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57章 三线崩溃,打野背锅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在绝情谷休养了两日,任真恢复体力后,带着牧云写好的解蛊药方,离开偏远的巫山。

    中毒前,还是六月中旬,刚刚步入初夏,天气不算太炎热,现在走出山林时,已是七月初,烈日炎炎,空气滚烫,让人喘不过气来。

    任真返回乌巢城。

    见他重病痊愈,虎卫上下无不振奋,暗形等人出门迎接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走进议事堂,任真跟众人简单寒暄过后,屏退左右,只留下杨玄机、暗形和梅琅三人。久别重逢,他有很多话要问,很多事要安排,尤其不能让南晋卧底听见。

    他环顾一眼房间里熟悉的布置,对暗形说道“关于我中毒的始末,我已经写成奏章,你派人把它传回京城。切记,十万火急!”

    此事涉及高瞻的巨大阴谋,关系到众多臣属的生命,他怕走漏风声,不敢跟梅琅这些人解释。

    他掏出一份奏折,递给暗形,里面还夹杂着破解入帘青的药方。

    暗形看得出,任真的表情凝重,此事必定很重要,于是谨慎收好奏折。

    “跟我说说军情吧。来的路上,我也听到一些消息,最近形势似乎很严峻,对吧?”

    暗形点头,神色郁闷,“自从你们走后,上中下三路兵线都遭受猛攻,桐城、濮阳、长平三大重镇,皆已沦陷,连连败退。我军主力损伤惨重,形势已经非常危急。”

    任真闻言,起身走到沙盘桌旁,眯眼凝视着各处地形,说道“把情况说具体一些。”

    暗形答道“中路方向,晋军主力锐不可当,夏侯主帅苦守十天,濮阳终究还是被攻破。面对陈庆之的一路穷追,现在,他已经退进庐江城里。”

    循着他所指,任真看向庐江所在,大吃一惊,“他败得也太快了!”

    从濮阳到庐江,沿线不下五座城池,这就意味着,夏侯淳屡战屡败,将这些疆土拱手送给南晋。

    更致命的是,庐江位置已经很靠北,距离乌巢颇近,粮仓大营岌岌可危。夏侯淳很可能会再败,如此一来,粮草必须及早北撤,搬往更深的腹地。

    暗形黯然道“千军万马避白袍,早听说陈庆之很可怕,没想到真是百战百胜,罕逢敌手……”

    任真皱眉深皱起来。连暗形都这么想,恐怕前线将士都被白袍震慑住,闻风丧胆,无心恋战。军心动摇,这才是最危险的迹象。

    别说作战,就连打游戏,最怕的也是中路崩溃,敌方长驱直入,一路碾压向前,这太伤士气,让人有种大势已去的既视感。

    在这种情况下,一味收缩并不是办法,太过被动,需要从其他兵线打开局面,尽力弥补中路的劣势,同时也能让陈白袍感到威胁,不敢再肆无忌惮地冲锋。

    他盯着暗形,问道“上路呢?闵染是干什么吃的!”

    当初在宫里开作战会议时,元本溪等人定下的初步计划是,让夏侯淳率主力军拖住陈庆之,尽量缓败,为上路的血侯军争取时间。

    血侯闵染擅长进攻,攻城拔寨,锐不可当,被誉为北唐的最强之矛。所以,元本溪派他去迎战白启,指望他死死压制晋军,利用优势兵力,为北唐打开突破口,从而带动起反攻节奏。

    上路桐城方向,原先就有十万守军,跟血侯的亲军会合一处,共计二十五万人,兵力非常雄厚,绝不弱于白启。

    所以,任真想不通,为何桐城一路也会失守,明明他们兵多将广,却被不擅进攻的白启攻破城池。

    暗形闻言,跟梅琅对视一眼,苦笑道“此事说起来,还跟咱们有关。自从虎卫运粮后,不知为何,总会遭到小股敌军骚扰。他们绕道抄袭,能精准地拦截咱们的粮队,屡屡得手。”

    任真脸色阴沉,默默看着沙盘,眼眸里噙着精湛的寒光。

    不用想也能猜到,这肯定是绣绣在作祟。他中毒离开后,军营里无人知晓她的底细,再加上她掌管文书,对各条粮道了如指掌。由她做内应,提供情报,敌军劫不到粮草才怪。

    他最初是想,利用绣绣设伏,引诱陈白袍上钩。没想到,他在南溪山离奇中毒,还没来得及定计,就先昏迷过去,才让绣绣得逞,损失掉不少物资。

    暗形继续说道“我们怀疑,内部有奸细,但迟迟挖不出来,于是决定,减少运粮次数,派出两万虎卫,一次性押送十万石前去桐城,同时提前通知血侯,让他派兵接应。”

    梅琅接过话茬,惋惜道“此事重大,为了防止消息走漏,知道详情的人,只有我、统领和血侯三人。我们本以为万无一失,谁想到,临时确定的路线还是泄露出去了!”

    任真心里冷笑,你有什么好难过的?我一猜就知道,肯定是你经不住枕边风,为了讨好绣绣,无意间把此事说出去。

    暗形怅然道“路线泄露,原本安稳妥当的计划,反倒成了陷阱。我们运粮快到桐城时,血侯派一支兵马接应,中了对方的埋伏,发生激战。他正准备出城援救,这时候……”

    “这时候,敌军主力突然攻城,”任真板着脸,替他说出结果,“闵染措手不及,顾此失彼,一时慌乱下,不仅没能抢回粮草,还丢掉了桐城!”

    很明显,这是一招引蛇出洞,表面针对粮草,实际则图谋桐城。绣绣暗中提供情报,让此计得以成行。

    暗形叹了口气,懊恼之情溢于言表,“所以说,桐城失守,咱们有很大的责任。若非有内奸出卖,十万石粮草便不会被劫,血侯军也不会折损过半!”

    “行了,”任真冷冷打断,“咱们固然有责任,闵染也难辞其咎。他是久经沙场的人,应变能力如此之差,不吃败仗才怪!他守城不利,这口黑锅,不能让咱们虎卫来背!”

    如果按游戏分工来算,任真提供运粮补给,自然是负责打野。就算被对方偷走野怪,损失的也只有十万粮草,而非兵线。血侯军负责守城,没必要因小失大,贸然被引诱出来,结果赔了夫人又折兵。

    暗形连连苦笑,“事已至此,陛下自有定夺,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咱们本就粮草紧缺,遭受这次重创后,形势更加严峻。必须尽快补充粮草,最关键的是,必须要挖出内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