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第365章 皆阵列在前

作品:手眼通天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暗形

    南晋强者御空而来,黑压压一大片,不计其数,占据上方虚空。

    大敌当前,如黑云压城,来势汹汹,江畔的气氛压抑到极点,让人透不过气来。

    尤其是为首的两大宗师,无需任何举动,只是静静立在那里,就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令所有人不敢忽视。

    对峙之势初成,空气突然安静。

    双方虽然已有心理准备,知道今日的敌人会非常强劲,当真正碰面后,还是大吃一惊,被对方的强大阵容震撼到。

    儒道两家皆是倾巢出动,一旦开始交手,全力以赴,胜负难以预料,谁都不敢认为,自己占据先机,胜券在握。

    今日强强斗法,注定会极其激烈,彪炳史册。谁能笑到最后,或未可知。即使赢得胜利,恐怕也将伤亡惨重,无法全身而退。

    两朝强者紧张对视,手心都捏着冷汗。

    后方点将台上,任真扫视着虚空群雄,神情凝重。

    自春秋末期至今,天下唯有佛道儒剑四家兴盛,剑道已颓,佛家变数未卜,剩下的最强两家,今日全都聚集在此,展开大决战,最终只会成就一个胜者。

    可以想见,这一战,不仅关系两大皇朝的兴衰存亡,更将直接决定,哪一家能登极问鼎,站在诸子百家的巅峰,睥睨天下。

    当今世间,又有十二位八境宗师,领袖群伦。

    南晋北唐,各占六席。

    武帝为天下第一,谨慎隐忍,自得到长寿后,便深居不出,轻易不再涉险,他未亲临战场,在众人意料之中。

    道祖佛陀,酒徒国舅,外加玄悲小和尚,五人各怀鬼胎。

    酒徒生性懒散,淡泊名利,终日醉酒云游。他不受庙堂驱使,但凭个人好恶行事,不插手两朝国战,也很正常。

    佛陀方寸大师,为救醒剑圣顾海棠,元气大伤,至今卧床不起,力不从心。玄悲跟酒徒相似,孑然一身,逍遥自在,就算看在任真的情分上,也不会来趟这浑水。

    最终,只剩道祖和国舅二人,跟南晋朝廷亲近,愿意奉命效力。

    至于北唐一方,儒圣冥圣,已然坐镇此地,巨子则藏在任真身后,暗中牵制袁猫首。

    文圣和铁伞守护京城,不敢擅离。隋东山还在剑渊,准备赶往荒川,他们各有使命,受到其他因素牵制,不会赶来驰援。

    所以说,该来的都来了。

    任真很清楚,双方不会有太多后手和变数,各自战力都摆在明面上,对方也心知肚明。

    暗牌靠手段,明牌靠实力。这场大战,无法施展所谓的阴谋阳谋,只能靠硬实力,一刀一剑地拼下来。

    正因如此,这一战注定很残酷。

    他攥了攥拳头,振奋精神,凛然说道“这里是战场,并非擂台,不讲究什么江湖道义。单打独斗就免了,你们想进犯大唐疆土,那就入阵吧!”

    说罢,他手掌一挥,左右两侧兵马得令,同时围绕着各自的核心主力,有条不紊地运转着,启动起阵道来。

    霎时间,天地变色,异象陡生。

    左侧江岸上,无数黑气从阵道里飘出,悬浮在半空,令附近幽暗森冷。它们按照同一方向,急遽旋转着,形成一道无比巨大的漩涡气流。

    漩涡中央漆黑如墨,如地狱一般,深不可测,里面散发着令人心悸的煞气,仿佛要将周围空间里的一切吞噬进去!

    而在右侧江岸,却是另一副景象,迥然不同。

    阵道运转片刻后,忽然凝滞,爆发出耀眼的光明。儒家众多贤哲团聚一处,似众星拱月,为老师董仲舒结阵护法。

    一股股浩然真气从他们体内流出,化作涓涓细流,在董仲舒的牵引下,汇聚成一片汪洋大海,笼罩这片空间。

    真气海洋里,无数古字闪烁其间,仁、义、礼、智、信……那是儒家千百年来孕育出的智慧结晶!

    一左一右,一暗一明,交相辉映。

    阴阳交割,江岸变成一片混沌世界。

    大阵已成,任真站在后方,振臂长啸,“来战!”

    上方虚空,长生真人轻捋银须,俯视着面前这座明暗呼应的大阵,不由一笑,“班门弄斧。”

    他身后的众多门人闻言,也纷纷出言讥讽,附和着祖师的点评。

    “敢在咱们道家面前,摆弄太极,这是找死吗?”

    “就是,咱们入门第一课,就是学布八卦。连烧火劈柴的小童,都知道如何破解!”

    “既然自取灭亡,咱们就成全他!”

    ……

    虚空中笑声阵阵。

    并非他们骄傲轻敌,太瞧不起北唐群雄,对道家中人而言,这太极八卦阵再简易不过。如果连此阵都破不了,那真是枉费修道光阴。

    这时候,曹春风无声飘出,背对着长生真人,嗓音沙哑,“我去会会董仲舒。”

    说罢,他身躯一摇,宛如无骨的柳絮,随风晃动,瞬间飘出十余丈,直奔右侧阵营而去。

    曹春风深知,阵是死的,人是活的。哪怕再粗浅的阵道,由巅峰强者布成,威力也会非同凡响,不容小觑。

    对面也有两名八境,刚好能捉对厮杀,只要铲除其一,均衡之势就会被打破,不止是太极阵,北唐的防御主力也随之崩塌,落尽下风。

    而儒圣董仲舒,是相对薄弱的突破口。

    曹春风知道,自从任真出手,毁掉董仲舒的本命炉,他的气运就迅速衰颓。斜谷会战后,他更是接连被颜渊挫伤,至今伤势未愈。就算有一众门人护卫,他也无法再恢复巅峰水准。

    而曹春风身手鬼魅刁钻,最擅长阴诡杀伐,由他去抹杀更弱的对手,再合适不过。

    他微微侧首,斜视着越来越近的董仲舒,笑容阴森。

    他的洁白长袖一扬,没有露出左手,取而代之的,是一支明晃晃的铁钩。

    “你会陨落此地。”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一闪而逝,飘向阵里。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直静止的太极阵突然颤动,董仲舒率领儒家众人,从原地凭空消失。

    白光闪烁,曹春风的身影再次出现。

    他愕然发现,周围一片漆黑,无尽煞气包裹着他,看不见任何事物。

    一道冰冷笑声从他背后传出。

    “你的对手是我。”

    。