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63章 临兵斗者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兵贵神速,任真到达庐江城的第二天,就在副将唐逆辅助下,遴选出五万精兵,在庐江上游岸边安营扎寨,防备晋军渡江而击。

    董仲舒的行动也很迅速,连夜发出七十二道手谕,号令众书院的弟子门生来庐江城助阵。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早收到北海蠢蠢欲动的消息,他还是给北海书院发了一份手谕。

    这份手谕言辞意蕴深长,表面是在陈说危急战局,实则委婉警示北海,大唐兴亡,匹夫有责,在民族大义面前,内部争端都应该让步。北海此时挑起叛乱,只会令南晋从中得利,从而成为大唐的千古罪人。

    手谕发出当天,七十二家书院纷纷响应,召集强者从五湖四海赶来。由于都是大修行者,他们赶路的速度很快,不到两天时间,群雄齐至军营,在夫子麾下聚集。..

    大先生和二先生坐镇京城,不能轻易离开,三先生和四先生已逝,为首的就成了五先生封万里,从他往后排,一直到末尾收关的小先生任真,全部到场。

    自董仲舒开山门收徒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聚齐众门徒,可谓贤哲满座,大儒云集,将任真准备的偌大雅舍坐得满满当当。单以阵容而论,儒家这般声势,绝不会弱于南晋道家。

    董仲舒精神焕发,面对着满堂桃李,心情格外愉悦。简单叙旧过后,他起身离开,让任真跟师兄们交代一应事项,自己则回去静养,根据任真解开的一些疑团,继续参悟春秋疗伤。

    一夜无话。

    两夜还是无话。

    第三日清晨,江边起了蒙蒙大雾。

    庐江位于两界山区,地势较高,气温较低,再加上江边水分充足,以致这场大雾异常浓郁,整个天地白茫茫一片,别说是远处江面,连附近十余步远的地方,都视线朦胧,目不视物。

    凡是研习兵法者都知道,这种天气最适合发起偷袭。有天时作掩护,行军不易被察觉,神出鬼没,可以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任真狡猾,擅长阴诡之道,更深谙此理。天还没亮时,他就命令全军起床集合,在江边严阵以待。他知道,晋军今日一定会趁雾渡江,对庐江城发起猛攻。

    按照事先密谋好的战法,五万人被分成三拨。

    一万虎卫由薛饮冰统领,杨玄机和墨家众人协助,在左侧布阵。

    两万精兵由封万里统帅,董仲舒和儒家众人协助,在右侧布阵。

    剩余三万人,则随任真坐镇后方中央,随时准备杀入阵中接应。

    阵道摆好后,凛冽杀气自生,两股幽暗而萧杀的气机悄然凝聚,将周围弥漫的雾气绞杀带尽。

    江畔一片静谧,只有滔滔江水声。

    任真披盔戴甲,端坐在帅旗下,看似气定神闲,其实神经紧绷,时刻留意着江面的动静。初出茅庐第一战,就要率军迎击威名赫赫的白袍军,他心里不紧张才怪。

    绣绣一身戎装,侍立在左侧,没被编进前方阵列。

    在他右侧,李慕白头戴斗笠,双臂环抱在胸前,闭目养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当然,他被任真施了隐身神通,充当绝密护卫,无人能察觉到他的存在。

    天光微亮,清冷江风袭来,拂过绣绣的秀丽面容,令她莫名打了个寒颤。

    见无人注视这里,她暗暗运气神念,朝任真脑海里传音道:“你想玩儿真的?”

    她虽没收到南晋通知,也能隐隐猜到,陈庆之真可能趁雾渡江,正中任真下怀。而任真集结布阵,事先并未通知众军,刚才临时下达命令,很好地瞒过了军中奸细。

    任真在江边扎营,跟晋军隔江相对,距离太近。如此一来,密探们很容易暴露,难以往对岸传递消息。现在再通知晋军,江边有伏,戒备森严,已经来不及了。

    任真扭过头,笑眯眯地跟她对视,以神念回复道:“我初次领兵上阵,你们总得让我赢一次吧?要是出师不利,以后我还有何颜面在北唐朝中立足,配合你们行动?”

    绣绣闻言,眼神冷峻如霜,“庐江一战,对两朝都至关重要。你应该很清楚,只要能攻克此城,陈白袍一路北上,势如破竹,将再无阻碍!到那时候,也就不需要你当卧底了!”

    任真哑然一笑,眨了眨眼,“道理我都懂,不过,陛下没派人下达命令,让我献城投降,就说明我有更大的价值,不必过早暴露。我当然不敢自作主张,只能演好自己的戏,你说呢?”

    他心里明白,绣绣所言不错,从攻城陷地的角度来说,这将是南晋奠定胜局的一战,的确可以考虑激活他,命他里应外合,坑陷唐军主力。拿下庐江城,北唐疆土唾手可得,也算发挥了他的价值。

    但他想不明白,为何武帝迟迟按兵不动,都到了两朝决战的关键时刻,依然沉默,没给他发过任何一道详细指令。难道连攻克北唐最后的屏障,都不足以让武帝动心?

    那他派自己潜入北唐,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任真一直百思不解。尤其是今天,接下来这一战举足轻重,南晋皇宫还是没有动静,实在超乎常理。

    绣绣冷哼一声,漠然道:“我看出来了,你想动真格的,跟陈白袍拼斗一场。我得提醒你,如果拜你所赐,晋军败了,陛下龙颜大怒,你应该知道后果。”

    所谓后果,不言自明,武帝可以命令曹春风,唤醒任真体内的毒蛊,令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前不久,他已经领教过其中苦头。

    任真眼眸微眯,脸上笑意骤散,“你只是个猫扑堂的奴才,有何资格对我指手画脚?曹春风就在对面,都没有作声,还轮不到你站出来耀武扬威!”

    他揣着明白装糊涂,装作不知她的真实身份。

    他心里想着,如果能激这个蠢女人动怒,在战场上原形毕露,就地把她拿下,也不是不可以。

    “你……”

    绣绣紧攥着佩剑,气得脸色铁青。

    任真看在眼里,讥笑道:“你要是真有胆量,待会可以拿剑挟持我,制造唐军内乱。没胆量的话,就给老子闭嘴!”

    绣绣怒极反笑,反问道:“你以为我不敢?董仲舒和那个瞎子都在前面,擒贼擒王,我若想拿你,此时无人能挡我!”

    她以为任真不知道,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八境强者。她以为,任真的底气源自军中林立的众多七境。

    任真闻言,轻蔑地瞥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极其嚣张地背对向她,任凭她拔剑出手。

    这是**裸的挑衅。

    如果她真敢出手,他正好用这颗人头祭旗,鼓舞三军。

    在他身旁另一侧,李慕白抬起头,锁定绣绣的身形,目光幽冷,像是在看待进入圈套的猎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