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55章 天眼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任真不相信这个解释,“说换面就换面,哪有这么容易?”

    他手心有天眼,易容起来不费工夫,毫无破绽,能千人千面。但据他了解,在这个世界上,易容还是一项几乎绝迹的高端技术,并不像前世小说里写得那样烂大街。

    截至目前为止,除了死去的父亲任天行,他从未听说过,世间还有其他人掌握易容改面的手段。就凭眼前这瞎子,可能吗?

    杨玄机答道:“你那是改变脸型五官,随意变换面容。我只不过利用一些材料,修改皱纹和皮肤,让自己的年纪看起来不同罢了,并没有修改轮廓。”

    任真半信半疑,凑近盯着杨玄机的脸庞,果然发现,他的眉眼鼻型还跟以前相似,但皮肤明显细腻,暗黄斑点消失,更不像以前那样皱纹密布,老脸沧桑。

    杨玄机行踪飘忽,认识他的人本就不多,更谈不上熟悉容貌。经过他这番修整,要看出他的端倪,还真不容易。

    任真好奇地问道:“我想知道,哪副面目符合你的真实年纪?你究竟贵庚几何?”

    既然杨玄机擅长这种手法,就不排除,以前的苍老面容才是假的。中年剑客,老年瞎子,两者真假难辨。

    杨玄机想到什么,模棱两可地答道:“没你想得那么老!”

    任真作醒悟状,“这么说来,现在才是你的真面目。”

    杨玄机冷哼一声,也没否认。

    面目的疑惑解开,任真继续问道:“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刚才我听徐老六说,你的剑法出神入化,只用几招,就将我身边的林清吟打败了,对吧?”

    杨玄机眉头一皱,不喜欢这种被审问的情形,反感道:“你最应该关心的,难道不应该是那女子道行高深,都能跟我一战?”

    乔装打扮,永远骗不过瞎子,以他的感知力,自然能轻松识破,绣绣是女扮男装。天底下强大如斯的女子,着实罕见,对任真而言,这绝不是好事。

    任真连底细都被看透,这些小事也懒得隐瞒,随口答道:“她是绣衣坊的紫衣猫首,被南晋安插在我身边,是想窃取军情。那个女人骄傲自负,我可以将计就计,反过来利用她。”

    “骄傲自负……”杨玄机讥讽道:“你也是这样的人,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她再愚蠢,身后有曹春风操控,就能变成厉害的杀招。”

    任真眯着眼,凛然道:“徐老六跟我说了,我体内的毒蛊被压制,是因为她弄来了解药。由此可见,曹春风也在北境,离咱们不远,这是真正的大患。”

    杨玄机沉着脸,训斥道:“既然知道,就别再玩火**。你想将计就计,你以为曹春风就不知道,你怀有二心,准备反水?哼,到时候谁利用谁,还不一定呢!”

    兵法看似复杂,诸多计谋精妙,说穿了都很简单,无非是从“我知道”到“我知道你知道”,再到“我知道你知道我知道”,如此循环往复下去,最终的胜者,就是知道最多的那个人。

    就像杨玄机说的,任真要利用猫首,坑害晋军,凭曹春风的狡诈,未必不知道这点,他如果再将计就计,最后,任真就会跳进自己挖的坑。

    任真微笑着,不想把计划和盘托出,只是说道:“那女人是个祸害,日后我自有办法除掉她。到时候,还需要你出手相助。”

    杨玄机嗯了一声。

    任真回过味来,察觉到话题被带跑偏了,再次问道:“先生,你不是阴阳家的首领么?为何会有高深的剑道造诣?”

    杨玄机哂笑道:“只许你儒剑双修,不准别人博学众长?谁说阴阳家就不能修剑?”

    他的话音还是这么刺耳,让人恼火。

    任真说道:“打败七境巅峰的猫首,岂是寻常造诣所能做到?我也修剑,对此再清楚不过,就算你一心二用,没有几十年苦修,也不可能练成这么强的剑!”

    “不,”杨玄机反驳道:“你低估了那女人,她已经迈进八境。”

    任真闻言,脸色剧变。他发现绣绣的破绽,从而猜出她的身份,便以为对她了如指掌,没想到,她的修为精进,已今非昔比。

    先前她那句戏谑之言,原来是真的。(第7章)

    更让他震惊的是,才过半年时间,南晋便相继涌现出曹春风、玄悲、袁猫首三位新晋八境,如雨后春笋一般,气运强盛。相比之下,北唐的巅峰强者却纷纷走下坡路。

    再这样下去,形势岌岌可危。

    任真沉声道:“既然这样,就更不能让她活着了。杀死她,就代表跟南晋彻底翻脸。若非形势所逼,我也不想这么早出手。”

    杨玄机干咳一声,说道:“木已成舟,走到今天这一步,再想收手回头,已经晚了。你不是早有计划么?先按部就班地来吧,一旦势头不对,我会带你离开。”

    他没有劝任真顺从南晋,攻陷北唐以换取解药。

    任真嗯了一声,见杨玄机再次打岔,始终不愿提起修剑的事,只好作罢。

    他眼眸微眯,幽幽地道:“徐老六告诉我,牧云查遍我的身体,没有找到蛊种,最终被你找到了,说是藏在眼里。”

    那只眼,并非普通肉眼,而是手心天眼,平时不会显现出来,仿佛不存在。所以,牧云和玄悲都没能察觉到,连任真也忽略了这一层。

    杨玄机能找到蛊种,说明他不仅知晓天眼的秘密,而且能在任真昏迷时,有办法唤出天眼。对任真来说,这个事实太可怕了。

    任天行死后,他一直以为,世间无人知道天眼所在,这个秘密没有泄露出去。

    但现在看来,曹春风应该猜到了,他跟任真相伴多年,有看破玄机的可能性。而这杨玄机,跟他只见过几面,可以说是陌生人,如何能知晓这桩秘闻?

    手眼通天,这只是个词语,是个绰号,形容任真的通天手段,谁敢相信手里长眼这种无稽怪谈?

    杨玄机居然会信,而且开启了天眼。

    任真觉得太不可思议,很想听听杨玄机的解释。

    杨玄机沉默一会儿,说道:“我跟你父亲……很熟,对天眼略有了解。检查你的身体无果,我意识到,毒蛊可能藏在天眼里,于是按照他教的方法,唤醒了你的天眼。”

    “很熟?”任真哑然一笑,岂会信这么荒诞的解释。

    “天眼是我们父子的立命之本,他又不是傻子,绝不会把它的秘密告诉别人。你跟他有多熟,以至于他连开启之法都教给你?他教你这个有何意义?”

    他死死盯着杨玄机,绝不放过对方的丝毫情绪变化。

    他强烈预感到,自己即将揭开一个天大的谜团。

    杨玄机回忆着旧事,突然剧烈咳嗽起来,良久才平复下来,喘息着道:“我只能告诉你,这涉及到天眼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