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50章 瞎子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杨健的道行高深莫测,连七境巅峰的猫首都不是对手,更何况,他的感知力出神入化,能隔空捕捉到木箱里的毒蛊,由他查验任真的身体,再合适不过。

    杨健坐到榻旁,伸手按在任真胸前,没有立即催动内力,而是转头说道:“你们都出去。”

    牧云不明所以,表情古怪,“不就是运神内观吗,用得着这么神秘?”

    徐老六见状,朝她尴尬一笑,“想必杨先生有难言之隐。密宗法门,是修行者最大的秘密,被咱们窥探到,也不太好。”

    说罢,他拍了拍牧野的肩膀,两人走向屋外。

    牧云站起身,警惕地道:“我提醒你,只要确认蛊种位置就行。至于其他的事,你可别乱来。”

    杨健没搭腔。

    牧云无奈,将一包归明针放在床边,旋即走了出去。

    屋里寂静无声。

    杨健低头对着任真,坏死的眼珠转动着,仿佛在凝视任真,脸色变幻不定。

    过了一会儿,他喃喃地道:“我没猜错,你真的是诱饵……”

    他抬起手,催动内力,黑白两股真气从掌间流出,化作一道太极阴阳鱼,缓缓旋转着,没入任真体内。

    这位盲眼剑客,此刻施展的,分明是阴阳家绝学。

    ……

    ……

    屋外。

    徐老六坐立不安,望着门口来回踱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牧野蹲在地上,百无聊赖地抠着草鞋,这副姿势,跟任真初次看见他时如出一辙。

    葡萄架下,牧云躺在藤椅上,闭目养神,姿态慵懒,极尽妩媚。

    或许是被徐老六的长吁短叹吵到,她淡淡地道:“你急什么?人的身体总共就那么大,八境大宗师亲自出手,毒蛊应该无处遁藏,这是早晚的事。”

    她相信,凭那瞎子的本事,找出蛊种不算难事。

    徐老六闻言,陡然停步,一脸愕然,“你说什么?杨先生是八境大宗师?”

    牧云睁眼看着他,有些意外,“怎么,你们是一起来的,你居然连他的境界都不知道?”

    为了救任真,他们跋山涉水,来到巫山深处,吃了不少苦。在她看来,若非知根知底的挚友,不可能甘愿遭这份罪。

    而且,先前在屋外,遭到她的拒绝后,杨健毅然拔剑相向,试图以武力硬拼,这份决绝和关切,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陌生人的作为。

    徐老六惊疑不定,说道:“其实我们才相识不久。不过,他为了救侯爷,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仅凭这点,就值得我们信赖。至于他的底细,我也不知情。”

    他说得没错,如果杨健心存歹意,想害他们,根本没必要自损修为,强行延长任真的时限。以他的强悍实力,更无需在这些人面前扮猪吃虎。

    杨健很神秘,没人知道,他为何甘愿对任真这么好。

    牧云哑然一笑,“这年头,主动送上门的大好人可不多了。奉劝你一句,最好还是留点心眼吧!”

    徐老六拱手致谢,请教道:“如果杨先生能找到蛊种,供您研究入帘青的异变,您有多大把握破解?”

    牧云重新闭眼,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两成。”

    “才两成?”徐老六脸色骤沉,失望地道:“这希望太小了,无异于拿侯爷的性命当赌注!如果你的破解出现失误,岂不是会雪上加霜?”

    牧云哼了一声,悠闲地道:“那你可以不赌,我无所谓。”

    徐老六语塞。

    牧野见状,急忙走到藤椅旁,哀求道:“姑姑,就算为了部落着想,您也一定要救醒他!”

    牧云蛾眉轻皱,瞟了牧野一眼,不悦地道:“就这两成,你知道要耗费老娘多少家底?你这小笨蛋,找谁搬救兵不好,偏偏找了个倒霉蛋!”

    徐老六攥着拳头,沉默不言。

    这时,屋里传出杨健的话音,“夫人,你进来一下。”

    被这么呼来喝去,牧云更加不爽,用力敲了下牧野的脑袋,冲进木屋。

    床榻前,杨健脸色苍白,大汗淋漓。

    牧云看得出,他精力消耗极大,表情复杂,“先生有何收获?”

    她有点心疼杨健,同时愈发不理解,他为何如此拼命。

    杨健深吸一口气,话音沙哑无力,“还没找到。”

    说完,他倚靠在床榻旁,神情落寞。

    牧云坐到对面,盯着昏迷很久的任真,困惑不解,“连你都找不到,看来毒蛊确实已不存在。这就奇怪了,它既没逃走,又没被杀死,难道凭空蒸发了?”

    杨健沉默很久,忽然问道:“如果确认蛊种的位置,你又该如何处理?以粗暴手法取出蛊种,还是用草药杀死它?”

    牧云不假思索,“只能用前者。蛊种陷入休眠,警惕性下降,我用金针破脉,封住它所有退路,可以瓮中捉鳖。这种毒蛊太隐秘,我闻所未闻,根本无法配出压制它的解药,更别想杀死它。”

    杨健摇头,“有一处要害部位,咱们都没搜到。无论金针,还是猛药,都使不得,那会要了他的命。”

    牧云误解了他的意思,轻佻一笑,伸手拨弄任真裆部,调戏道:“谁说的?老娘认真搜查了好几遍!”

    见她想歪了,杨健感到无奈,“如果是眼睛,你还有没有办法?”

    牧云醒悟过来,也不害臊,笑道:“不可能。他的眼珠子,我也检查过,没有毒蛊的踪迹。”

    杨健不置可否,不想解释,“你只管告诉我,如果在眼睛里,又该怎么办?”

    牧云收敛笑意,沉声道:“如果真是这样,种蛊的人也太阴毒了。要想活命,他就得跟你一样。”

    杨健是瞎子,跟他一样,就意味着要移除任真的眼睛。

    虽然早想过这种答案,杨健听到后,身躯还是猛然一颤,不愿接受这个现实。

    那只眼睛,对任真太重要了。

    他心有不甘,确认道:“咱们把话说透彻。先不管那种毒蛊,以后是否危及他的性命。就眼前而论,为了破解入帘青,你有没有办法,从他的眼睛里弄出一丁点毒蛊,同时保住眼睛?”

    他身躯前倾,离牧云很近,仿佛在死死瞪视着她,面目更显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