所以不省人事,大概也是毒蛊所致。我担心他再沾染此地的毒蛊,雪上加霜,故而出剑毁掉它们,恳请夫人见谅。”

    徐老六闻言,大惊失色。

    这个瞎子竟早就知道,任真的病是毒蛊所致!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止是徐老六,牧云也有同样的困惑,惊讶道:“巫蛊之术,乃我荒族秘技,中原人闻所未闻。你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知道箱里养着毒蛊!”

    跟细菌相似,很多毒蛊极其微小,肉眼无法辨识,别说隔着箱子,即使它出现在面前,常人也难以察觉。这位盲眼剑客,却神乎其技,隔空感知到了毒蛊的存在。

    他虽双目失明,洞察力远比俗世众生强出太多。

    杨健撩起袍角,擦拭着血色剑锋,淡淡说道:“夫人出自荒族,精通巫蛊,这在情理之中,不足为怪。既然确认这点,我想,我们算是找对人了。”

    据他判断,任真中的是蛊毒,那么,应当找精通巫蛊的荒人来解。荒族远在万里之外,难得遇到牧氏姑侄,又不乏灵丹妙药,这趟绝情谷之行,算是来对了。

    牧云沉默片刻,语气沉重,“没你说得那么轻巧。我主修丹道,对于蛊术,只是略通皮毛。而这位吹水侯,问题非常棘手,如果我没猜错,他体内同时存在两种毒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