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64章 破冰(感谢书友血与荣耀)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绣绣的心性终究胜过寻常女子,面对任真这般挑衅,她还是隐忍下来,没有爆发所谓的宗师气势。

    “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剑下。”

    她清醒记得,自己的任务是监视任真,尽可能窃取情报,并没有生杀之权。此刻强者云集,她犯不着公然翻脸,拿自身性命为晋军清路。

    任真背过身,负手而立,不再理会这女人,目光盯着远处江面,等待战机的到来。

    烈烈江风中,时间在流逝。

    天色渐渐明亮,但到处弥漫着浓雾,分不清天地的界限,更寻不到日光。整个世界呈乳白色,彷如仙境一般,很是好看,可惜江畔的人都无心欣赏。

    任真瞥一眼沙漏,一个时辰已经过去。按照军旅习惯,这时候,军士们纷纷起床洗漱,炊事班应该正忙着准备早饭,执勤一夜的哨兵也开始交接,换岗休息。

    换句话说,往往正是守备懈怠的时候。

    任真眯着眼,心里嘀咕道“换作是我,就会挑这种不早不晚的时辰动手……”

    正想着这句话,忽然,江上狂风大作。

    浓雾呼呼散开,露出大片江面,然而雾气太过深重,无论风怎么吹,也清理不出远方的视线,尽头依然迷茫。

    左右两方阵营里,杨玄机和董仲舒神色俱是一凝。两人感知到了什么,同时激射而起,掠向前方江面。

    众军顿时警觉,盯着茫茫江面,如临大敌。

    下一刻,迷雾深处,清脆的咔咔声响起,明明很细微,但在场强者无数,感知力超群,故而这响声传进他们耳里,特别清晰。

    众人凝神细视,只见原本浪花翻滚的江水,迅速变得沉寂,平静无波。很快,在他们视线尽处,一层薄薄的冰晶从浓雾里探出,浮在水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北岸延伸。

    这下所有人神情剧变。南晋动手了!

    庐江上,二圣脚踏碧波,迎风而立,衣袍须发飘舞,大宗师的气概显露无疑。他们转过身,望向中军高台上的任真。

    只要他一声令下,二圣便同时出手,崭露八境修为,以刚猛内力轰击江面,震碎所有浮冰。

    当初颜渊在谈笑间,就能滴水封江,轻而易举。反过来说,现在有两名风云强者联手,他们的高深道行爆发出来,更是威力绝伦,势必令整条大江颤荡,场面震撼。

    任真抬起左手,却并未立即下令,而是喊道“一。”

    他在计数。

    “二。”

    他清楚,此刻南晋强者正在凝冰,为渡江铺平道路,敌军主力不会立即踏上冰面。过早出手,固然能扰乱对手的计划,也只是让他们徒劳一场,并没有造成重创。

    所以说,碎冰的时机最重要。等到晋军见江北没有动静,放心地登陆到江心时,任真再下令破冰,使敌军进退两难,连人带马,军械辎重,统统坠落进江水里,这样才精彩纷呈。

    任真闭着眼,继续计数。

    江畔寂静无声,唯有他的话音在回荡。

    气氛紧张而压抑,时间仿佛都快凝滞。全军上下都仰视着他,心脏砰砰直跳。

    转瞬间,数十息过去了。

    江上二圣的表情渐渐凝重。他们的神念最强,已经开始感知到,前方迷雾里隐约出现人的气息。显然,晋军越来越近了。

    任真也知道这点。

    他举起左手,看似在准备下令,实际是用天眼透彻迷雾,眺望远方江面的情形。天眼的视力无与伦比,他能清晰看见,大队晋军来势极快,已走到江心。

    就是现在!

    左手猛然挥落,任真厉声暴喝,“破!”

    二圣早已蓄力多时,听到这声命令后,身形冲天而起,高高在上。

    董仲舒双臂弯曲,收回腋下,双拳猝然轰出。

    只见儒家的浩然气澎湃向前,汇作一道浩荡洪流,澄净明亮,矫若游龙,俯冲向下方迷雾里。

    正大光明,刚猛霸道,这正是王霸之拳。

    与此同时,杨玄机拔剑出鞘,滚滚真力催动,地戮跟他融为一体,血色剑气比骄阳更红艳,更刺眼。

    随着他凌空斩落,狂放的剑气陡然爆发,到处都是,毫无章法,彷如无数乱剑穿空,同时撕裂着空气,怒卷狂风,斩向迷雾深处。

    “这是什么剑法!”

    任真站在后方,凝视着这一记漫无边际的杂乱剑招,看得心潮澎湃。

    这一剑洋洋洒洒,没有遵循任何定式,更不像董仲舒的拳芒那样,将力道合一,而是漫无边际,无处不在。

    如同醉汉踉跄,在雪地里肆意撒野,留下无数脚印;

    如同书家狂草,挥舞着如椽大笔,在纸上淋漓泼墨;

    如同火盆翻倒,红炭四处飞扬,溅起无数耀眼火星;

    ……

    这一剑,于雅曰写意,于俗曰乱。

    任真看得目眩神迷。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见到八境大宗师出剑,就颠覆了他对剑道的认知。原来可以出剑可以如此随意,随兴而起,不讲究任何章法!

    跟这一剑相比,什么快雪时晴,骤雨初歇,还是太束手束脚,充斥着矫揉的小家子气,简直弱爆了。

    任真不禁咋舌,这个人,真的很懂剑啊!

    二圣联手,各自轰出强悍一击,消失在雾里。

    砰!

    恐怖的爆裂声猝然响起,震耳欲聋,江岸众军只觉心神震荡,下一刻,他们脚下的大地都剧烈晃动起来!

    很多人站立不稳,摔得仰面朝天,那些强大武修则踏空而起,仰望着前方,震撼无语。

    二圣功力绽放,眼前庐江受到恐怖砸击,东西两侧水面陡然升高,掀出两道浩瀚巨浪,整体拔地而起,冲破雾霭,好似进入云端。

    而在两道巨浪中间,竟硬生生凹陷出一条水道,彷如大江断裂一般。

    何止是碎冰,简直是在断江!

    众多军士不曾修行,从地上爬起来后,看到这一幕,全都目瞪口呆。

    可怜那些走在冰上的晋军,这下不止要落水,恐怕会直接跌进江底,再被两道狂澜拍得粉身碎骨。

    大家正在岸边发呆,这时候,虚空中的二圣疾速倒飞,不约而同地长啸道“布阵!”

    撼天动地的破冰过后,南晋强者反应很快,迅速意识到,北唐的武修早就蓄势待发,正等着他们凝冰渡江。

    短暂慌乱后,他们汇聚到一起,在巅峰强者率领下,踏空而行,浩浩荡荡地往北岸杀来,要跟北唐群雄正面斗法。

    决战即将爆发!

    渺茫雾气间,两道颀长身影联袂冲出,率先现身在北唐众军面前。

    左首之人,着一袭白净衣衫,披头撒发,垂着脑袋,如幽鬼昼行,阴森不见面容。

    风云第八,国舅曹春风。

    右侧之人,手持拂尘,道袍齐整,银髯飘扬出尘,一身仙风道骨,本应是世外高人。

    风云第三,道祖陈长生。

    该来的,都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