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60章 半渡而击(感谢书友林冰灵)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两界山之所以叫两界山,并非如神话故事里那样,能沟通人妖或者仙凡两界。这不是界面的界,而是界线的界。

    以此山为界,大陆分成南北两面,无论是自然气候,还是地理风貌或这民风习俗,都有明显的不同,两界山由此得名。

    从两界山往北,一直到京城长安,山岭极少,几乎都是辽阔平原,对北唐而言,它就是通往北方的最后一道大门,所以任真才说,主力军已退无可退,唯有死守。

    两界山往南,降水充足,江河湖泊众多,不像北方那么干燥。尤其是骊江以南,南晋的气候温暖湿润,终年细雨绵绵,被唐人称作烟雨江南。

    两界山横亘东西,占地面积很庞大,在这片山脉的南部边缘,还有一条著名的江河,叫庐江。

    夏侯淳退守的庐江城,就在这条江北岸,与江同名,扼住通往两界山的咽喉。要想进军两界山,打开北境的大门,庐江城是必争之地。

    对夏侯淳而言,一方面,这是最后的战略重镇,不容有失,另一方面,此城依山傍水,也是最完美的防御地形。

    南晋大军行至此处,陷入相对不利的境地。庐江城跟庐江的距离很近,晋军若是在城池前方扎营,就等于背水而战,犯了兵家大忌,主动将自己的退路断绝。

    如果在庐江南岸扎营,固然没有后顾之忧,能从容撤退,但在攻打城池时,需要先渡过江面,再发起进攻,中途很容易遭到唐军骚扰,难以登陆。

    夏侯淳占尽地利,要是连如此得天独厚的优势都把握不住,再被陈庆之逆袭攻克,那就彻底无药可救了。

    粮仓乌巢则位于北麓,两者相去不远。从启程到抵达,任真只花了不到一天时间。

    这次前来,他只带了一万虎卫,但个个都是剽悍精锐,而且,还有董仲舒、杨玄机和袁猫首三名巅峰强者,以及范东流、牧野、卓尔等年轻将领,可谓兵强马壮。

    傍晚时分,这支精兵押送粮草进城。

    夏侯淳亲自出迎,将他们接进中军大营。

    刚一见面,气氛就有些别扭。

    夏侯淳是中军主帅,按理说,应该是城里的最高长官。但这一行援军里,任真位列军侯,是北唐军方的最高级别,夏侯淳之所以能挂帅,还多亏他出面力挺。

    董仲舒又是儒家圣人,虽无朝中官职,却受满朝文武拥戴,地位尊崇,绝非区区将军能比。

    还没落座,夏侯淳就已被剥夺话语权,只能侍立在一侧,等候儒圣师徒问话。

    任真察觉到古怪,对夏侯淳说道:“我们是客,不会喧宾夺主,你不必拘谨,在你自己的军营里,一切皆由你来发号施令。”

    夏侯淳闻言,这才坐回帅位,赔笑道:“诸位大驾光临,肯助我一臂之力,我实在感激不尽,庐江城这下有救了!”

    身份差距这种东西,绝非表面的平起平坐,就能弥补得了。他虽然坐下,并不敢真的无视身份,对任真等人发号施令,只能毕恭毕敬。

    八境强者只是助力,场间实际以任真为首。形势危急,他不想多做客套,径直问道:“这里的情况,我大致了解,想听听你接下来的打算。”

    夏侯淳准备开口答复,这时,堂下一人沉声答道:“中军由夏侯主帅指挥,您虽是军侯,但只负责运粮,无权过问。儒家讲究礼法,我看不出此举的礼法何在。”

    这位黑甲将领扫视任真的随从一眼,态度强硬,“而且,此时人多眼杂,其中一些人职务低微,没有资格旁听军机。”

    职务低微,说的是范东流这些年轻人,话里还藏着一层意思,像董仲舒、杨玄机这几位强者,实际上没有任何职务,以江湖身份插手,不符合议事规矩。

    众人闻言,转身望向此人,俱是一凛。何人如此大胆,竟敢直言顶撞上司!

    夏侯淳脸色微慌,正欲斥退此人,只听任真平静问道:“你是何人?”

    黑甲将领面不改色,按剑答道:“中军副将,唐逆。”

    他挺身而出,就是看不惯任真等人的作派,要捍卫自家主帅的威信。

    任真打量着唐逆,认真记住这副面孔。

    “唐将军所言不错,我确实只负责运粮,若在平时,不能过问中军之事。但事急从权,庐江城离乌巢太近,唇亡齿寒,我有权力知道你们的部署,配合行动。”

    他语气温和,听不出丝毫怒意,又转身看向身侧其他人,说道:“你们都退下吧。”

    杨玄机等人遵命告退,只有董仲舒还端坐在那里。

    唐逆见状,错愕片刻后,朝任真深深行礼,“军法森严,不可废止,多谢侯爷成全!”

    任真颔首,对此人的言行颇为欣赏,于是说道:“唐将军,你先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唐逆直起腰,沉声道:“末将以为,我军缩在城里,抵御南晋的攻击,一味被动挨打,并非上策,应该分兵在江边扎营,以逸待劳,阻止敌军渡江。这样也能有时间修补城墙,加强工事。”

    夏侯淳急忙侧首,深深看了他一眼,眼神冷厉。

    唐逆对这一眼色熟视无睹,继续说道:“末将先前便屡次谏言,可惜始终不得采纳,此时说出来,也想听听侯爷对此的见解。”

    任真不置可否,问道:“夏侯主帅是如何驳回建议的?”

    夏侯淳答道:“我认为,我军接连溃败,本就处在劣势,不宜分兵作战,这样容易被各个击破。而且,敌军有不少修行者,能冰冻江面,在此情形下,他们渡江并不困难,更不存在半渡而击的战机。”

    如果是普通军队,需以舟筏渡江,前进艰难,半渡而击应该能奏效。然而,对面军队里出现大批武修,这便彻底不同。

    修行者的道法精妙,能劈山断江,征服自然。当初在骊江上,颜渊只用一滴真水,就能瞬间将大片江面冰封,化作平地。

    寻常武修虽没有高深道行,但只要人数众多,且都修炼冰属性功法,他们同时出手,就能形成同样的效果,令庐江暂时冻住,兵马畅行无阻。

    这就体现出武修对俗世战争的影响力。

    他们也是肉身之躯,也会疲累受伤,做不到以一敌众,无休止地杀戮,但他们能出现在关键时刻,凭借强**力,发起足以扭转格局的关键一击。

    南晋有武修以道法封江,相应地,就需要北唐同样派出强者,以道法破冰,如此才能保持平衡,让战争重回起点。

    任真立即想到这点,说道:“对面的修行者很强吗?他们能凝冰,咱们为何不去破冰,让冰面的敌军都掉进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